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赌棋

作者:吕瑞杭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县城一角,有人在一座楼的阴凉处支起了一盘象棋。经常晃动着几个人脑袋,吆五喝六的,叫嚷着。虽为纸上谈兵,但仍有很多人忙的不亦乐乎。

 这是县城的一个象棋场,平时少则三、四个人,多则十几个人,围着棋盘整天的厮杀,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不分春夏秋冬,不管刮风下雨,不掺杂金钱,纯属娱乐。每天从早饭后一直厮杀到掌灯时分。然而县城的集日是对外的日子,路人皆可以与棋主对弈,不过是有赌注的,少则一百元,上不封顶,一对一,旁边的木牌上还有警示语,“落子无悔伟丈夫,观棋不语真君子”,“两军立营,楚河汉界”。

 在这里开棋场的正是楼主,姓马,人称马总。马总膀大腰粗,光着头,纹着身,颇有气势,还是某房地产的股东之一,爱好下棋,尤其象棋。马总有个不成文的规则,逢县城集日休息,在楼下摆上棋势,愿意与民间高手过招,一试深浅。马总认为“高手在民间”。早些年也因此栽过跟头,后来卧薪尝胆,重整河山,象棋水平犹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在当地小有名气。

 这天中午,天气闷热,快十二点了,无人挑战。马总在棋场边的躺椅上纳凉,肚子咕噜噜直响,正准备回家吃饭。猛然听的“嘎”的一声,一辆黑色奥迪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士,戴着墨镜,打了一个饱嗝,松了松腰带。见此处凉快,准备纳凉,看到楼旁有盘棋势,立刻有了精神头。又看了看环境与木牌子。男士大腿一撇,坐在棋盘前,仔细的研究,一看就是棋迷。有人对弈,自然有人观战。马总手下的一名留着胡子的小伙子,看了看奥迪车是外地车牌,便站到男士的身后,打量一下棋盘后嘟囔到“红先黑后,卧槽马,马后炮。对方必死无疑。”男士听了懂了心。心想自己好歹也是一个象棋科班出身,单位里比赛总是名列前茅,今日酒饱饭足,再赢个小钱,何乐而不为。男士摘下墨镜,对马总说:“我押三千元”。马总撇了一眼男士来挑战,还盛气凌人,待马总坐正后也不甘示弱“我也押三千元”。协议很快达成一致。

 双方各掏出三千元放在棋盘的边上,只等着赢家揽入囊中。其实,棋盘上只有十二个棋子,看的不那么眼花缭乱了。一场厮杀即将拉开帷幕,气氛异常凝重,只能听到人们的呼吸声和男士的手表的“滴答”声。由于棋势的周全考虑,马总的胜算早已胸有成竹。男士的小九九马总也心知肚明,再高的场合自己也经历过,不至于在这个小阴沟里翻了船。一般对手三、五分钟的战斗。然而“棋逢对手,将遇良材”,在与男士之间足足厮杀了二十多分钟,最后以马总的胜利宣告结束。男士放下三千元起身告退,一声“老兄,后会有期(棋)”上了奥迪,发动引擎,一溜烟似得走了。

 马总不慌不忙的收了六千元,没有回家吃饭,而是走向一家商场门前的贫困募捐箱,因募捐箱口小,马总不得已将六千元分六次放入募捐箱,扬长而去。商场门前攒动的人群中立刻想起了热烈的掌声,声音惊天动地。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7-09-17 审核人: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45

[下一篇] 《21号小院的故事之中医传奇郑舞针(三)》
[上一篇] 《21号小院的故事》之《中医传奇郑舞针四》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