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金顶

作者:王玉芬 编辑:卧龙令 副总编

       这个季节的千佛山,雨总是淅淅沥沥的下,车窗外,雾蒙蒙的天,远山被水汽笼罩着,雨滴不变的节凑,不遗余力的敲打着车窗,大巴上的游客大都昏昏欲睡,游客津津有味的吃着零食,并不时被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惊喜着。游客大都是结伴的,明珠是一个人,她坐在车厢的最后面,她感到这里于心是安全的,因为她窗外是无情褪去的盘山道......
       这样的盘山道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还要走多久,车上的人似乎都不关心。明珠闭着眼睛,有些疲倦,她感到整个身子好像在云中,毫无目的无缘无故的被摇晃着,向某个方向漂去,绿檀念珠几次从手中滑落,旁边一位比她年龄小的多的女人,自车子发动,就一直在 座位上打着鼾声,原本还俊俏的脸颊被狭小的空间折磨得变了形,她的状态同她的年龄和衣着很不相称,一路走来,明珠也没见有人跟她招呼,想必也是独游千佛山的。明珠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子,可能岁月的霜剑,使她看起来要沧桑的多,这种沧桑,似乎不是岁月对身体的肆无忌惮,而是来自于她内心 ,对于精神毫无章法的涂炭。她也感觉到这种摧残对她身心的巨大伤害,于是,她想到了千佛山,本来她是把这次朝山在心里安排的特别神圣庄严,她想着要自己的心灵同这千佛山的空灵净秀相呼应的时候,再来拜山,但她没等到那一天,在她一身沉疴,病入膏肓的今天,她选择了千佛山,她相信,朝山可以让她脱胎换骨,弃暗投明......
       车子突然停了,原来要买进山的票。明珠下车随着大家买票,上车的时候,明珠身旁的哪位根本没醒,司机正在叫醒她,她睁开眼,用手理理额前的卷发:“买什么票,我每年都来,从没买过票。”
       司机说:“怎么可能,在这里不买前面也要补票的。”
       ‘那女人道:“什么补票,别骗了,我在这里一住就是一个月,还不懂规矩啊,这么大的山,一个人不买票还什么事啊! ” “你没见他们刚才上来数人吗?要罚款的。快去买票,要不你就下去,从小路转进山,不用买票。”女人懒懒的问:“真的。” 司机说:“真的,你从这条小路走,就不用买票,真正朝山的师父都走哪条道儿,游客才走这条大路上山呢。”
       女人听了这句话立刻来了精神:“是吗,不早说呢,以前也没人告诉我啊。” “你要好好买票就不跟你说了。”司机下车,女人拿起旅行袋跟着下车,明珠看着心里不忍,她担心在天黑前女人赶不到山脚下的客栈。
但女人似乎没理会太多,她精神抖擞的下车径自朝那条山路跑去,像孩子一样雀跃着。
      明珠看着远去的女人,回头问司机:“她要是天黑前到不了客栈怎么办?”
      司机轻松的说:“那条路上寺院好几个呢,可以挂单”。明珠上了车,心思还在那个女人身上,同行的人陆续上车,大家议论纷纷,都对刚才那女人的行为露出担忧,只有司机说:“没事,真的没事。”一位男客说:“早知道,我给她买票得了,省得你们担忧。’“ 别发善心了,你们又不了解情况 ”。司机说。
       车子以它固有的旋律又出发了,不知过了多久,来到了山脚下,这里,俨然是另一个世界,同来的路上状况截然不同,湿腻腻的台阶,两旁排满饭店客栈,门口都有一位女人吆喝着, 霓虹闪烁,花灯怒放,人来人往,南腔北调,小伙牛仔裤运动装居士服,披肩发小辫光头;女孩子花裙子长衫披肩高跟凉拖,马尾巴 大波浪寸发光头 。
       车子停下,有几位就被接站的领走了,还有几个看样子和明珠一样,要自己找住处,这时,已经围来一大帮人,要带明珠她们去住宿,明珠问了价格和位置,就跟着一位大嫂拾阶而上。
      几分钟后,他们来到一个客栈门口,大门倒是气派,那种旋转的玻璃门,前台的墙上居然还挂着伦敦 柏林 纽约的时钟。朝那时钟瞄一眼,钟的时针并没有走动。
       服务员客气的要明珠去看房间,明珠坐在沙发上懒得动,就说:“干净有热水就好。”“24小时热水,电视空调,床单每天都换的。”
      登记完毕,明珠走进二楼的房间,果然干净整洁。服务员一边开电视一边说:“我们这里一般都是回头客,他们在这里都长住的。”
      “他们都什么人呢 ”,“什么人都有,许愿的还愿的,还有画家写歌词的,你这样的朝山得居士最多。有时候,也有出家师父,他们在寺院挂不了单,也住客栈。好的,有需要打电话喊服务员都行。”
      关好门,简单洗洗,明珠想休息一会儿去吃东西,她感到饿了,谁知身体 刚一放到床上,头就一阵眩晕,睡着了......
