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母亲的白萝卜

作者:吕瑞杭 编辑:赞杨 总编


常言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最爱吃的就是白萝卜了,尤其爱吃母亲做的白萝卜,水灵、酥脆、细腻、恬淡。

立冬过后,菜园的白萝卜成熟了,虽然那青青的枝蔓依然挺立着,下面的白萝卜已经高出了地皮许多。人们纷纷推着手推车,挑着担子往家里收获。一些年长者吆喝着长长的声音喊道“拔萝卜了”,增添了丰收的喜悦。

我爱吃白萝卜,它愣头愣脑的,上绿下白,厚重而饱满,没有一点的空隙,实实在在。一如庄稼人一样实在。

母亲的心很细,每年一到伏天,就念叨着“头伏萝卜二伏菜”。哪块地种白菜,哪块地种萝卜,心里就有了谱。立秋时节,正是“秋老虎”发威之时,也是种白菜、萝卜之际。搀着母亲汗水的菜籽、萝卜籽一并落进黑壮的泥土,种下了心愿与希望。母亲为了充分利用空间,常在白菜垄上再种一些白萝卜,生长期间,白萝卜要高出白菜许多,一如张开的伞,呵护着白菜。那白萝卜青枝绿叶,蓬蓬生生,栉风沐雨,繁茂无比。不知是地块肥沃,还是母亲的勤劳,我家的白萝卜棵大枝茂,整整齐齐,惹人喜爱。

霜降过后,立冬前后,经霜打的白萝卜不改其色,依然郁郁葱葱,只是没有了浮躁与火气,像人生的启示。

母亲将收回的白萝卜,一部分冬储,一部分腌咸菜,一部分擦成条晒干。母亲冬储的白萝卜不糠不烂,数月后不改其味;腌的咸菜酥脆可口,微酸香甜;晒得萝卜条配上韭菜、猪肉等包的包子酥软适中,不咸不淡;母亲炒的白萝卜不油不腻,味道鲜美。

白萝卜是我国古老的蔬菜之一,古时候称为“仙人骨”。有消渴解酒,散淤血,降血压,消积化痰之功效。有“冬吃萝卜夏吃姜”之说,民间还有“萝卜上市,药铺关门”的说法,足见白萝卜的功效不一般。

药物学家李时珍则在《本草纲目》中一口气写下萝卜的九个“可”:“可生可熟,可菹可酱,可豉可醋,可糖可腊可饭,乃蔬中之最有益者。”

母亲常说,做人也应像白萝卜一样,清清白白,踏踏实实,不掺虚假。

我亲爱的母亲,在今年菜园地里长着白萝卜的时节去世了,再不能吃上母亲做的各种白萝卜饭菜了,但母亲一生勤劳朴素,任劳任怨,通达一生的品格留下了,留在了子孙后代的心中。母亲晚年性情温和,不急不火,随缘善交,就像清清白白的大萝卜,宽厚大度,平凡而又不平凡。


2017.11.26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7-11-27 审核人:赞杨 总编 点击量:77

[下一篇] 心中的女孩
[上一篇] 阿宝的一天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