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梅缘

作者:德勤

     小时候,我经常到二姐家玩耍。二姐家的堂屋墙上挂着的玻璃中堂至今记忆犹新。正中是一块明净的玻璃,可以正冠,左右两边有条幅,水粉书写着毛主席的诗词“卜算子. 咏梅”,横幅是梅花傲雪水彩画。每次到了姐姐家,都被中堂吸引,伫立中堂前,仔细看大声念出: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虽然我不认识草书,磕磕绊绊的读不完整,但是每次去每次都新鲜。二姐一家是地地道道的老农民,在黄土地里摸爬滚打,中堂每天都要用鸡毛掸子掸去土尘,再用棉布小心翼翼的拭擦一遍,明亮的中堂照的满屋生辉,温馨和谐。我的老家在北方张家口山区,这里春天只有杏花,甭说见过梅花,就是听也没听说过,不知道人间是否真有此花。在我幼小的心灵梅花就是一幅画,一根千年枯枝,盘旋的虬枝上盛开着点点红花,像火苗,映照着漫天雪花。
     中年的我忙忙碌碌,安于工作单位和家庭,为生活奔波。有一年放假探亲,到父亲的同事李姨姨家做客又看到了梅花。父亲在县文化馆上班,同事们大部分各有一技之长。有画画的,写字的,写书的,唱戏的,播音的,跳舞的。李姨姨 七十多岁在家赋闲,她见到我眉开眼笑,抱出来她的得意之作十字绣放在桌上,边顺序铺开,边诉说着她绣花的艰辛:“为了绣梅花,我差点瞎了眼睛。七十多种线,每天绣十个小时,一共用了十个月,朋友们都劝我不要绣,可我爱梅花,我就是拼了命也要干。”这是一幅梅花报春图,粗壮遒劲的黑色枝干上,殷红的梅花迎着雪怒放,枝干上的凹槽依稀可见,满目沧桑,我的耳边响起了高亢的红色革命歌曲“红梅赞”:红岩上红梅开 ,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昂首怒放花万朵,香飘云天外,唤醒百花齐开放,高歌欢庆新春来。眼前的红梅图让我惊讶不已,啧啧称赞,哪里像丝线绣成的,红色的花瓣娇艳欲滴,白雪飘飘,生动逼真,李姨姨绣梅花分明是江姐绣红旗的翻版呀!
        二十年前我由于颈椎腰肌劳损 ,有时间就到公园打太极拳,做养生太极掌,领队的贾叔叔夫妻俩和我结下了深厚的忘年交情,他们有四个儿子,没有闺女,十分疼爱我,经常邀请我到他家吃他们亲手包的饺子。有一天,贾叔叔神秘的告诉我要给我一个礼物,俨然是无价之宝。正在我瞪着眼睛猜不透的时候,他打开小柜子,取出一个圆圆的小物件双手拿着送到我手里并嘱咐我“好好保存。”原来是毛主席纪念章!毛主席侧面头像金光闪闪,气宇轩昂,庄严威武,下端是几朵洁白的梅花娇妍烁烁。贾叔叔参加过解放石家庄的战斗,后来转业到石家庄棉纺织厂负责保安。这枚珍藏的毛主席纪念章可见他热爱伟大领袖毛泽东的赤胆忠心。
       梅花,梅花!我要看梅花,我要亲眼目睹梅花的芳容,我要闻闻她 的香气!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终于我和梅花的缘到了。
四年前春节,我在公园游玩时,一阵阵花香沁入心脾。公园的湖面还接着冰,哪来的花香?一个游人告诉我是腊梅。顺着他的手势看到几棵矮矮的小树,纤弱的枝干上开着蜡质的小黄花,捧到面前嗅了一下,顿时香入五脏六腑,让人陶醉。从此一种到南方看红梅的强烈欲望在我心中升腾,愈来愈烈。
     今年春天清明节刚过,河北采风学会邀请我们会员到衡水 安平县博陵郡梅花园赏梅。赏梅?榆叶梅吧,桃梅?刺梅?称梅的花太多了,北方没有真正的梅花。我嘀咕着忐忑着就去了。坐了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到了梅花园。河北农润农业开发公司董事长张秋红给我们展现了北方梅花基地的全貌,讲解了南方的梅花在北方燕赵地落户扎根的全部过程,目睹了梅花的娇艳欲滴,疏影横斜,款款深情,陶醉了梅花的香气袭人,我终于相信眼前看到的就是梅花,就是那个傲骨铮铮代表中国人民刚强不屈谦虚包容精神的梅花!张秋红女士把南方的梅花嫁接到北方的杏树上,梅花更加健壮丰厚大气,不同的嫁接砧木和不同的南方梅花品种嫁接出很多梅花新品种,绿萼,小粉台阁,送春,宫粉梅,丰后梅,玉蝶梅,美人梅等等。这是一件振奋人心的大事,梅花即将登上北方的舞台,后起之秀,艳压群芳。踏破铁鞋无觅处,来的全不费功夫;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做梦也没想到不出家门就见到了梦中情人,实现了我大半生和梅花结下的不解之缘。未来不是我们到南方赏梅了,南方人要到北方赏梅了!
责任编辑:张占宣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9-04-09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52

[下一篇] 全国知名作家、艺术家走进随州 采风侧记
[上一篇] 又见桃花红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