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初冬

作者:吕瑞杭 编辑:卧龙令 副总编


 送走了秋姑娘,迎来了冬姑娘。显微显得姗姗来迟的样子。

  秋去冬来,这是亘古不变的季节。冬是素的,就连风也凉爽了许多。少了春的暖,夏的热,秋的燥。

田野里,一行行碧绿的小麦吐着新绿,含羞的低下了头。一些野菊花顶着黄色的小圆盘开得正浓,偶有蜜蜂穿梭其中。蜜蜂与花交谈着,亲吻着,毫不避讳行人的过往,又似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卿卿我我。东边的红薯好像害羞的姑娘,把满地的绿叶抹黑,好似鬼子进城,失去了生机与活力,默默地低着头。南边的小树林里已是满目萧条,地上堆起一层厚厚的落叶,踩上去柔绵绵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偶有黄黄的几片阔叶,在小树的顶端摇曳,好像在凉风中诉说着什么,或许是树的挽留,或许是冬的留恋,或许是树叶的不情愿离去。往日小河边的绿草如茵已经不复存在,一些杂草变干,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却还日夜陪伴在小河边,聆听着小河的交响曲。西边的玉米地里,玉米棒已经被老农撇回了家,只剩的玉米秸孤零零的,像哨兵一样在田野里站岗,任凭风吹霜打。一阵凉风过后,下摆的老叶子齐刷刷的飘向南方,发出“哗哗”的响声。小河北边一排排的柳树上点缀着不少金色的柳叶,在阳光下格外耀眼,婀娜多姿,时而翩翩起舞,时而握手言和,时而亲切拥抱,时而互诉衷肠,似与冬天做着最后的表白与告别。

 好一派冬之韵的圆舞曲在初冬拉开了帷幕。

 冬姑娘一身素装闪亮登场,换去了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以待来年。人们早就翘首以盼她的到来,甚至为她的到来做好了准备。一些农户把入冬的柴禾垛的整整齐齐,一些农户把越冬的蜂窝煤垒在屋檐下,一些农户把牲口越冬的草料早已备好。

一轮红日孤零零的挂在天上,照在人们的身上,暖暖的舒服。几只麻雀在树枝上雀跃着,跳动着。一会儿下来找些东西吃,一会儿又飞到屋檐上,叽叽喳喳的说着人们根本听不懂的话语,像是欢乐的趣事。有时还飞的忽高忽低的,有时落到吃饭的人们的跟前,抢着与鸡挣吃掉落的饭食。热气腾腾的饭香飘的很远,又有一些人们也端着饭碗来到了墙根的太阳下,边吃边聊,好不热闹。

      初冬是老练的,是多情的,又是温情的。我并觉得她严寒与无情,正如人生一样, 是成熟的象征。 

 初冬,是深秋的暮年,有着冬的寒意,也有着秋的成熟。这个季节能使人少了春时的诱惑与欲动,多了一份奋进与坚强;少了夏时的风吹与雨打,多了一份执着的祥和与潇洒;少了一份秋时的忧愁与无奈,多了一份天然的成熟与豁达。人的一生,只有走过了岁月中的风雨,经历过了尘世的洗礼,才会变得成熟。

      初冬是有灵动的,她的灵动耐人寻味。

 初冬又是春的前奏与序曲。

初冬,有着诗意和灵性,有着深深浅浅的画意,浓浓淡淡的诗情。在这人生的初冬里,生命虽然已不再五彩缤纷,但积淀着岁月风尘的心情确在宁静中显示着刚毅,在枯萎中显示着生机。人生初冬,虽然绿意盎然的盛年逐渐消散,而生命的奇迹依然在蔓延,豁达与宽容、激情与奋进将为自己撑起一片蓝天。

      噢。初冬,我神游你柔美盎然的田园;噢。大地,我沉醉在你温暖的情怀里!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7-12-04 审核人:卧龙令 副总编 点击量:51

[下一篇] 九乡溶洞探秘
[上一篇] 挂念妹妹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