        “人生就像在悬崖峭壁上攀登,你只能朝前看,只能走好脚下的每一步,你若回头,你就会被吓住,再没有向前的勇气。” 90多岁的高中老师这样对她讲。但是,她还是忍不住的回头,脚下是万丈深渊,她的同事都在她的前面......她一惊,醒了,南柯一梦。把明珠的睡意倒给折腾没了,明珠打开电视,气象频道正在播出天气预报,主持人告诉大家,明天不适合徒步登山,因为明天千佛山山顶有中到大雨。看看表,才晚上十点多,明珠索性起床到街上转转,走到大厅,门外雨下的带劲,大厅里值班的服务员悄无声息的坐在椅子上打盹,大厅的沙发上 坐着一位老奶奶,在灯下飞快的绣着鞋垫,就是旅游景点摊位上常见的那种绣花鞋垫。明珠不由得满怀敬意,她来到老奶奶跟前,老奶奶和蔼的邀请她坐下。
       “老奶奶,您看得见啊?”明珠满怀敬意的问。
       “看得见,每天都做的。”老奶奶愉快的回答。
       “一天做几双啊?”
      “做不了几双,三四双,老了,没以前做的快了。”
      “这么多,一双卖多少钱啊?”
      “孙子拿到山上卖的,十块钱一双。你要给你便宜点。”
      “阿弥陀佛,老奶奶你可真行啊 ,每天都做吗?”
      “想做就做,累了就不做了,孙子不让我做。”
      “老奶奶今年多大了?眼睛还这么好使啊。”
      老奶奶抬头看了明珠一眼:“比你大了,九十六岁啊。”
      明珠惊得差点岔了气,“九十六啊,我都以为我老得快要死了。”
      老奶奶吃惊的看着明珠:“你才多大,怎么会死呢?你嫁娶了吗?”
      “奶奶,我都四十多了,儿子都上大学了”。
      “那你还小啊,我四十岁的时候才嫁到这里,生了四个女儿,六个儿子”。
      “那么多,你的孩子们还好吗?”
     “女儿是头先生的,都闷死了,这里的人不喜欢女儿,女儿不能挑东西上山。”
      明珠后悔了,不该再问下去,但是老人却打开了话匣子:“六个儿子都存活了,重孙子二十几个呢。山里山外都有,这是我大媳妇家,大儿子大媳妇不在了,我跟孙媳妇一起住。”
    “那老奶奶你上过千佛山吗?”
    “没有,没上过,都是男人他们挑东西送上去。”
    “那你不拜佛吗?”
    “拜的,就在前面光明寺拜”。
       ......
