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作者:吕瑞杭 编辑:赞杨 总编

老王今年六十二岁了,一直在家务农的他干不动重体力劳动了。在机械厂上班的妹妹托厂长给老王找了个看门的活儿,就在机械厂当门卫。月工资一千元五百元,刚好贴补家用,老王心里乐滋滋。

老王人老实,倔强,做事总是一本正经的,钉是钉,铆是铆的。也因此得罪了一些别有用心人。

那天晚上十二点钟的样子,一阵急促的汽笛声把老王惊醒了。老王睡的正香,心想,谁呀,惊了我的好梦,大惊小怪的,喇叭还响个不停。转念又一想,唉,咱干的是这营生,挣着人家钱呢。于是老王披上棉袄,趿拉着拖鞋出来开门了。

“奥,刘书记,这么晚了,又要回厂子里呀?”

刘书记不耐烦的用鼻子“哼”了一声,把半截香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厉声说道:“最近厂里总丢东西,把门看紧点,车间里总有人往外偷东西。我不信这八米高的围墙能飞出人。再丢东西扣你的工资。”

老王一听,丢东西也不能全怪我呀,厂里一千多人,我总不能摸人家口袋吧。老王真是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又一想,反正每个自行车车筐我都看了。老王自觉问心无愧。可老王还是觉得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以自己以前的脾气非得与书记大吵一番。

原来厂子里总是丢一些钻头、轴承之类的小东西,最近连一米长的钢板也有人偷。

老王的妹妹曾经告诉老王,厂子里只有书记和厂长有汽车,他们的车子就别看了,免检。老王也是明白人,在人屋檐下,这两位谁也得罪不起呀。

第二天,厂子里贴出了告示,为了厂子安全,要求门卫逢车必检,逢人必查。

这下可让老王为难了,看来书记和厂长也不能例外了。

第三天晚上,下班以后将近三个小时了,厂长的车停在了门口,让放行。老王仔细一看,开车的不但不认识,车里面躺着十几根一米长的钢板。老王一看这回可以立功了,居然有人偷车还偷东西。

准备打电话给书记报告“人赃俱获”时,司机见状慌了手脚,把耳朵贴在老王的耳边,用手捂着老王的耳朵小声说道“行了,我爸是厂长。”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7-06-21 审核人:赞杨 总编 点击量:179

[下一篇] 换官
[上一篇]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