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美女犬

作者:草漭c

                                  美女犬

                                              草漭

    大雨滂沱,山洞外是个风雨的世界。烤干粮已经吃完,有几颗山核桃在柴灰里时而辟叭作响。羊群挤在一处,不时“咩——”地叫几声.

    那只名叫小花的小雌狗蜷卧在羊倌柱子的脚边。柴火渐渐暗下去,柱子觉得身上有些冷,一阵倦意袭上心来。

    “柱子......你冷吧?”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唤他。

    柱子抬起眼皮张望了一下,见洞里并没有一个人影,洞外依旧风雨交加。便以为是幻觉,就又合上了眼皮。

    “别这样睡,柱子,会冻病的。”柱子又一次睁开眼,发现说话的竟是小花!那小花斜撑着一条前腿,像女孩子似地倚在旁边看着他。

   “到这边来,我给你暖暖。”小花温婉地招呼着。柱子打着哈欠向小花那边挪了挪。嗬,不知她从哪里弄来这麽多茅草,铺在凹下去的山石上,恰似一张柔软舒适的卧床。

     这小花原是一只野犬,身上或许还有狼的血统。那一日柱子放牧归来,行至村口,见三五只大狗正围着一只小花狗乱咬,便用鞭子抽散了大狗,把小花带回家去。浆养半月,她竟出脱得毛亮体丰。整日介跟随柱子护卫羊群。那小花聪明伶俐,颇能体察主人心意。有跑的慢的羊,她便在后面轰一轰。羊群在山坡吃草时,她总站在高处放哨。夜晚守护在羊群里,从不失职。柱子使唤顺手,颇为满意。

    柱子揉揉睡眼,仔细看时,却见这小花竟是体态匀称,妩媚可人。奇怪平日怎未发现她竟有这般风韵!

小花依偎在他的腿边,柔软蓬松的皮毛摩挲着他的皮肤,毛绒绒的竟如一团火球。柱子感到一股暖流传遍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顺畅适意。

    这柱子原是个孤儿,只在村边有两间草房。村里各家都嫌他穷,日后也没多大造化。所以,从没人给他提过亲。柱子在山上摘了野果酸枣丢给闺女们吃,人家也没有和他好的意思。二十多了,是真正没挨过女人边儿的童男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儿,此时早已心醉神迷,不能自持。那小花更兼千般温存,万种娇媚。竟使柱子在这风雨交加之夜,荒山野岭之上,与世隔绝之穴,同她做出一番风流事来。

    柱子将小花抱在怀里,小花曲身相就,豁然洞开。柱子了无经验,一触即射。只觉得美妙不能言说,比平日自己解决好过百倍。柱子听人说过,狗的功夫十分了得。这一进入方知不假,内中如糖似蜜,如油似胶。窄紧温滑,缩而不能出脱。小花再次款款逢迎,柱子于内蓬勃又起。这一回竟是纵情恣意,气贯长虹,大河奔流,一泄千里......

    自山中一夜后,那小花整日志得意满,牛气十足,俨然以家庭主妇的身份自居了。她早已厌倦了外出游牧的生活,喜好安乐,并希望在更重要的方面发挥自己的特长和才干。

    一日她探听到城里老鼠成灾,猫儿奇缺。便跟柱子说:“快拣几只不听话的山羊宰了,换点钱,引进一批猫崽,大力发展家猫养殖业。我亲任教练,包你能赚大钱。岂不比你放羊强得多?”那柱子听了觉得有理,想可能钱来得快些,说不定能混个养殖专业户当当,也好扬眉吐气让人看得起。便依小花之言办了。

    那小花在电视里是看过体育比赛的,俨然摆出了日本教练“魔鬼大松”的架式,把猫们折腾的要死。怎奈小花并不真懂为教之道,只仗着狼的血统,有点狠劲。偏那猫们天生就有捕鼠的本领,并不把小花看在眼里,只碍于权势不敢声张。已经体胖腰圆的小花笨拙地跳来跳去,装模作样地做分解动作。什么一要曲腿,二要猛扑,三要大叫。

