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阿宝的一天

作者:赵志民 编辑:卧龙令 副总编

2017年7月的一天,早晨刚刚五点钟,手机的震动将阿宝从睡梦中唤醒。为了不惊醒刚刚一岁的儿子睡觉,阿宝将手机闹铃调成了震动。阿宝看了看睡梦中的妻子和儿子,悄悄地起床了。阿宝原来一直在北京打工,但因为父母年迈、儿女幼小,也不想再长期夫妻两地长相思,阿宝告别北京,回到了老家。阿宝从北京回来三四个月,已经适应了农村的生活。

前两天别人就告诉阿宝,前湾(地名)的玉米地里有草了,不能再拖了,今天早上去锄一锄。这几天天气太热了,早上还好点儿。从家到地里没多远,翻过一座山头就到了,但路并不好走,连摩托车都不能骑,只能步行。沿着山的东坡爬到山顶,再从西坡的羊肠小道一直下到沟底,才能到玉米地里。走得急一点儿,走到地里就气喘吁吁了。

山里就是草多,地里的草就弄不完。春天播种的时候,已经打了“玉农思”苗前除草剂,可是还是长了遍地的杂草。一个月前锄过一遍了,现在杂草又没过了膝盖。灰灰菜和红根草还好说,很容易就能锄下来。抓地秧就不行了,一颗草籽长出来,不知道能分出多少根,就像一个绿色的大蒲团铺在地上,并且浑身都长了根,紧紧地抓住土地。不费点力气根本就锄不掉。

虽然早上比较凉爽,可是钻在密不透风的玉米田里,再加上不停地挥动着锄头,一会儿就冒汗了。伸手想擦一把脸上的汗水,可是看到双手沾满了泥土,只好放下手,晃晃脑袋,甩了甩脸上的汗水,弯下腰继续锄地。

终于锄完了,看看西坡上的阳光已经照到了半山腰,估计七八点钟了。早上走得急,忘带手机了,也不知道具体几点。刚回到家,就看到邻居赵爷爷正在路口等着阿宝呢。看阿宝这脑子,昨天说好的事他竟然给忘了。赵爷爷的年龄和阿宝父亲差不多,但轮辈份阿宝得叫爷爷。赵爷爷家养了几十箱蜜蜂,该培育新的蜂王了,但他眼花了,看不清,昨天让阿宝帮他移虫。育王的关键环节就是移虫,要使用24小时以内的蜜蜂幼虫才行。这么小的蜜蜂幼虫,眼睛花了都看不到。阿宝答应他,今天早上帮他移虫育王。早上一起床,光顾去锄草,居然给忘了。

没顾上进家,直接和赵爷爷一起来到他的蜂场。赵爷爷拿出两个育王框。育王框上已经装好了几十个人工王基。阿宝接过赵爷爷递过来的蜂框,盯着上面的一个个蜂巢寻找小幼虫。找到合适的小幼虫以后,再用移虫针小心翼翼地小幼虫移进人工王基。这个过程一定不能大意,稍不小心就会伤害到小幼虫。低着头移完几十个小幼虫,脖子都酸了。

回家吃完饭,赶紧到小卖部买了一箱“六个核桃”去探望一个病人。这个老乡生病了,住了好多天医院,昨天下午刚回来,今天得去看望他。今天是农历二十八,明天二十九,阿宝家乡的习俗三六九日不能探望病人,下午不能探望病人,如果今天上午不去,就只能到后天了,还是尽早去看看吧。女主人一再挽留阿宝留下吃午饭,但阿宝还是拒绝了。其一是因为她家里有病人,在她家多有不便,还有一个原因是还有很多活没干完,回家还有事。

从老乡家回来已经十点多钟了。阿宝没顾上休息,又背上喷雾器向他家的山场走去。他家承包的山场栽了板栗树。再过一个月,板栗就该成熟了。树下的杂草也得清理一下,不然,到时候落到地上的栗子都没法拾。最快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喷一遍除草剂。其实一年下来栗子也卖不了多少钱,但这是阿宝家一年中最大的一笔收入。阿宝装了满满一喷雾器水,将除草剂兑到水里。喷雾器加上满满一壶药,足足有六十斤。走在山路上,习惯性的一弯腰,药水溢了出来,顺着后背流下来,流到腿上,又灌进鞋子里。还好不是剧毒农药。来到自家的山场,阿宝看看四处没人,麻利地带上了口罩。村里人喷药从来没有人戴口罩,阿宝怕别人说他矫情,把城市学的毛病带回农村了,当着别人面不敢戴口罩,只好来到树下开始喷药的时候才戴上。

喷了两壶药已经到中午了,因为身上沾了农药,回到家本来想洗个澡,可是还没等洗澡,手机响了。电话是大国打来的,大国说他从施工队队长老孙手里转包了一个小活儿,砌一段墙,抓点儿紧,大概一下午就能干完,给两百块钱,问阿宝干不干。阿宝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半天砌完,每人一百块钱,不少了。阿宝也顾不上洗澡了,扒拉了两碗饭就带上工具和大国一起走了。

到现场一看,墙不像老孙说的那么短那么矮,但附近就有石头,抓点儿紧今天下午砌完还是有希望的。两人商量了一下,都觉得既然来了就干吧,不然谁能给咱两百块钱。说干就干,阿宝搬石头,大国砌墙。天很热,大约有三十度,又这么累,一块接一块地扛石头,阿宝的衣服都湿透了。看看大国,大国脸上的汗水直往下淌。但两人一会儿也不敢休息,怕天黑砌不完。正砌着,老孙来了,看了看他们砌的墙,说砌得不错。一听到表扬,两人正高兴呢,没想到老孙说砌完了还要用水泥勾缝。大国说当初没说要勾缝呀!老孙说:这还用单独说吗?砌墙哪有不勾缝的?按要求干,完了就给钱。如果不愿意干,赶紧走,我们另找人干。这个老孙,真不是东西,没想到他给来这手。哪有砌墙管勾缝的,让老孙给坑了。这怎么办,干还是不干?不干,砌了这么多就白出力了。干,今天肯定是干不完了,车开不过来,水泥要扛,沙子也有一段距离。扛水泥,扛沙子,再和灰、勾缝,明天至少还得半天。两人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接着干。一天时间干完,每人挣一百块钱,也还行,总比白干了少半天强。

晚上快八点了,阿宝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阿宝和大国贪黑把墙砌完了,怕明天上午干不完。

吃过晚饭,阿宝真想马上躺床上去睡觉。可是,上午身上洒了农药,下午又流了一身臭汗,不洗洗澡怎么能睡觉。还好家里有洗澡间,能洗个热水澡。

喷头里的水冲到阿宝的身上,阿宝舒服地呻吟着。阿宝一边搓着身上的污垢,一边回想着在北京上班时的生活。每天朝九晚五,周末双休,每个月准时能收到工资到账的短信,多好啊。

 

      【作者介绍】

       赵志民,七零后,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出生在河北邢台太行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在小山村长大的我,热爱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热爱生活,喜欢读书,爱好写作、摄影。2008年在河北省委宣传部、省文联、省文明办组织的“新农村、新春联”征集活动中获优秀奖。作品散见于《河北农民报》《牛城晚报》《北方农村报》和京津冀文化网等。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7-11-27 审核人:卧龙令 副总编 点击量:80

[下一篇] 母亲的白萝卜
[上一篇] 故乡的冬天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