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洪水印象

作者:吕瑞杭

 进入伏天,也就进入了雨季。每年的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都是家乡的主汛期,人们习惯称为“七下八上 ”。新闻上近日南方许多地方洪涝成灾,水库告急,预警不断,灾情牵动着亿万国人的心,也牵动着我的心,每次水灾都能够勾起我对北方洪水的印记。

 我的家乡在北方,也经历过几次大的洪灾。发洪水在我的老家一带也称发大水。记忆中,老家的发大水不像南方来的洪水那样猛烈,但也给当地的百姓造成了不小的水患。

 听老人们讲,家乡在1963年经历了一场大的洪灾,大雨整整下了七天七夜没有停止。几乎家家户户断炊,房屋倒塌不计其数,农田几乎全部淹没,庄稼冲的一干二净。每每讲起,老人们无不动容心痛。

 在我的记忆中,家乡的河道在村子的南面,也是地势较低的地方,我的家就在村子的最南面,每次发水,我家都能最先知道,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缘故。就在河道与村庄之间还有几十亩的良田相隔,如果雨水大,河道就会外溢,必先殃及良田。每次发洪水后,人们会迫不及待的奔向河边,看看那汹涌奔腾的黄水,一路向东,翻滚时带着杂草等杂物,偶有一些瓜果飘在水面。看着滔滔的河水,有时会觉得眼晕,猛不停的让人倒吸口凉气。那些孩子们还会不住的呼唤着家人“发大水了,快来看呀。”于是,村里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五六岁的孩童,还有中年男女一起涌到河边,那洪水一浪接着一浪,有时会把河堤冲垮,形成一个决口,漫向河道与村庄之间的良田。良田里的玉米,花生等遭了殃。小的玉米会连根拔起,大的会匍匐在地,花生则会被洪水一扫而光。人们会光着脚站在我家的南边,望水兴叹,一季的收成毁于一旦。心疼的人们有的捶胸顿足,有的唉声叹气,有的破口大骂。“洪水无情”,若再大些,洪水就会漫到我家的房子边,最大时进了我进的院子。在我的印象中洪水几次都与我家的门口持平。每每此时,我都会与母亲向北边的邻家转移,然而父亲似乎“故土难离”总是我家最后一个转移。望着满院的浑水,我暗暗发誓,长大以后,一定把家搬到高处,免遭洪水之灾,南转北移的,没有安宁。在年少的家里,每次夜晚下大雨,我就不敢安稳的睡觉,生怕洪水进来将房屋冲毁。

 在我长大之后,老家已搬到村东的高处。1996年的大雨至今让我记忆犹新。那年的83日至86日,整整下了四天四夜的大雨,又把家乡冲洗了一遍,道路断交,通讯中断,良田被淹,房屋倒塌,出村困难。人们望着滔滔的洪水咒骂。那些善男信女早早的在院子中顶起了棒槌,口中念念有词“棒槌棒槌顶顶天,今日晴了明日干”如此反复吟诵。老天爷似乎根本不听,依旧我行我素,不下够四天四夜不终止。第五天天空放晴,村里的日用门市用品早已被疯抢一空,方便面卖到10-20元一包,食盐10一斤,挂面,大米更是水涨船高,达到了空前高涨。饥饿的人们不得已用柴油机带动村里的电磨,来碾米磨面,艰难的度过了十几天才陆续恢复了正常。

 期间,著名的国家4   A级风景区---河北省赞皇县嶂石岩景区之惨状更是目不忍睹。被困游客来自四面八方,还有一些省市县的领导共计千余人,无法下山。断电,断交,断水,断炊,人们的心里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求救信息发出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动用了直升飞机空投食物解决了燃眉之急。那天,电台中早早的播出了空投信息“被困嶂石岩景区的同志们,你们不要慌张,政府不会忘记你们,今天将有直升飞机进行空投食物,希望你们见到直升飞机将红色物体置于上空,确保食物投递的准确性,你们辛苦了。”县城东侧的槐河里,水位更是猛涨,一些企业的职工没有来得及转移,被困在被水浸泡的房顶。石家庄武警支队迅速出动,营救被困人员,还牺牲了陆军指挥学院的张金银同志。不少武警官兵日夜奋战在洪水里,累到、晕倒的同志不计其数。这些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永远留在家乡人的心中。

 就在2016719日,家乡又经历了一次不小的洪灾,上游的平旺水库告急,在洪水的基础上又开闸泄洪,无益于“雪上加霜”。从电视里可以看到洪水一泻千里,浩浩荡荡,将良田、庄稼踩于脚下,溃坝决堤,泥石俱下,房屋倒塌,卷走生命,给大地留下满目疮痍,给百姓留下无尽的伤痛……

 今年南方的水患,我心里只能默默的祈祷,愿灾区平安。

 洪水之于我,由喜转为忆。随着时间的不同,在我的脑海里留有不同的印记,惟愿世间少洪灾。

来源:采风网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审核人: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120 发布时间:2017-08-06

[下一篇] 通州那些事儿之小酒馆的老味道
[上一篇] 凤凰桥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