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割舍不断的乡情

作者:郭俊禹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我进城生活至今也有近30年的光景了,但每每读起孙犁晚年所作的“梦中每迷还乡路,愈知晚途念桑梓”的诗句,思念家乡的浓烈情怀却油然而生。于是,位于两市三县交界地带的那个普通村庄,一个颇有诗意的名字——石海坡,就成了我一生永远向往的地方。

我不知一次地问自己,家乡是什么?它是存在我过去回忆的一个美好情怀,是追忆童年时的一副真实的图画,是我走向未来的文化母体……那里的田间、树木、小路和杂草,村街、小院、砖房和炊烟,家乡的一切,都与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我人生旅途中的精神家园,曾经的哭声、笑声、眼泪和脚步,都被它摇成了智慧、纯朴、勤奋与坚毅。家乡,就是我走遍千山万水,却永远走不出,忘不掉的地方,也是我永远回不去的地方。

这些年来,我虽出门在外,四海为家,学习工作,购房定居,但家乡没有忘,老家的房屋不愿舍。如今在我的老家,虽然父母早已作古,弟弟也搬到县城里住,除去已嫁的姐姐们还守护在土地上生活度日外,再也没有其他直系亲属了,只是逢年过节、上坟燎草回家外,就是平时公休日抽空回去看看把我拉扯大的姐姐了。但是,人过中年,喜欢回首往事,儿时伙伴的身影,还有亲邻瞩望的目光,更有小时候爱吃的红薯、花生、棒子粥、包皮汤、青野菜……又时刻会唤起我回乡的欲望。家乡那黄粘泥土,空旷田野,蜿蜒街道,破落庭院以及淳朴乡亲,时时氤氲在我的思绪里,徜徉在我的梦乡里!

身处异国的人怀念国土,奔走他乡的人总想老家,这似乎是东方人的一种天然理性,是中华民族的一种优秀遗传基因。上下五千年,漫漫情感长河,怀念家乡或老家的心态与情怀今古不变。“老家”,这是一个多么富于人性化的词语啊。有时我闲下来,就把“老家”这个词语拆开来琢磨:“老”是时间,是历史;“家”是人情,是血脉。那么,这个词语延伸的意义便是生命的根源。世间的一切词语,大概没有比“老家”这个词语更亲切的。它应该和“母亲”这样的词语在一个情感平台上。倘若没有这个词语,我的一生,该是何等的落寞?我意识到了,“老家”这个词,浇铸着我一生的生命轨道,成为我灵魂的依着,是我生命进程里的精神支柱。我知道,每个人都会有生命的根。我也曾经用文字探询过无数人生命的根,可是我觉得,唯有写到石海坡村,我才可能流出泪来。因为我同许多中国人一样恋旧,恋一种古朴的、祖风的、宽柔的,曾经是生命中一部分的情缘,这种情缘始终成为中国传统文化及人类历史的精髓部分。

家乡,在多数人的记忆中,总是美丽而亲切的,它与贫穷或者富足无关,可是在理智上,人们又都盼望它富足、丰厚。每次回到家乡,看到的只是贫穷而沧桑,面对这片我出生的热土,我亲近它,我深深地热爱着它,无论它面貌如何,它永远是我深深的眷恋。有一种感情是“富不还乡,犹同锦衣夜行”这般的深刻,虽然我还不能给予家乡它所需要的,然而我却知道,它不应该只是现在的这个样子,在我的心中,它应该是很美丽且富有的,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浓浓的乡情吧。

家乡的人是我的至亲,是我疲惫的时候温馨的港湾,是我满心创伤的时候寄情的归宿,是我出海漂泊时心中常有的牵挂。古人也不能例外。我们早已熟知的如“寂寞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举头望明月,低头思家乡”,“月是家乡明”……都足以说明,几百上千年前的人,对家乡一样是梦牵浑绕,刻骨铭心的。其实,我想家的时候,家乡的泥土会呼唤我,家乡的月光会安慰我,家乡的小路会牵系我,即使岁月的寒风吹落我身边所有的景致,却摇不落家乡注入我心中的那份温馨。

当然,家乡不是人生的永恒故园,只是祖先漂泊旅程中落脚的最后一站,但从小喝家乡的井水长大的那份情感,就如心中的一棵大树一样,无论风雨剥蚀多久,却始终屹立在我心头。虽然我只是在那里渡过成长时期,可是我的血液,我的灵魂,甚至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是由它构造而成。我的行动,我的语言,我的声音,我的思维方式,我衡量是非的标准,甚至我的表情都属于家乡的一部分。无论我走到哪里,家乡也不会抛弃我,无论我活到多大,家乡都有我的曾经。因为我的灵魂和血液属于了这片土地。

现在的我,虽常年工作在外,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的事业,家乡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回家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了,但内心深处的我时时刻刻都在思念家乡的村落荒野,思念家乡的一草一木,思念家乡的粗茶淡饭,思念家乡的风情习俗,思念家乡的朋友,思念家乡的亲人……这种思念变得越来越浓,好想回到家乡的怀抱。一生中最值得我感恩的,莫过于生我养我的家乡和乡情,它是我生命根植的土壤,是我温馨生长的温床。

乡情是人生固有的一份情缘,乡情是任何时候、任何力量也割舍不断的。家乡是珍藏在心灵深处的一坛佳酿,岁月愈久,味道愈醇。深爱家乡,深爱老家。我愿天下所有的“城里人”,千万不能忘记乡情,永远也别忘了我们永驻的“根”。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1-05 审核人: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43

[下一篇] 故乡渐渐远去
[上一篇] 远去的铁环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