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心中的女孩

作者:钱绪彬 编辑:赞杨 总编


      从小,他们共同生活在海拔1000多米高的土家山寨。这里,一年四季绿树成荫,风景如画,空气清新,美如仙境。优美的环境是繁华都市难以企及的世外桃源。在这里,曾留下他们美好难忘的童年时光。

他们是娃娃朋友。两家仅一山之隔,才两公里之遥。据长辈们说,他们还有点沾亲带故。他称她父母为大叔、大婶,她叫他父母为伯伯、大妈。由于两家关系好,住得近,走得勤。因为年龄相仿,他们从小一块儿玩耍,一起上学,一同成长,直到小学毕业都在一个班。彼此记忆最深的是玩游戏。诸如:跳格、跳绳、跳步、踢毽子、抓子、丢手绢、猜谜、纸飞机、滚珠子等游戏,他们都一起玩,一起疯,一起乐。当然,还有男孩子们玩的打弹弓、打水枪、射箭、抽陀螺等游戏,女孩子们不玩,顶多当旁观者。家乡广袤的土地,是他们玩耍、嬉戏的乐园。无论是山峦河流,田间地头,大道小路,还是屋内屋外,校内校外,院里院外,到处都留下他们幼小的足迹。后来,随着年龄逐渐长大和学习的紧张,一起玩得少了。不同的环境造就不同的感受,不同的环境造就不同的快乐。这些时光虽然已过去几十年,但是快乐的笑声至今仍萦绕在耳边,因为他们那时有一颗快乐的童心。

到了初中,虽然他们不是一个班,但还是一个年级,也可以经常见面。直到初三,都到十几公里外的镇里上学,尽管还是一个年级,但是见面越来越少。有时几天才见一次,也没说话。或许是随着年龄增长,都有了羞涩感。那时,她家已从老家搬到镇上。自从初三毕业后,他们再也没有见面,交往自然中断。

直到20多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总算再见到阔别几十年的老同学。期间,他只是间接地通过朋友多次打听过她的消息,一直以来,总是碍于情面,没有想办法直接联系。后来,大概知道,她在县城工作,结婚生子,日子过得滋润。多年以来,他心里有个执着信念——迟早会见面的。谁知,这个见面足足等待了漫长的20多年。

童年的记忆,一生难忘。以至于,在时隔20多年后的突然见面,彼此一眼都能认出来,一点也不感到陌生。那是2010年的国庆节,他回老家县城参加亲戚儿子的婚礼时,见到了她的母亲,也就是他的大婶。她母亲年轻时非常漂亮,笑容灿烂,和蔼可亲,直到现在,容貌不减当年,只是添了些许白发和皱纹。看到大婶,他喜出望外,也等于见到了老同学,能不高兴吗?他迫不及待地打听她的消息,正好,老同学就在城里不远处上班。当时,他与父亲一起参加婚礼。由于他想见同学心切,没有喝酒,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而他父亲有酒瘾,又是喜酒,岂有不喝之理?因此,他只好按捺住激动的心情耐心等待。最后,还是忍不住催了几次。等父亲放下酒杯,他们便直奔她上班的地方。在见面的那一刻,她的眼神告诉他,感到十分意外,因为,她怎么也没想到他去看她。光阴荏苒,20多年未见,曾经的青春年少,都已过不惑之年。人世间,岁月有情却无情。这就是现实人生。虽然几十年未见,但她不仅对他不陌生,而且对他父亲也很熟。三人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由于她上班,不便多打扰。彼此嘘寒问暖一番,互留电话后,他便和父亲匆匆告辞了。返回途中,他暗自高兴,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此次见面,虽然时间短暂,但却起到了“牵线搭桥”的作用。这便是同学间的缘分。

