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妈妈

作者:路庆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妈妈,多少次拿起笔想写您,可笔太重太沉,在我的笔下,在我痛彻的内心里实在不愿写出妈妈远行再也回不来了。妈妈,您的尕儿子已两鬓斑白,可儿子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爸爸和您……。

       妈妈,在我的心中,您是踩着一片祥云,飘到乌兰山顶湛蓝的天空中,远行去了,只是,您再也没有回来!我日思夜想着,追寻着,哭喊着,我的妈妈,二姐哭着哄我,妈去寻爸了。可是妈妈,“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您去找爸爸了,我们却成了没有家的孩子。


       妈妈,您可曾知道,您的妈妈,我们的姥姥,在您走了的几年后,同村一老太太遇见姥姥问:你姑娘没有了你知道吗?姥姥惊的张开了嘴,得知您没有了的悲恸,她朝着咱家的方向,在黄土地上跌跌撞撞,漫无目的走了七八里路,小脚实在迈不动了,一股脑坐在黄土地上,撕心裂肺的嚎淘大哭,她哀求上苍,愿意用她的命换你的命;她向老天哭诉,您膝下还有几个未成年的娃娃;日复一日的,姥姥的眼泪干了,眼睛麻木了,再也不会哭了,痴痴呆呆了,不久她寻您而去了。

       妈妈,您现在变成了什么模样?您是不是也像姥姥那样,拄着拐棍,遥望着家乡,在天上守护着您的这些儿女?妈妈,您可知道,当我凝望您留下的老相片,我心中反复着这是妈妈还是姥姥,是姥姥还是妈妈,也许是在设想着您老去的模样……


      记得小时候,妈妈搂着我睡觉,我经常尿在炕上,妈妈,把我抱到干的一边,自己睡到湿的一边;五六岁时,每天晚上睡在妈妈身边不知害羞的,伸手想摸妈妈的奶奶,妈妈不让,只好知足的把手放在妈妈您的身上,才能满意的睡去。后来让自己睡觉,还哭过闹过,抱怨妈妈。现在想来好象是昨天,那时是多么幸福啊!妈,我多么想听您给我讲讲我童年的故事啊!
       小时候,家里穷苦,每逢夏季麦收时节,爸妈常常是半夜起床下地干活,第二天天黑了才回来,后来,爸爸带着大哥下地干活,妈妈在家做饭、喂猪、纳鞋底、补衣裳,不停的劳作。

       那个年代真的很苦,一到春天,家家户户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家里积存一点儿白面,那可是稀罕物,被妈妈紧紧地锁在柜子里,只有来了亲戚才拿出来一些做面条。即便如此,也是先紧着亲戚吃,善良的亲戚们也不忍心全吃完,故意剩下些,妈妈才会给我们分点儿解解馋。当时对妈妈颇有怨言。长大以后终于明白,这是妈妈的善良,在妈妈心里,亲戚们比我们更困难,长年见不到白面,妈妈以身作则,教育我们要先他人后自己,与人为善,以诚相待。或许正是因为妈妈的善良真诚,童年时,我家的亲戚特别的多。记得庆九大召开时,传言林副统帅会来城里的车上(制作的能动)跟大家招手,一时间乡下亲戚都涌进城里看稀罕,家里前后做了七大沙锅的黄米撒饭,即便这样,一些没吃上饭的亲戚不大高兴。印象中,家里大炕上坐满了人,屋里院里的地上也全是人,妈妈忙里忙外,笑呵呵的招呼着盛饭给亲戚们吃,我在一旁撅着嘴,心里直嘀咕:这些好多不识的人真能吃,他们吃完了走了我们吃啥呀!


      文革武斗最历害那年,妈妈领着二姐三姐二哥和我,去南关沙河沿磨面,一直排到半夜才把面磨好,天快亮时才往家赶,路过中鼓楼时,看见造反派架着机枪,值守的人来回走动着,时不时望向我们,吓得妈妈紧紧扶着面袋,低声说:别说话!赶快走!那架势,恨不得让架子车飞起来,有点像经过鬼子炮楼逃命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觉得惊心动魄!
       二姐出嫁时17岁,二姐夫在县面粉厂里当工人,没有爸妈,妈可怜他,也心疼二姐,每次二姐回来,临走时妈为哄二姐不哭,便把桌子上摆的空酒瓶子给二姐拿一个,一排酒瓶子拿完后,后来把家里厨房最讲究的一个木制调料小柜柜给了二姐。二姐每次回娘家总是高兴的干这干那,走时又总是哭的稀里哗啦,妈也常跟着摸两把眼泪。

