登录  / 注册
越走越远的父母

作者:吕瑞杭


     今天是父亲的祭日,走了二十六年的父亲,不知道现在怎样?最近时常梦到父亲和我一起吃饭,一起干活,只是言语不多,问他好多事他只是笑而不答。

父亲一生勤劳,中年以后就病魔缠身,重体力活做不了,但他的所作所为令我动容。每天天不亮就带领我干那些力所能及的活,从来没有看到父亲有空闲的一天。父亲有文化也愿意让家里的人有文化,节衣缩食让我读书。每次放假回家,看到父亲拖着病体还在不断地劳动,我的心里特别难受。假期里,我虽然不能像别人家孩子一样玩耍,但我过的依然十分充实。父亲的气喘病每年冬天特别厉害,实在挺不住了,就去诊所买一些廉价的止喘药,从来没有去过正规的医院进行治疗。父亲气喘发作时,铁青的脸,脖子上青筋暴露,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我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将来为父亲减轻病痛。

在外求学期间,我除了写信告诉父亲注意身体,按时服药以外,别无任何选择的余地。学医的我还没有毕业,父亲就赫然离世,给了我沉重的打击。回想起父亲多少次气喘病发作,整日整夜地不能平卧,不能入睡的样子,心如刀绞。母亲除了一家八口人的家务之外,做的最多的便是照顾父亲,夜里给父亲端水拿药,拍背止喘,早起后给父亲清除痰盂,端水端饭,任劳任怨,无怨无悔。后来听母亲讲,父亲走的那天夜里很安静,一点动静也没有。母亲一觉醒来,发现父亲的气息越来越弱,等把二哥叫来,父亲就没有了呼吸。“少年夫妻老来伴”,当时只有母亲一人陪在父亲身边,照顾父亲最多的还是我那勤劳的母亲。

父亲一生积劳成疾,没有享过一天清福便撒手西去。母亲一生也不容易,苦日子刚刚过完,她就老了;好日子刚刚开始,她却换上了脑梗塞,糖尿病,使她的生活质量打了很大的折扣,对于病重的母亲,我也只是偶尔问问疼痛轻了吗?按时吃药了吗?仅此而已。母亲住院期间也只是偶尔陪在床前,叫护士换一换输液瓶,却未能给母亲减轻病痛,也未能日夜守在她的身边,就连她的离世也没有守在身旁,什么是不孝?这就是不孝,我真是最没有资格谈什么百善孝为先的。

虽然母亲理解我的工作,总是嘱咐我先将工作做好,不忙了再回家看她,可有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陪在母亲的身边?我又怎能原谅自己?母亲的离世,我除了自责,还是自责。

照料卧床的母亲,敷衍了事,她就心存感激,她的病痛我只能像外人一样过问一番,学医的我不能替母亲减轻丝毫的痛苦,心里很不是滋味,自觉愧对母亲太多了。母亲老了,要求我们的很少,她把很多的病痛埋在了自己心里,慢慢地消化。

母亲离世时是在一个秋日的中午,没有人陪在她身边,没有得到起码的关怀,让儿女们追悔莫及,悲痛不已。

如今,母亲与父亲团聚在另一个世界,只是不知道那里冷吗?站在父母的坟前,我思绪万千,我与他们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一个地上,两个地下,一层黄土,阴阳两隔,我万般思念,泪眼婆娑……

 

责任编辑:张占宣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9-03-12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97

[下一篇] 任日军折磨不惧酷刑宁死不屈的田二继
[上一篇] 一抹桃红池塘边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