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阮中华·著 | 地摊老人(中)

作者:阮班勇 编辑:齐文进

null

《 地摊老人》(中)

【中篇小说】阮中华 · 著

    null


阮中华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他住的房子是上个世纪人民公社期间,他请几个邻居花了一年的时间,打夜工用黄土垒起来的瓦片房。不过前几年政府为了美化村庄形象,助力农村脱贫攻坚,免费给所有靠近路边的瓦片房的户主门提供水泥、沙子、石灰,并让其都把房子外部粉刷装修一下。所以阮中华住的房子从外表看像是现代的水泥砖瓦房,但走进屋里一看,与先前无什变化!好在他住的房子靠近路旁,交通便利,他双手扶住车把,不用太大力气就把车子推进了屋,并把车上的小木凳、矿泉水瓶,以及装菜的袋子都取下来后,便坐在灶台边的椅子上,靠着背,椅子贴近黄土墙,仰着头紧挨墙体,半张着嘴巴,然后眯着眼,就这样睡着了。这样的午休方式,已经有两年了,现在阮中华已经习惯了。

null

        前年之前,阮中华基本都是不午休的,也许那时候身体还算硬朗,精神也算不错。可就近两年来身体大不如从前,精神恍惚,每次摆完地摊回来,总是不知不觉的一坐下就睡着了。直到两点多邻居小吴来串门时候,这才把阮中华吵醒。
        小吴本名吴三淼,出生时请算命先生算了一卦,因他出生在龙晒衣当天,算民先生说他命中五行缺水,三水可克之,故起名为三淼。小吴年青时,大夏天与几个玩伴在河滩游泳,他们约定游泳比赛从这个河滩的上游到下游再返回起点,谁最先返回到终点谁就盈。小吴游的比较快,快到下游的时候,水慢慢变浅,接近河底,由于小吴用力过猛,一脚瞪在了角轮锋快的白河石上,开始没怎么感觉,可就在返回到中点的时候他顿时四肢麻木,脚底痛如刀割,他开始焦急万分、疼痛难忍,瞬间慌乱起来,一股劲的想往岸边游,可自己的身体反而不断往下沉,水深近三米,眼看头都要沉下去的时候,落在后头的一个玩伴借此机会赶忙超越了小吴,但再后边的一个玩伴,见此不妙,约莫着小吴怕是出意外了,就赶忙游过去一把抓住小吴的手,拼命往岸边拖,好在距离只有近5米远,小吴成功得以解救。

 

null

        之后,小吴被送回家并请医生把伤口做了处理,医生说并无大碍,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但是自这之后,小吴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一直卧床不起,睁着大眼珠子,不敢出门,变得寡言少语了。他家人也给他请了很多医生,但都说身体没啥毛病。
        后来他家人给请了西村有名的“叫嘿”小太。把小吴的手指甲、脚趾甲、头发、眉毛、穿过的衣服各自都取了一点,然后包在纸上,临近晚上七点左右,“叫黑”小太把那纸包的东西放在铁瓢里,倒上桐油,再在三叉路口烧一堆大火,然后把装有纸包倒入桐油的铁瓢放在火焰上烧,像冶炼什么似的,小吴和他母亲也蹲在旁边,那 “叫嘿” 小太拿着铁瓢不停的在火焰上划圆形,同时嘴里大声叫道:“三淼啊,路上走路嘿着不怕回啊!”小吴答道:“回来咯”; “三淼啊,晚上出门嘿着不怕会啊!”小吴答道:“回来咯”; “三淼啊,夜间起夜嘿着不怕会啊”小吴答道:“回来咯”; “三淼啊,晚上走路嘿着不怕会啊!”小吴答道:“回来咯”……小太就这样一直叫着,小吴也就这样一直应着,他母亲也那样一直陪着,直到铁瓢里面的油烧干才停下。不仅如此,小吴走进屋后,“叫嘿”小太双手举着农家的竹片筛子,站在大门口,高喊着嗓门:“三淼啊,路上走路嘿着不怕回啊!”小吴答道:“回来咯”; “三淼啊,碰到狗咬人嘿着不怕会啊!”小吴答道:“回来咯”; “三淼啊,麦田里打滚嘿着不怕会啊”小吴答道:“回来咯”; “三淼啊,丛林旁见到黑乌梢嘿着不怕回啊”小吴答道:“回来咯”……就这样叫了九九八十一遍,最后让小吴在家整整呆七天七夜不出门,就连上厕所都在房子。
    