       回到房间,明珠脑海里一直出现老奶奶四十岁嫁过来的情景,在电视上找到与之相吻合的画面,然后是生孩子,生女儿生儿子,但是老奶奶怎么就没有半点的悲伤呢 ,那些被闷死的女孩......时间太久了也许。
      这次躺下,明珠头脑前所未有的清静。
      不知过了多久,走廊里响起年轻愉快的脚步声和欢乐的笑语,大雨挡不住年轻人,明珠被感染者,也起床洗漱,她想上不了山,也不能在房间里躺着。外面的雨蒙蒙的,小了许多,去坐缆车,完全可以上山,但是,明珠就想徒步去,于是,她在小店一边吃着米粉一边看着石板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心情格外的轻松。
      吃完饭,她随着稀稀疏疏的人流朝山门走去,哪里有一个大市场,许多的纪念品,花花绿绿,其中就有老奶奶绣的那种鞋垫,不知道是不是出自老奶奶之手,明珠买了一双,她看见旁边一个大的园林,苍松翠竹的,就顺着小石板路,走进一个竹林覆盖的小径,幽幽的,雨滴在这里稀疏,明珠深深地吸一口清新湿湿的空气,有一种投身竹海与之交融的感觉,前面小径转弯,一个穿红色长衫披着白色披肩的女人站在不远处,明珠一眼就认出是那个不买票的女人,那女人也仿佛认出了明珠,但她的眼神在竹林幽暗的光线里,泛着一丝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芒,令明珠不安,于是明珠转身从原道返回,在路口,她不由自主的再回头的时候,那女人已经消失了。明珠流连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在一个个摊位前把玩着那些精美的小工艺品,脑海里却挥不去刚才那个女人的眼神。
      那边好多从山上下来的年轻人,也有出家师父,年轻人前所未有的满足言溢于表,男孩子精力充沛的一步三跳,不时的要站下等待被落下的女伴,女孩子虽然也是兴奋,但却矫情的要把女孩的柔嫩表现出来,悍悍的那种要不得啊。
      下山的师父们一如既往的淡定,无有悲喜,他们也在热闹的集市上逛着,却鲜有消费。
       明珠想着,要是上山能跟僧团聚在一起太好了,可以答疑解惑不算,关键是,师父们肯定会一鼓作气的登上山顶,是的,必须的跟着人上山,自己一个人,会半途而废的。一千八百八十八个台阶啊,阿弥陀佛。明珠这样想:是不是回到旅店前台问问,看是否有明天徒步上山的游客。
      傍晚,明珠到前台打问明天旅客徒步登山的情况,前台说,有一个团是要上山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徒步,徒步的话,凌晨四点就要出发,要不就要住到山上。明珠想,我明天四点起床,没准就能遇上一起的也未可知。
      明珠很早就躺下了,由于休息了一天,睡不着,于是,胡乱的翻着电视频道,她不再去数佛珠,心不静,她不想骗自己。
      正当明珠睡得香甜的时候,房间的电话突然响起来,明珠慌忙拿起电话,是前台的服务员:“202房间吗?你不是要登山吗?三点50分了。上山的人都准备出发了。”
     “都走了吗?”明珠睡眼朦胧问。
     “已经有人走了,后面应该还有人。”
      明珠放下电话 ,最快的速度起床,背上旅行袋,里面有昨晚准备好的登山必需品。前台大厅里,有几个人等在那里,明珠走过去主动打招呼,“你们好,要上山吗?”“你好,是的,你也上山?”“我也是,来了两天了。你们昨天到是吧。”“是的,听说昨天山上雨下的可大了,徒步的都没上去。一个人,一起走呗。”“一起走,就是想着有个伴。”明珠兴奋的说道,“还等人?”“?”“是的,也是刚认识的,她也来两天了,跟你一样。”不知为什么明珠想起那个女人,片刻,一阵轻盈的脚步,果然是那个女人,她变了装束,一身玫瑰红的休闲服,脖子上一条白色的围巾格外闪亮。那女人也认出了明珠,竹林里的那种眼神荡然无存,她主动友好的跟明珠打招呼“真是有缘,我们又在一起了。”她很兴奋的样子,明珠感到惊讶,因为这个女人就像换了人似的,车上的那种疲惫,下车时的执着,竹林里的冷漠都不见了,俨然然一个活波开朗快乐的女人。明珠道:“是啊,我也为你要坐缆车上山呢。”“我已经连续六年到这里来了,我都是徒步上山的。”“阿弥陀佛。你每年都要到这里来拜山啊”明珠吃惊的问。“是的,”女人答道,一丝忧郁令人难以觉察的滑过女人的眼神,明珠熟悉这种眼神,来时的车上,这女人不时的会用这种目光望着车窗外。
       “人齐了吗?钱包都带了吗?出发了啊。”一个年轻人要喝到。
       “出发出发,走嘞。”
      一行六七个人相续出了宾馆的大门,那女人就在 跟在明珠的身后,下到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只听扑通一声,明珠回头一看,那女人像个包裹一样从台阶上滚到了地下。前面的人走的很快,后面的明珠一时被吓的说不出话来,一个女孩回头看见尖叫了起来。
       前面的人被惊动,回头都看见那女人头歪歪的甩向一边,上身半侧着,双腿缠在一起,脚上的休闲鞋不知怎么被摔掉了一双,由于天没有完全亮,借着灯光,只见那女人的脸色惨白双眼紧闭,如死人一般。
“别动别动,” 不知谁喊,“打120,打120 。看看脉搏看看脉搏。”
      大家不约而同的掏出手机,明珠的手哆嗦着,拨不成号,这时,前台的服务员也从里面跑了出来,她看见躺在地上的女人“别慌,她每年都来,去年就有一次这样的,我去叫120,你们看着。”
      服务员转身进到大厅,一分钟后转出来:“120马上就到,你们留一个在这里,其余的都走吧,没事的,我去年往医院送过她。”
      “真的没事吗?要不要通知她的家人呀?”
