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挂念妹妹

作者:董青军 编辑:赞杨 总编



       妹妹在家排行老五。婆家是离我们一个十多里的小村,现在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

       在我的记忆里,小时候的我放学回家,总会看到刚会走路的妹妹,在小小的院子里跑来跑去。有时候也会抱住我的双腿,仰起冻得通红的小脸,笑着和我“咿呀”对语!

      
年关的时候,母亲有忙不完的活计,我的肩膀上就成了妹妹的乐园。我攥住妹妹的小手,让妹妹骑在我的肩膀上,看过大街上耍猴的,说书的,卖年画的;大街上,偶尔妹妹肚子受凉,就会拉在我的肩膀上,脖子里。我低下头,弓着身子,不知如何是好。那尴尬的样子,同时惹得左邻右舍笑个不停。母亲跑到大街上,总会说,妹妹让你受累了,但我觉得,这才是我做大哥的一份职责和难得的幸福........                      妹妹八岁那年,村里来了一个照相的师傅,当时我在公社中学上初中。母亲打算让我们照一张姊妹的合影像,我当然高兴了。母亲把我们一个个“请”回家里,唯独站在墙角的妹妹不肯“入伙”。妹妹紧皱着眉头,闷闷不乐,照相师傅好言相劝,就连母亲也有些无可奈何。看稀罕的妇女小孩,站满了我家的院子。我走到妹妹的身旁蹲下来,只见妹妹一下子摘掉了我棉袄口袋上的钢笔,我看着妹妹笑了!我让妹妹站在我的面前,院子里一片掌声,照相师傅按下快门,一种永不释掉的亲情定格在瞬间。

       很多年后,那张泛黄的照片一直挂在母亲的老屋。照片上,妹妹穿着那件大红色条绒棉衣,笑容如花,那只钢笔也在妹妹的胸前始终闪着熠熠的亮光。

        人们对于一种期盼,有时候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反而对于人们之间相互交融的亲情,往往又会觉得过得很快很快!

        妹妹在我的不经意间长大了,几年后,又在我的不经意间终于恋爱结婚了。


        妹妹结婚的第六个年头,公婆先后离世,丈夫为了家里拮据的生计,远去打工。以前在我眼中的那个淘气的小姑娘,唐突地已为人母,又猛然间要在家里独自一人撑起“门面”,挑起家庭的重担,抚养孩子。妹妹辛苦地耕种着家里的几亩薄地,浇地,打药,夏收秋种,我不知道她柔韧的肩膀是怎样熬过来的;有时我帮她一把,有时又无能为力,只得自愧自疚。

        清楚地记着,那年夏天收小麦,妹妹一人用人力三轮推着几百斤的小麦。我已经仨月有余没见到妹妹了。烈日下,妹妹戴着草帽,又黑又瘦,汗水湿透了她身上洗的发白的单衣,两个尚还幼小的孩子在三轮车的后面吃力的向前推着。妹妹见到我,刹时眼里溢满泪水。那是一种让其他人难以察觉的眼泪,是一种让外人看来莫名,而我作为大哥的凝心刻骨的那个瞬间;两个孩子见到我既熟悉又陌生,用大大的眼睛望着我,我赶忙抱起孩子,一种痛心的酸楚涌上我的心头。

        我把小麦搬到自己的三码上,运到家里放好。妹妹买来了啤酒小菜,两个孩子开始拉着我的手,问这问那。我赶忙找到话题,嘱咐妹妹,孩子长得很好,很懂事,我强打笑脸,心里好是悲切!  

         今年春天,我给妹妹代送化肥,妹妹一个人驮着几百米的水龙带,顺好,接上,通垄沟,一切麻利自然,又快又好,我的心里又是一种欣慰油然而生!


         又到年关了,为了生计,几千里外的丈夫又打电话不回来了,妹妹的心中一脸茫然!前几天,我开车帮妹妹粜玉米。妹妹腰间系着围裙,面粉沾满了双手。一见到我满脸惊喜。妹妹顾不上洗手,赶紧给我倒水,我的心第一次轻松了许多!

       长兄如父。父亲老了,我必须尽到大哥的那份责任,我关心着妹妹,而时刻挂念她........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7-12-04 审核人:赞杨 总编 点击量:57

[下一篇] 初冬
[上一篇] 想做你笔下的一滴露珠——赏常辉老师露珠牡丹随想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