    有回正在院里操练,突然一只老耗子糊里糊涂地跑到院子里来了。那小花口里喊道:“瞧我撕烂它给你们看!便猛地向前一扑,以为抓住了,就死死的贴在地上不动,再慢慢将前肘收拢。其实那耗子早已走脱了。几只小猫窃窃嬉笑,小花恼羞成怒,上去便是一顿乱咬。此时早有一只猫已捉了那只老鼠来。那老耗子尾巴上的毛全脱落了,光光的红红的,浑身瑟瑟发抖。小花罚那腿快的猫面壁思过,原因是擅自出击,破坏纪律,动作暴烈,不合操典。

     小花同全村的牙狗,包括当初咬过她的大白和二黄都建立了友好的关系,有的还攀上了本家。连县局的警犬也对她十分钟情,甚至连林子里的猫头鹰也乐于听小花的调遣。

     倘若有谁触犯了她,或许根本就没惹她,恰逢她玉体欠安,情绪不好,便见谁咬谁。柱子每日早出晚归,放牧羊群,驯猫的事就全交给小花来办。那些猫早已被她制服,敢怒不敢言。但猫们毕竟是忠于职守的,每日练功,繁衍滋生,竟兴旺起来。柱子逢集就挑到城里去卖,渐渐有了名气。三乡五里都上门购买。外市县还来人来函求购。买卖越做越大,柱子不再放羊,被选为青年企业家协会理事。柱子翻盖了房子,新置了沙发大彩电。不少人心肠变热了,纷纷前来提亲。过去吃没吃过柱子酸枣的姑娘也都动了芳心。

    那小花每日里穿了雪亮耀眼的练功夫,守候在大门口。觑见媒人走来,便是一顿狂吠滥骂。直吓得婆子们谁也不敢登门,姑娘们谁也不敢和柱子亲近。柱子无奈只得任其撒泼。

    话说邻县也想发展养猫事业,想请柱子前去传经送宝。柱子因家务繁忙难以脱身,又兼口舌拙笨,不肯前往。那小花自恃功高才著,又素喜出头露面,便自荐代主出山。

    这一去自是滔滔不绝,风头出尽,名扬四方。其他县市也纷纷相邀,小花亦不推辞。行必奥迪,居则楼馆。还唱唱摇滚,练练狐步。美容按摩,做做毛发,尽享天下人间之乐。一连去了数月方回。期间除与局里的警犬幽会外,又私交了城里小姐太太们的各色中外名贵宠物犬。

    那日回来刚到村口,即有大白告诉她:“你回来的正好,柱子今天娶新媳妇......”

    原来小花走后,柱子家的门槛快被踩烂了。柱子先是恨人们势利,最终还是选了一个,就是吃过他野杏的二丫。大家都想趁小花不在把事办了,不想偏被她撞上。那小花不听便罢,一听就怒从心头起,醋火冲九天!如此奇耻大辱,忍无可忍!

    闯进院子恰遇柱子应酬宾客,小花窜上去狂咬怒吼,又哭又闹:“你这个没狗味的东西!叛徒坏蛋大流氓,没有我哪有你今天?你欺骗了我,你强暴了我,你陪我的青春,你还我的爱情!你今天不把那个不要脸的浪货赶走,我就杀了你......”唬得柱子东闪西躲,磕头作揖,连连许诺。那二丫躲在伴郎伴娘等众人后面,吓得筛糠一般。村长和众人好言宽慰,耐心相劝,小花闹累了才渐渐安静下来。

    待到拜花堂时,那小花竟转过弯来,满脸笑容地上前祝贺,对女主人毕恭毕敬,口里抹了蜜一般:“姐姐大喜,日后还望多多关照。”新郎新娘受宠若惊,众宾客无不称赞。

    是夜,小花暗暗藏到洞房床下。待乡亲们散去,夜深人静,一对新人宽衣解带,共成好事之际,小花悄悄从床下钻出,猛扑上去,生生咬断了新娘喉管,仓促间划破了新郎脊背。不想小花外出讲学期间染上了狂犬病,柱子最后竟也一命呜呼了。

    那狗被村民乱棒打死深深掩埋了。如今还见大白、二黄等每每在荒郊野外转转悠悠,寻觅美女犬小花的芳踪,追念她的香魂。只是掩埋甚深,未留标记,谁也难以找到了......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5-09-27 审核人:王浩 精品推荐人:王浩 点击量:1142

[下一篇] 烧过记忆的火
[上一篇] 错 爱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