      “她从来不说她的家人,她只说她到这里是要等一个人。不知道等谁。”
      “那一定是他爱人了,还能等谁呢?”
       明珠心里很难过,因为她自打第一眼看见这个女人就没有什么愉快的印象,似乎是什么征兆。于是对大家说:“你们都上山吧,我来陪她去医院,来的时候,我们在一辆车上。”
       这时,120到了,两位护士轻轻的把那女人放在担架上。明珠对其他人说:“你们上上吧,我们还会再见的。谢谢。”
……
       车上,医生开始对女人进行必要的检查,并打了强心剂,女人哼了一声,      继续熟睡一般,没有痛苦的表情。明珠看着心里松了一口气。
       车子大约开了半个小时,到了医院,医生要求明珠去办手续,女人被推进了急救室。
       明珠从女人的包里,找出女人的身份证,原来,女人叫邱欢欢,三十四岁,北京人。
       办完手续,明珠被值班医生叫了去,医生问明珠是邱欢欢的什么人,明珠说只是这次旅行才遇上的,医生说,邱欢欢的情况很不好,ct的结果是她的生命随时都会结束,奇怪的是,她怎么还会来爬千佛山。明珠吃惊的听着,想着女人在车上及后来遇见的种种表现,心里刀绞一般,自语道:“来千佛山的人,都是有所求的,或许说都是在心灵和生活有过创伤和灾难的,要不就是祈愿还愿。我是前一种,她我还不了解......。”
       “你们来千佛山,都是被一种精神力量鼓舞着,灾难痛苦跟千佛山有什么关系?你的心结打不开,你住在千佛山也没用。不过,你用一天的时间,漫步在崎岖的山经,看着竹海松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你会感到你的过去你的现在,在大自然面前,不过是万尘一粒,不足挂齿,何来烦恼。” 医生说这些的时候,并没有看着明珠,也没有停下手里的翻阅的病例。明珠听着突然感到自己是不是太在乎自己了呢。
      早上八点多的时候,邱欢欢醒了,她看见自己躺在病床上,并不吃惊,看见明珠,立刻不好意思起来,“姐姐,给你添麻烦了,我今天早上怎么了?”
      明珠看见醒来,也松了一口气:“我们说着话一起出发的,你就从台阶上摔下来了。”
       “姐姐,让你受累了,连累你也没去登山。” 邱欢欢一脸温柔,看着可爱多了,原来她是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
       “你出了院,我们一起登山。” 明珠高兴的说。
      邱欢欢摇摇头 :“我蹬不上去了。”邱欢欢的眼泪扑簌簌的掉下来,把头埋进双手痛哭了起来。“姐,我那天去找他老婆,是想告诉她我要去深圳打工了,不会再缠着她老公。可是,他老婆看见我就骂,根本不容我说话,我才告诉她我怀了她老公的孩子。实际上什么都没有......”
     “他去进货,回到饭店,他老婆已经割腕自杀了,”
     “他拿着他老婆的遗书,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就是怀了你的孩子,你不娶我,我也自杀,你杀死两个女人。”
     “可是,我们结婚后,他不再理我,她一直认为我就是专门去逼死他老婆的,我说什么,他都不信,他不信!再后来,他失踪了......”