       妈,向您报告:你给二姐的那个小柜柜,只剩下三个木框框了,还有您给她的那个蒜窝子,二姐也一并给了我,让我保存了,妈,看到这些家什,好象您在眼前。


       妈,您还记得吗?在您生病的前一年,姥姥来城里照相馆照老像,您也柱着拐仗、穿着姥姥的新衣赏,照了一张您很满意的像片,当时您执着的非要照,好象知道自己要远行一样。后来您生病了,大哥找人找车把您送到离家很远的矿上医院拍了胸片,说是胸部积水,还抽出了很多水。您住进了县医院,我和二哥晚上看护您的时候,还偷摘医院树上的果子吃。那天,大哥哭着说,妈看病已经花了二百多块了,我们只知道哭啊哭,天哪,二百多块钱啊!可怜的大哥当年是咋挣咋存的呀!妈知道后,说啥也不住院了,要回家。架子车二哥在前面拉着,我跟在后面,时不时揶一揶盖在妈妈身上的被子,谁曾想,这是妈妈最后一次呼吸外面的空气,最后一次看蓝天了。快到村里时,碰上公社主任的老婆,揭开被子看了看说:又白又胖的老婆婆咋瘦成这了……直到现在,我一想到这话,就心生不满,不满他公社主任老婆这么说我妈。

       妈妈回来后再也没有下过炕,为妈妈在门口的水渠里洗了条黑裤子,是我唯一为妈妈尽孝心的事。


      那天上午,大哥二哥去城里拉木头,我和二姐、嫂子在家,妈妈好像知道自己要离开我们了,脸上流着泪水,说话不十分清楚:看着我,得荣好好念书。这是妈妈说的最后一句话,又伸手摸出一把钥匙给了我。这时,大哥二哥进院扔下木头车,冲进屋里,撕心裂肺的呼唤着妈妈,可我妈妈她累了,看看三个儿子十分无奈的永远的闭上了她的眼晴,再也没有睁开。妈妈去了,远去了,远的再也不回来了。

      我突然长大了,不再调皮捣蛋了,没有了父爱也没有了母爱,穿的更邋遢,衣裳更破烂了,孤苦伶仃的我常常一个人悄悄流泪,我曾坚定执着的认为妈妈不会丢下我不管的,她会回来的,会来到我身边,会搂着我说:我的得荣长成大娃娃了!我一直企盼着、期望着、我跑到善缘寺祈求菩萨,求她把妈妈还给我。我跑到山顶上,想离天上的妈妈近一点儿。妈,您知道儿子想您,所以与儿子梦中相见,对吗?妈,我看到您了,老院鼓楼洞洞路上,您还是那身黑衣裳,利索的绑着裤腿,很平静朝我走来,满脸的严肃,妈回来了!妈回来了!妈,是您想我们了,回来看我们了,对吗?


      十多年后,在山西河津樊村新兵团当保卫干事的我,与政治处主任住一间屋子,半夜梦见大哥领着二哥和我,说看爸妈去,好象从一个道道往地下下去,看见有一个土炕,妈妈坐在灯下补衣裳,爸爸睡着了,我们三人赶忙跪下,大哥说,妈爸我们来来看你们,话音刚落,妈妈用牙扯断刚补好衣裳的线头,把衣裳朝我扔过来,说,得荣你的衣裳补好了……。我心头一热,哇的哭了起来:妈妈呀,妈妈,您走了这么多年了,还记得给我补衣裳……动情痛心伤感的哭泣,惊醒了熟睡的主任,连推带喊,叫醒了睡梦中的我,“咋了?咋了?你病了吗?”我坐起来,痛快的大哭了一场,给主任讲了我的梦,主任说:你妈不放心你啊!并伤感的说,他也从小失去了父爱母爱。俩个同是天涯沦落的战友,再没有了睡意,说话到起床号响起,抹了泪水,出早操去了……

后记:
自八月十八日开始写第一篇《爸爸你包里装个盘子吧》到九十九篇,我心中计划写《妈妈》,以了却我一桩心愿。妈妈的爱是无法用这支笨拙的笔能写完全的,对妈妈的思念之情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完整的,妈妈离世的早,对妈妈的印象悉数停留在童年少年的依恋与幸福之中。此文献给天下的儿女们,孝敬父母,珍惜与父母在一起的每个日子!