大概在2012年,他通过信息想告诉她埋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而她回复“既然是秘密,就不说出来,让它永远成为秘密”。他感觉她似乎知道了答案,所以巧妙而又睿智地堵住了他的嘴。那一刻,他心里虽然有点憋屈,但还是为她伸出大拇指。不过,即便这样,她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回忆小时候,上学前,他们几乎天天在一起玩,不仅是他,好多小朋友都喜欢和她一起玩耍。因为她长得漂亮,嘴甜、脾气好,特别招人喜欢。上学后,他们同在一个班。无论是编座位,还是义务劳动等活动,他都希望跟她在一起。那时虽然小,但是知道内心的真实想法。对于这些,他从未言说,而她更是不知情。迄今为止,他也记不清是啥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大概从懂事开始吧!他坦言,她是他人生中第一个喜欢的女孩。无论她的心境、年龄、身份等发生任何变化,他对她的那份初心永远不会变。这或许是喜欢一个人的本能反应吧!长期以来,他庆幸心中一直拥有这样一个完美的女孩。如今,他终于鼓足勇气袒露了珍藏在心底几十年的秘密,颇有如释重负之感。

自从他再次邂逅老同学后,彼此的联系便走上了“正轨”。无论是逢年过节,还是平时,都能保持联系,一年到头,偶然还有几次见面,真好。记得前两年,她在他居住的城市帮她妹妹照管读高中的儿子。他约上和她共同的同学,也是他的知己,还有他的同事,一起5人共进晚餐。那次,也是20多年以来,他们呆在一起最长的时间。彼此将憋在心里的话一吐为快,共同回忆儿时的快乐时光,好不开心。她把他俩小时候称为“发小”,他双手赞成。她记性好,讲的一些童年趣事,他都不记得了。她还说,前些年回老家探亲,看见曾经和小伙伴们玩耍的熟悉场景,心里就无比激动。无论走到哪里,老年人都叫我的小名儿,显得格外亲切。听完她的讲述,他除有同感外,竟有了莫名的感动。相处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考虑到她侄儿九点半要放学回家,她得赶回去。于是,他便送她离开。他们漫步在五颜六色的大街上,仿佛又回到愉快的童年。送她上车后,公汽徐徐开动,而彼此还在努力寻找关注的目光,直到渐渐消失。霎时,一种谈恋爱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久久不散。然而,必须澄清的是,自长大后,彼此连手都没碰过。他们都十分珍惜这份纯洁的同学情。

2011年某日,他回老家县城办事,顺便去看望老同学,发生了一件难忘的事情。那天,他迎着明媚的阳光,轻快地走进老同学的店里。当时,店里就她一人。她连忙招呼他坐下,并递上茶水。然后,拉家常嘘寒问暖。由于他停留时间短,不过10分钟,便起身告辞。她见他事急,就没多挽留,而是连忙拿出一个男士钱包,硬要他收下。当时,他心里挺高兴,也已接受,只是碍于面子,推辞几句后才收下。她半开玩笑地说:“只要不让你老婆知道就行了。”他笑答:“不会的,放心!”看得出来,她心很细,不想节外生枝。其实,也没什么。于是,他满脸堆笑地将钱包揣进兜里,在连声谢谢、再见声中离开。

20131216日,他所在单位附近的小县城发生5.1级地震,她在第一时间打电话问候,使他无比感动。那天,他感到特别幸福。因为除了她,妻子、孩子也都分别打过电话。生命中,拥有这些人的关心,是他的福气。

如今,他们都已到“知天命”的年龄,只愿彼此身体健康,家庭幸福。而他最担心的是她的身体不够好,每次打电话都要问到。他们本来就家居异地,自从重新见面后,他都会想方设法去看她。见见面,唠唠嗑,特惬意。而近年来,她经常会去她远在外地工作的宝贝女儿那儿住一段时间,因此,彼此见面机会就更少。他想,只要通讯畅通,一切都不是问题。他深信,他们是永远的好同学、好朋友,是一生的相伴,一世的牵挂。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7-11-27 审核人:卧龙令 副总编 点击量:90

[下一篇] 每一棵树都张灯结彩
[上一篇] 母亲的白萝卜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