      邱欢欢是压抑太久了,她甚至都不看明珠一眼,自顾自的哭诉下去,好像在对着另一个人讲,而不是明珠。由于邱欢欢太激动的缘故,几次讲不下去,就趴在床上哭。明珠不知道怎么劝解安慰,她只是轻轻的拍着邱欢欢的后背,让她放松下来。她想知道,邱欢欢所讲的这一切,跟她每年都到千佛山有什么关系。但是,医生却嘱咐明珠,不要再刺激她,让她安静下来。
      下午的时候,邱欢欢一直要明珠先登山去,不要在医院陪她,明珠问了医生,医生说:“邱欢欢肯定上不了山,休息两天,医院会考虑送她去机场回家。”
      明珠 同邱欢欢告别,又回到了原来的酒店。但是,她不想再住下去,她还是想今天就上山,她打算住在山上,于是,她背起行囊,大步朝山门走去,这个时间,上山的人很少,弯弯的长长的石径上静悄悄的,倒是在山门前,聚集了一些人,像在等什么,明珠径直朝山上走去,却被两名保安拦住了,明珠一愣,保安客气的说道:"对不起,这个时间不能徒步上山,想上山,坐索道吧。'
      “为什么?” 明珠不解的问。
      “这是景区规定,每天四点以后禁止徒步上山。”
       明珠:“我不想坐缆车。”
       “那你可以明天早上登山。”
      明珠焦急的四处张望,这时,她发现,聚集在这里的是一个僧团,也有居士,他们好像并不急着走,明珠转来转去,她看见在道边站着一位大僧,从衣着上看,是长途跋涉而来,跟眼前的僧团不是一起的。 明珠也没心思琢磨这些,她不想再回那个宾馆。
     “施主 施主。阿弥陀佛”
      明珠听见轻轻的呼唤声,她顺着声音望去,路边的那个师父,正在同她打招呼,于是,明珠赶紧过去:“阿弥陀佛,师父,是喊我吗?”
      “施主,你是不是想上山啊?”
      “是啊。”
      “一个人?预订住宿了吗?”
     “没有,本来是打算今早山上的,有事给耽误了。”
      “你第一次来吧。这里规定下午四点后就不准徒步登的山了,因为担心到不了宿营地,会出危险,这里晚上很冷的。”
      “那怎么办啊师父,我就想今天上山。”
      “这样,你看见那边那个戴眼镜的师父吗?”
       明珠顺着大僧的的手望去,果然看见一位戴眼镜的师父正在和一位居士讲这话。大僧对明珠说:“你去跟她说,加到这个团里,一起上山,她们定好了寺院,多几个人没关系的,我就是这样。”
       明珠兴奋的道:“谢师父,我就去。”
       明珠到师父跟前问讯,师父和蔼的道:“你有什么事吗?’
明珠说了缘由,师父道:”好的,一会山上清点人数的时候,你跟着我们就行了。“
       明珠兴奋的道谢:”谢师父。“
       前面马上开始清点进山人数,明珠跟在那个大僧后面,顺利的进山,进得山口,师父和居士们都自觉的排好队,哪位眼镜师父带领发愿:“来自十方得有缘弟子,今天我们跪拜千佛山,兼修我们的肉体与灵魂,心无挂碍,远离颠倒梦......”
       明珠夹在拜山的队伍里,心中涌起前所未有的敬畏与庄严。发愿完毕,大家依次三步一叩首开始拜山。明珠原打算是徒步上去,没想到跟着师父们三步一叩首上山,她没一点思想准备,但是,虔诚肃穆神圣的气氛感染着她,她跟着团队开始了1888拜的心灵之旅......