中国作家诗人社会活动家评论家品牌中国战略规划院王进先生评论:
含泪读路庆小小说《妈妈》
饥饿方懂母艰辛,
贫寒更知妈不易。 
门前流水若能西,
饱食孝亲体面衣。
阴阳两隔长相忆,
昼夜交替情难续。
天堂虽远梦却近,
泪水濛濛慈母衣。-
东湖泪书

重庆文友秀秀评论:
 看仁兄小说《妈妈》,一幕幕画面出现在脑海,慈祥的妈妈,可怜的孩儿,艰苦的生活,越看越难过,妈妈去了,母爱没了,幸福没了,没娘的孩儿,有了担当,有了责任,同时也羡慕父母健在的朋友们~
仁兄的小说,唤起了我们的思念之情,同时也告诉朋友们,孝敬父母,如敬天,珍惜与父母在一起的日子,不要等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那样会遗憾终身

宁夏书画家评论家申才评论:
路兄,我的含着泪水读完了《妈妈》这篇文章的,失去亲人的悲痛我的心情和你一样,思念亲人我们的心情也一样,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儿时我们嚼不出它的滋味,是一个毛头愣小子,当为人父时,方知养儿方知父母心,你的文章太感动人了,没有思亲孝亲心的人是写不出这大爱大孝的文章来,看后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想必你在写的过程中,泪水拌着墨水写下了这部孝经,其情其境,感天动地,向你致敬!


 石家庄文友路东海评析:
 妈妈,是一种称呼;妈妈,又是一种食品。在我的家乡,管女人的乳房叫妈妈,孩子们吃奶,叫做吃妈妈。孩子的成长,离不开妈妈的滋养。 
 路庆的妈妈朴实且平凡,在短暂的人生历程中起早贪黑劳作,吃糠咽菜生活,养儿育女,持家守业,具有普天下妈妈的慈爱和襟怀。在路庆心中,妈妈特殊而伟大,妈妈瘦弱的肩膀扛起生产、生活的重担;妈妈纤细的身躯伸展开为儿女遮风挡雨。妈妈英年早逝,没有享受社会进步带来的物质成果和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子欲养而亲不待,留给后人的,是痛彻心肺的惋惜、朝思暮想的怀念,更激励后人踏实勤奋、勇于担当、拼搏向上。路庆对妈妈的追思是对自己最好的激励,使得路庆脚踏平凡的足迹,一步步取得骄人的业绩。
 天堂里没有生老病死,天堂里的妈妈永远年轻!

广西作家诗人老保点评:
 路庆小说《妈妈》之天下儿女同此心。读《妈妈》感受母爱的伟大、深重,做儿女的谁不心有戚戚,谁没有与母亲泣血般的故事。路庆荡气回肠、情深意切的叙述,在艰难岁月背景下,愈加叫人感动得不能自持。我不禁联想到我阿娘,作此小诗《如果要我说出》,以酬和路兄的精彩小说。
如果要我说出

如果要我说出
爱 我说不出
阿娘从来不说爱
她只说 吃 吃饱
直到死在床板上
阿娘也没有说
她的手指已经弯曲
不知是指向屋角的犁头
还是我屁股上的书包

如果要我说出
想 我说不出
阿娘从来不说想
她只说 病 病痛
在眼前她说没病痛哼哼撑的
在千里之外她说没病痛啰嗦
直到病痛吞噬她
她才不说
只说困
说终于能睏好觉了

当我忍不住说 想
心里空得存不下一粒米
当我忍不住说 爱
脸上立时火辣辣的
被往事烫伤
 

内蒙军旅作家评论家秋斌评论:
听诉父亲母亲的故事,最能触动人性最柔软的神经,尤其是经过苦难年代洗礼过的人,更能产生共鸣。我不吝啬眼泪,但由于长时间的哽咽,心脏负荷过重,经常长时间从故事情节中出不来,因此有时甚至有意回避、躲闪这类题材的作品。但是路老师这篇故事情节既曲折又清晰的画面,实在是不忍回避,也心甘情愿地被牵进私人的情感领地不能自拔,因为路老师讲述的完全是自己的真实境遇和毫无遮掩的心路历程,经历过那么多苦难的人,才知道什么是幸福,什么是水一般的母爱和山一样的父爱,以及过早地失去这份爱的磨难、苦痛。谢谢路庆老师的故事,虽然标注的题材是小说,但我更相信这是一篇没有经过任何粉饰、渲染、伪装过,没沾染任何功利色彩的纯绿色震撼人心的回忆录!

天津作家评论家大万深情评论:
看完路庆最深情的作品《妈妈》已经是热泪盈眶了。我想路庆也是蘸着滴泪之墨写完的文章。催人泪下的文章让我深切感受到母爱如大海般深重伟大。母亲的一生犹如蜡烛耗尽了生命却将光和热奉献给了亲人。老人英年早逝却将仁爱、善良和奉献的品德留给后人。至孝之人才会有如此透心彻骨的忆母之情。读者也许能懂得路庆思念母亲的感受但不会体会到他的悲伤。这种哀痛之情是任何言语不能叙述表达的,我只想默默地陪着路庆流泪,尽在不言中。家中有佛莫外求,只有妈妈是游子归来倒屐而迎的观音。妈妈在就是福气在,千万不要失去了做儿子的资格才感慨“子欲孝而亲不在”。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7-03-20 审核人:张占宣副总编 精品推荐人: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13890

[下一篇] 家乡的小河
[上一篇] 平遥牛肉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