null
        可是大概都过去了十天,小吴依然如此,家人急坏了,便又请了算命先生给看看。算命先生详细问了小吴出事的时间、地点和经过,同时也问了小吴的生辰八字。最后算命先生说:“能不能请三淼出事后,送他回来的玩伴过来一下?“三淼他妈说:”好嘞,我过去叫 “。人带进了屋,而此人,正是阮中华!
        阮中华问:“表妈,让我过来干嘛呀?“,小吴他妈拿上半个白馍放到阮中华手里并道:”华,吃馍,一会叔给你说说话“。算命先生也没问阮中华什么,只是把阮中华带到三淼的房间,问了句:”小华,你认识他吗?“,阮中华点点头,小吴也睁大眼睛,眼珠子使劲地看着阮中华,乘着算命先生和小吴他妈都不注意的时候,阮中华趴在小吴床边,揪住小吴的耳朵悄悄地说了一句话,阮中华正准备说第二句的时候,小吴他妈看着阮中华的动作,大声嚷嚷:”华,你干啥呢?赶紧过来,别欺负你弟!“,就这样,阮中华被赶了出去……

    

null

        最后,算命先生说:小吴虽然出生三伏之天,火气太旺,但起名三淼,水太多,定当受水之灾,应改名而逢凶化吉。至于改什么名字好呢?因家中兄弟三个,他排行小大,且经历此次水中之大难而活之,自当改名为“三大”为佳。就这样,吴三淼的名字改成了吴三大。说也奇怪,算民先生给改名的第二天,小吴就活蹦乱跳的又回到了从前的样子!
       小吴去阮中华家串门的时候,每每聊到深处总是提起那次水中游泳比赛出事后,所有的玩伴都见机超越自己,而只有阮中华游过去救他!同时,自己卧病不起的时候,也是阮中华趁他妈和算命先生不注意的时候,揪着小吴的耳朵说的那句话:“就你这个怂样子,还玩球屁呢?”,让小吴得到了极大的鼓舞,便重新振作起来,这才活蹦乱跳到现在!每次聊到这里,阮中华总是温馨一笑,这都小时候的事了,记不清大概了!但小吴却一辈子也无法忘记,是阮中华救了他的命。阮中华是他一辈子都需要感恩的人!

    

null

小吴进门便道:
“呀,今儿回来挺早啊!”
阮中华睁了睁眼,迷糊中应道:
“是啊,今天运气还不错,11点多就卖完了。”
小吴看着阮中华的样子道:
“还没睡醒吧?,要困醒门关着,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嘛,你这样敞着门困,有人进屋把你东西拿走都不知道!”
阮中华直起身子,笑着道:
“我这屋啊,没啥值钱的东西,谁会要啊”

null

       小吴左手拿着旱烟袋,伸出右手,弯下腰把阮中华卖菜坐的小板凳提过来放在在大门旁,一屁股坐下来,边抽着旱烟边跟阮中华唠着嗑。阮中华坐在灶旁,生着灶火,边做午饭边跟小吴聊着。就这样,小吴算是阮中华最铁的一个朋友了,小吴的串门也让阮中华的孤寂减少了许多。阮中华饭做好后,有时小吴也跟着一起吃;有时阮中华自己吃,小吴坐在一旁抽着旱烟;有时候饭快好的时候,小吴自己就回去了。
       小吴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是县里公务员,二儿子在山西煤窑带班,总体来说,家境还不错。小吴没少给阮中华帮忙,特别是当时阮中华供应儿子上大学的时候,当时家里困难,问小吴家借了不少钱,包砖厂倒闭后弄大棚种植的时候,小吴也没少关照阮中华,曾还托大儿子让政府给阮中华办扶持贷款,并且也帮阮中华下地干一些活,每次阮中华说要给他工钱,小吴总是说算了算了,晚上少几个菜喝两杯酒就得了。所以阮中华对小吴也是一直心存感激的!