启拜。执事师父轻声地嘱咐着每一位居士:“不要慌,拜山就是来静心的,大家都能跟得上,如果太累了,就随缘,三步一叩首拜不了,就九步,没关系的,不要执着于形式,随大家自己的心愿。”
       明珠跟在后面,心里暖暖的,她没有抬头,只是自己拜着,不知道几个台阶,她已经汗如雨下了,再拜,她气喘吁吁的不得不坐在台阶上休息,抬头一看,前面的师父们已经转过好几道弯了,看着就在自己的头顶上。好在后面也有居士在拜,看样子也是和自己一样,是临时插进来的。稍作喘息,明珠接着拜上去,她心里暗暗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能拜的上金顶,大家的距离逐渐的拉开,明珠使足力气,不让自己与同修们拉的太远,每拜几个台阶,明珠都要休息几秒钟,她感到后面有人拜过来,本能的靠在边上,拜上来的是路边那个大僧,他超过明珠,回头对明珠说道:“拜山会越拜身体越轻的,要有信心。”
“阿弥陀佛,谢师父。”
       不觉中,两个小时过去了,执事师父在前面等着,看来明珠这一行人是在最后的,执事师父道:"再有一个小时,我们就到宿营地了,大家不要紧张,一个也不会拉下的,太累了就走两步不要执着,一切随缘,你高兴佛就高兴。"
      不知什么时候,哪位大僧又到了明珠的后面,执事对大僧到:“阿弥陀佛,感恩师父。”
      大僧道:“阿弥陀佛,不用谢,你照顾这么多人辛苦了,我在后面跟着他们,没事的。”
      “阿弥陀佛,谢师父。”
      .......前面,一座红墙金瓦的寺庙映入眼帘,这是宿营地

      第二天,天还没亮,大家就陆续起床用斋饭,开始拜山的时候,山道还暗暗的, 露珠滴答滴答,山道旁茂密的竹林,静静的一动不动,转过一个弯,天色亮起来,可以看见山下的竹海松涛,一碧万顷,随风起伏,却悄无声息,鸟儿婉转啼鸣,明珠深深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气,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激动,拜山的速度也快了起来,到中午十点多的时候,好几位拜山的居士聚在一起休息 ,已经没有了昨天的紧张与劳累,倒是能够从容的坐下来喝水休息了。
      明珠看见哪位大僧从下面拜山来,这时,她看见大僧的身上背着好几个包,都是拜山居士的。明珠等大僧拜上来,主动打招呼说:“师父,把你身上的包给我几个吧,我没带什么东西。”
      大僧道:“没有事,我背吧,不沉。里面都没啥东西。”
      明珠看着师父,忍不住好奇:“师父,你从哪来啊,不是跟那些师父一起的啊?” “不是,我从东北来,碰巧遇见他们,要不我昨天就上不了山了,跟你一样。”
       “师父,你来千佛山几次了?”明珠问。
      “出家后,我每年都到千佛山来,今年是第六次。”
       “休息会吧师父,我这里有水。”
       “好休息会儿,我有水。”
       后面的居士陆续拜上来,有的坐下来休息,有的拜上去,后面的师父没有停下的,他们拜倒前面一节,有的停下来喝水。
      几分钟后,大僧对休息的居士道:“拜吧。”
      于是,居士们应声开拜,也许是有了带头人,大家的速度似乎都快了起来,前面的大僧不说停,大家没人提出休息,看来人这个群聚动物,语言交流也是一种很好的兴奋剂,让大家感到力量和喜悦。
      午饭是在一个 山崖边小吃摊上用的,居士和师父们都在这里用餐,大家也好好休息一下,执事师父告诉大家,再有六个小时可以到金顶。
     大家都兴奋起来,明珠也特别兴奋,拜山比徒步登山心情愉悦多了,虽然累一点,但是,个中身心所得到的体验,确实从未有过的。
      用餐期间,由于大家有了近一天的磨合,交流也自如起来,有的开始交换电话扣扣号,明珠却想着向大僧请教,她想让师父告诉她怎么样才能告别过去,但是,大僧除了阿弥陀佛外,几乎不再说什么,这更让明珠好奇,她忍不住问:“师父,听你的口音是中原那边啊,什么时候出的家?怎么到东北了呢?”
