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中秋忆母

作者:吕瑞杭 编辑:卧龙令 副总编


中秋节是团圆,思念的日子。母亲于中秋节的前几天突然离世,更让我倍加思念,又因今天的一场秋雨,气温下降。不知母亲去往天国的路上是否寒冷,使我更加思念刚刚离世的母亲。

母亲生于1936年农历的十月初一,离世于2017年的农历八月初八。这两个日子是我一生中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

八月初八那天中午,当我风尘火火地感赶到家时,母亲已经没有了心跳,身体尚有余温,我抵着母亲的头大声的呼唤,再也没有能唤回生我养我的亲娘,我真的成了一个没有娘的孩子了。二哥说,母亲走时与当年父亲走时一样,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走的悄无声息,安安静静。我多想让时光倒流,回到一天前,陪在母亲的身边。

八月初一那天,我在家陪了母亲一天一夜。母亲还十分清楚,我握着母亲的手与母亲说了不少的话,母亲显得很精神,我们聊会儿这家,聊会儿那家,母亲都会表明她自己的想法,我觉得很温馨。我问母亲“今天是八月初一,明天是咱家谁的生日?”母亲说“是你姐姐的生日。”“姐姐是白天生的,还是晚上生的?”“不知道了”“再有两个月是您的生日,今年是不是让孩子们,孙子们都来给您过生日?”母亲摇了摇头说“都那么忙,不用那么多人,有你们几个就可以了”。这就是一生不愿意麻烦人的母亲。夜里,当我醒来时,能听到母亲的睡声,才敢安然入睡,有时我会唤醒母亲喝点水,生怕母亲一觉睡的太死,再也醒不来。

八月初二早上,二哥来了,让我去上班,他来看护母亲。我拿起钥匙,走到母亲的床前轻轻的告诉母亲“娘,二哥来了,我要去上班了,过几天我还回来看您。”母亲用嘴轻轻的答应着。她那张开的嘴似有挽留,又似有话说。谁又能想到我与母亲这一别竟成了永别,再见到母亲时,她没有了呼吸,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母亲卧床将近一年了,疾病将母亲摧残的骨瘦如柴,惨不忍睹,然而母亲却能坚强的活下来,这是多么可喜的事情,也是我们的福气。虽然给母亲用上了气垫,她的背部皮肤还是有些发硬。照顾母亲时,我会帮助母亲翻身,并反复揉搓她的背部,生怕母亲背部发硬的面积继续扩大。并用我的双手轻轻叩击母亲的背部,以促进血液循环。尽管我在床边挡着母亲,可她的双手还是牢牢地抓住我的衣服,这或许是人的本能。我会轻轻的告诉母亲,有我在,不会让您掉下来的。母亲才会慢慢的松开她的手,轻叩着母亲干瘪变硬的皮肤,我心如刀绞,落下了几滴伤心的泪水。

母亲的一生清贫,朴实。真真正正的生日,就在前年过了一次生日。那年母亲虽然需要有人照顾,但能扶物行走,吃饭尚可。全家人围着母亲吃了一顿团圆饭,母亲品尝着生日蛋糕,心里的喜悦挂在了脸上,留在了全家福里,也留在孩子们的心中。而去年母亲的生日则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的。那是母亲生日前的半月左右,母亲本想不愿意再拖累孩子们,早早的结束自己的生命。在孩子们的苦苦诉说下,才将滴水不进的母亲冒雨送进了医院。医生给母亲插了十几个管子,没日没夜的输点滴,又输上白蛋白,才把母亲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十月初二回家就一直生活在床上。为了照顾母亲,我们姊妹轮流照看,细心的呵护,从未离开半步。

照顾母亲的日子里,早上起床给母亲洗洗手,擦擦脸,告诉母亲新的一天开始了。一天三顿变化的软食,一勺一勺的喂着母亲。半夜起床喂喂水,放放尿管,说说话儿,心里感觉很幸福。晚上躺在床上,有时转辗反侧,心里盘算,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这样的日子还能维持多久,很难预料。尽管母亲最后的几个月里出现了排便困难,我们会戴上手套给母亲掏便,我们感觉也是温馨的。回想我们姊妹六人小的时候,母亲不知道为我们操了多少心,熬了多少夜,吃了多少苦。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母亲能艰难的把我们养大,期间的辛苦只有母亲心里清楚,我们的所闻也不过九牛一毛。

母亲,如果有来生,我还做您的儿子,这辈子做您的儿子我还没有做够。这是多么真情的写照啊。

入殓时,看到母亲蜡黄的脸色,我的心里如刀剜一般。这是我与母亲的最后一面了,我认真的看着母亲,不错过每一秒。一切都很平静,安详,仿佛母亲睡熟了一样,没有一丝的痛苦,我的心里稍微静一些,好想再多看母亲一眼,可惜棺盖缓缓地抬了上来,挡住了我的视线,心里异常的难过,顿时泪眼模糊。喊“娘,躲钉”时,我的心里又是一阵酸楚。长长的铁钉钉在棺木上,仿佛钉在了我的心里,忽然又有一种念想,这回真的再也见不到我的母亲了,虽然我与母亲近在咫尺,却成了永别,禁不住泪如泉涌,放声痛哭起来,沙哑的声音顿时充满了整个院子。

点燃的黄裱纸燃烧起了熊熊的火焰,也燃起了无穷的眷念。白色的蜡烛留下了无尽的泪,也留下了无穷的思念。母亲,您听到儿女们悲伤的呼唤了吗?听到了,托风捎个信,让雨下一天。我也知道“人死如灯灭”的道理,可还是希望母亲在天有灵。

唢呐声响起,灵车缓缓移动,思念的哭声一路到了墓地,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玉米地。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棺木缓缓下移,在哭声中我忽然又想起,母亲不见了,就连棺木也即将消失,念至此,又一次泪如雨下,悲恸中,我泪眼模糊地看到一把把黄土将母亲与我隔在阴阳两个世界,从此一个地下,一个地上,再不能相见。若相见只能在梦中了。母子连心,这一定可以实现。凄凉的唢呐声,悲伤的痛哭声如雷声一般响彻天际。

再过两天就是中秋节了,今年的中秋节注定看不到母亲的身影。年少时的中秋节的一幕幕仿佛又出现在脑海里。我们孩子们盼星星,盼月亮似得盼到了一年的中秋节,晚饭后,母亲见月亮爬上了树梢,才会在自家的院子里铺好供桌,燃烛上香,摆上月饼、石榴、苹果。母亲说:“这是给月亮上的供,必须等香烛燃完才能吃。”早已心急的我们期盼着香烛快些燃完。待香烛燃完后,母亲虔诚的给月亮磕个头,才递给我们月饼、苹果等。

果如其然,今天的秋雨滴滴答答的下起来了,整整一天。或许是母亲在天有灵,听到孩子们的呼唤了。

夜深了,我丝毫没有睡意,来到窗前,秋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敲打着窗外的车棚,发出“砰砰”的声音,仿佛敲打着我思念的心。“泪飞顿作倾盆雨”也诉不完母亲的恩情。伤心的泪水挂满脸庞,流到心头,也洗不净忧伤的思念,没有母亲的日子,时光也暗淡了许多。

母亲,不知您现在到达了天国没有?找到那里的父亲了吗?或许您还在去往天国的路上,一场秋雨一场凉,我们不能陪在您的身边,您冷了,一定要给我们带个话,我们给您稍些衣物。

                                                                               2017年农历八月十三    2330  小雨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7-10-07 审核人:卧龙令 副总编 点击量:131

[下一篇] 重访徐公祠
[上一篇] 古镇秋雨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