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雪落无痕 真爱无声

作者:刘新奇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她叫张文爽,是一位下肢瘫痪,说话模糊的48岁的妇女,她能顽强地活到今天,是因为,她遇到了一群无微不至照顾她的兄弟姐妹,她能生活在幸福而又温暖的大家庭,是这些兄弟姐妹有着母爱一样的关心,手足不分的情谊,雪落无痕,真爱无声。他们的感人事迹在河北省深州市大屯镇大地上流传着,在当地民众中传为佳话。     

 张文爽,1964年出生在深州市大屯镇张家屯一家普通农户里,她生下来之后,接连三天发烧,由于当时家庭经济条件差,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她得了小儿麻痹症,落下了说话口齿不清,下肢偏瘫的后遗症,生活基本上不能自理。当时的条件,父母还要到生产队干活下地挣工分,家里有兄弟姐妹六人,生活非常困难,只有让她凑合着半自理,给她打一个地铺,双手支撑地,就这样活着。她由于残疾,婚姻问题一直解决不了。      

在张文爽28岁时,经人介绍,嫁给了深州市位桥镇焦庄村李元华,她丈夫为人忠厚老实,两人相亲相爱,丈夫下地干活,公婆也很勤快,第二年生了一个儿子,一家人虽然清贫,但却幸福的生活着。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公婆年岁已高,相继去世,更让人怜惜的是,在19993月,丈夫李元华得了脑瘤不幸去世了,家中只剩下了一个偏瘫的女人和一个小儿。这一家可怎么过呀!张文爽的娘家人和婆家人共同商量,婆家人把小儿带走抚养,娘家人把偏瘫张文爽接回娘家照顾。 

张文爽的娘家,父母早已过世,大姐张文芳嫁到大屯镇半店村,二姐张文书嫁到本村,三姐张文茹远嫁山西,五弟张文生和六弟张文凯在家务农已成家。 娘家人召开会议,大家一致认为,我们已经没有父母了,文爽又遭不幸,我们不管谁管?大姐、二姐、五弟、六弟四家轮流照管,每家两个月,坚决管好她以后的生活。 于是在19993月,姐弟四人用拖拉机把张文爽接回二姐家。在二姐家住了两个月后,到文生家、大姐家、文凯家,周而复始,依次类推,至今已有12年了。    

在这12年中,姐弟四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经济条件都不富裕,都以农为生。大姐文芳已60岁,其丈夫于2009年得了胃病,几次住院治疗,花了不少钱,还要经常服药,经济条件较差。二姐文书上有90岁婆婆,且身体佝偻成90度,需要长年服侍。文生的岳母,在20111月得脑血栓后,又突发脑溢血,生活不能自理,妻子张艳捷既要照料生病的母亲,又要伺候大姑姐。六弟文凯家有两个年幼的女孩正在上学。 在这漫长的12年中,姐弟们从不嫌弃,夏天,大姐、二姐、弟媳们给她擦洗身子;冬天,把屋子弄的暖暖和和。每天都要清整文爽屋里的卫生,放好开水,让她吃好每顿饭。文爽铺上干净整洁,衣服干爽,没有因为久卧床上长过褥疮。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姐弟四家轮流,精心护理,加上精神上的安慰,张文爽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笔者在文生家见到张文爽,只见她下肢瘫痪,上肢有知觉,也比正常的差些,说话也有障碍,外表看上去傻乎乎的。我和她打手式交流,提起她的丈夫,她脸色显得很悲伤,她就指头,然后指指地,意思是得脑瘤死去了。我问起她的儿子,她脸上放出喜悦的光彩,用手比划,指向远方,意思是在那里。我问起她大姐、二姐、五弟、六弟谁好,她伸出两只手舞动,意思是都好。 张文芳大姐说:“这些年来,我和妹妹照顾她是应该的,我们是姐妹,分不开。可我的两个弟媳无怨无悔地照顾我这个傻妹子,实在是真好,按理说:侍奉公婆是应尽的义务,照顾大姑姐是尽情份了,照顾是情份,不照顾是本份吗,我的两个弟弟白天干农活,农闲时还要打工,伺候她不方便,文爽的吃喝拉撒睡,全靠兄弟媳妇了……  

  对于雪,人们总是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它的生命是短暂的,它不为别的,只为它下时的无声无息,极度的宽容与包容着地面上的一切,真是感动如水,普通而又伟大,平凡而又高尚。像张氏兄弟姐妹,照顾瘫痪的姐妹,十几年如一日,不正是雪落无痕,真爱无声吗?尽管对整个人生来说,那是短暂的,然而从那些日复一日,简单重复的生活,以及生活中发生的那些看来似乎平常的小事中,我找到了他们力量的源泉是爱,力量的秘密还是爱!


作者:刘新奇

工作单位:河北省深州市大屯镇张家屯完小

电话:13731367835

QQ:957821200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1-03 审核人: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72

[下一篇] 冬游石臼山
[上一篇] 趟过记忆的河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