     “阿弥陀佛,我出家时43岁,第一站是东北的最北端漠河。”
     “阿弥陀佛” 明珠一惊,半路出家,一个人四十多岁出家那会是什么原因呢?明珠心里害怕起来,她不敢再抬头看哪位大僧师父,她想着,这位师父会不会是犯了什么事的通缉犯呢?于是,电视剧里的镜头在明珠的脑海里闪过,明珠不再说话,转头看着外面的风景,她在想着怎么样赶紧的远离这位大僧。在以后的拜行中,明珠一直在有意的躲避着那位大僧。大僧师父好像看透了明珠的心事,在一个转弯处,大僧追上了明珠,轻轻的说道:“我是因为家庭变故出家的,那时我老婆自杀。”
      明珠吃惊的看着大僧,她看见大僧的眼里似乎闪着湿湿的泪花,        “对不起师父,我不该问这些。”
      “没关系的,已经好多年了。”
       明珠突然感到很羞愧,很对不起这位师父。又不知道怎么来弥补自己的唐突。她喃喃道:“师父,我来拜山,是想跟我的过去告别,我丈夫很早就去世了,我一个人带大三个孩子,没一个人帮我,我恨他怨他,只要一想起丈夫抛下我们无依无靠,我就几天几夜睡不好觉。随着孩子长大自立,这种怨恨,没有减轻,而每当我看见出息的孩子们,我就更感到自己的付出很冤枉很吃亏,这种怨恨,已经深深的扎在我的心里,我想摒弃也不能了,已经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情绪,所以,我才一个人来拜山,想借千佛山的灵气,来洗涤积压在我心里许久的怨恨烦恼。”
       一阵静默,师父没有马上开口,他慢慢的捻着佛珠,眼睛并没看哪里,明珠的眼睛也空洞的看不见任何东西。
       许久,师父开口道:“你比我有担当,我是逃避了。”
       这一刻,明珠突然感到眼前这个师父,也是跟她一样的凡人,一样的喜怒哀乐,但是,从师父平静的谈吐语气里,他没有恨那个人。
       “你知道漠河吗?你知道哪里有多冷吗?我在哪里待了七年,七年我干什么?忏悔我的罪过。”
       明珠刚想问什么罪过,她想起刚才的唐突,就住了口。
       “拜山,是为了让自己的身心更快的得到安宁。我们三步一叩首,佛看不见,但是你自己能感受得到,一切怨恨恼怒烦都是没有用的,愉快的接受不幸才是你的选择,因为你别无选择,怨恨别人,只能增加你身心的苦难,你在恨一个永远离开你的人,就像恨你的影子,那是你的影子,明白吗?当你到金顶时,你会突然感到天这么高,地这么大,云彩这么奇妙,我们自己这么渺小。”
       明珠听着,不甚了了,这时,周围的居士休息好了,大家招呼着开始再拜。于是,明珠心事沉沉的 随着大家开拜。
       奇怪的是,大僧师父好像看出了明珠的困惑,他一直在明珠的前面,也没有再说什么,明珠三步一叩首的跟着,她也顾不上再想什么,这时,拜上金顶的念头,占据了她整个的脑空间。 她想着,拜倒了金顶,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大家已经不再打问到金顶的时间,只是默默地拜着,明珠也不再感到特别的劳累,在一个狭窄的山道上,她不经意的看见了远处上上下下的缆车,她的脑子里一闪,想起了医院里的邱欢欢,和邱欢欢要找的人,前面的大僧师父怎么让他感到就是邱欢欢要等的人呢?
      她看见大僧师父在前面休息,赶紧的追上,不加思考地问:“师父,我能问个问题吗?”
      “什么事,问吧。”
      “你爱人为什么要自杀呢?”
      大僧师父沉默者,没有马上回答,明珠想给师父讲邱欢欢的故事,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这时,后面的居士拜上来,“不记得了。”师父转身拜走了,留下明珠在哪里发呆......
      明珠感到自己像个不懂是的孩子,她不再想任何事情,她发现她想的问的知道的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对她拜山没有任何帮助,就像她的怨恨,对她的生活一样。一路拜上去,身体突然轻松了,没有了左顾右盼,那些大风悬崖都不再是障碍。突然,她看见两只脚,抬头,是执事师父,“师父。” 执事师父道:“随喜你的功德,到金顶了。”
      拜倒在金顶的大雄宝殿,她再也抬不起头来,她沉在一个未知的世界里,十几年的怨恨恼怒,在她的脑海里,闪电划过,倏忽熄灭。明珠从未有过的轻松。等她整个的拜完那些大殿,走到院子里拍照的时候,她然看见一个女人在大殿门口举着一个牌子:“明安师父,你是我的爱人,请你原谅我!”
      邱欢欢!明珠想着,她立刻去找那位大僧师父,她感到那个师父就是邱欢欢要找的人。这时,一个导游带着一队人过来,把明珠挤到了一边,明珠看见在寺院的一个拐角处,是大僧师父的身影一闪,明珠刚要追过去,不知谁在喊;"这里有人昏倒了快点儿。'……
      明珠没有上前,她独自站在寺院的山门,看着金顶,看着人流,看着被担架抬走的昏过去的女人 ,看着离她很近很近的蓝天白云,问自己:这是在哪里呢......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7-11-15 审核人:卧龙令 副总编 点击量:74

[下一篇] 三叔2
[上一篇] 黄菜花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