    

null
       阮中华吃完午饭,已经下午四点了。阮中华收拾了一下,脖子上围着湿毛巾,头上带着草帽,手里拿着木水桶、葫芦瓢和锄头便下地里去了。
        阳光还很激烈,天气也是闷热。阮中华走进地里,掀起大鹏塑料,用锄头开始给地里的蔬菜除草。缸豆、茄子、西红柿苗都长的不错,阮中华娴熟的扬起锄头,又准准的挖在草根上,就这样一根一根、一块一块的草慢慢的在阮中华的锄头下连根拔起。大棚里太热,阮中华不断的用湿毛巾擦拭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水。阮中华把昨天没除完的一块草除完了。然后提着木水桶,走过三十几来米就到河滩,在河里灌满水,他直接一口子拎到大棚里里,用水瓢一瓢一瓢地浇灌着蔬菜苗。把苗浇完后,他又忙着采摘一些熟好了的蔬菜,并把采摘好的蔬菜放进水桶,差不把明天摆地摊的货采摘的差不多的时候,已是晚上七点了,天已渐黑。阮中华在河里洗把脸后,扛着家伙和挑着水桶就回去了!

    

null

       到家后,阮中华喝口水坐着歇息了片刻。把从地里摘回来的蔬菜整理一番,他把那些青菜的老叶子都摘下来、小的黄瓜、不太红的西红柿都挑当作晚上的菜,用清水清洗后,他准备开始做晚饭了。阮中华每天晚上都会吃饭,而且还会吃得饱饱,因为第二天他一大早就要去县里摆地摊,早上一般都来不及做早饭,所以晚上吃饱,早上出发的时候带点干粮就好了。吃完饭阮中华把锅碗一洗,又接着继续整理蔬菜了,他把个头大的,比较好的都打包整理好,放到三轮 车上,以便明早去起来不用再收拾,好直接出发。第二天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后,已经十二点了。忙活的一天,阮中华也是累了,他倒了盆温水洗了脸、脚后,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有时候,阮中华睡的更晚,不是回忆去世的老婆,就是想着在城市上班的儿子。有时候他也会被噩梦惊醒,出一身冷汗,坐在床头,喝半杯甘渣酒,接着又继续睡!

    

null

        阮中华就是这样的忙活,几乎是没有闲下来的时候,除非是碰到下雨等特殊情况,他才肯稍微歇息一番。一般闲余时间,不同的时节他总是会有各种忙不完的事情:春季他上山掰竹笋;夏天他会去坡地摘洋花姜;秋天他会去山上割龙须草;冬天的时候,他会编草鞋、扎扫把。每次小吴串门跟阮中华闲谝的时候问他为啥一天都不让自己闲下来,阮中华总是笑着说:人活着的时候,只是事情多,不计较白天和黑夜。这人一旦死了,日子就堆起来,自然会有闲的时候!算一算,怕是要不了几年,我也就不必这么忙活了!

阮中华 · 简 介
        阮中华,原名:阮班勇,字:永远,号:阮源流长,陕西省安康市白河县人。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词作家、设计师、自由撰稿人。现为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三秦都市报》通讯员、《史飞翔工作室》签约作家、《意不尽网》总编。
        阮中华自幼受父亲影响,酷爱书法、绘画、文学,曾随当地美术教师赵莉、陈定根、马太德、吴孝军老师学习基础绘画,并受当地民间艺术家刘传文先生指导学习国画,受民间艺术家柴隆鼎、阮英胜先生指导学习文学、书法,后又师从叶岐生、张文隆、祝金刚、贺大年、阮成森等老师学习中国画,师从杜战峰、邱文理、骆天民老师学习书法。文学上多受田冲、史飞翔、孙亚军、杜育龙、秦鲁子、章帆等老师指点。
        文学启蒙作《家乡的变化》,代表作有《路》、《慎重》、《行伤》等。国画代表作《白河春意》、《陕南山水•系列》等。

【来源:意不尽网;责任编辑:意不尽;原创授权-严禁转载】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7-07-03 点击量:219

[下一篇]
[上一篇] 夏趣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