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远去的铁环

作者:吕瑞杭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现在的孩子们都热衷于网络、电脑、手机,偶尔可以看到几个伙伴在地上玩弹珠、玩跳绳、打打球。把那些有意义的户外活动忘得一干二净,不仅使我想起儿时我的最爱-----推铁环。 其实,我们小的时候,可玩的都是些户外活动,诸如推铁环、打元宝、碰拐、踩高跷等,简单而有趣,还锻炼了身体。

      那时候的铁环大多是从家里的老式木桶上取下的。老式木桶是由许多块竖着的木板互相挤着,外面由上、中、下三个铁环相抱,一块圆形的木板做为桶底,上端有两个耳朵,耳朵上有系,便于挑水。由于木桶吸水,过一段时间会很重的。后来有了白铁桶,轻巧耐用,木桶逐渐被淘汰了,废弃的木桶身上的铁环成了我们孩子们的玩物,也有的家长不忍心把木桶破坏,留做它用。孩子有一个铁环简直是炫技的宝物。

      那种铁环一般都是钢制的,直径大约30-40厘米。再找一根长约60厘米的铁丝做为推子,先将一头弯成双环头做为推子的手柄,另一头弯成“U”型,便于推铁环。初学者往往很难掌握推铁环的要领,推得东倒西歪,甚至翻到或者脱钩。有经验者会帮助初学者在“U”型的推子上套上一个类似于现在的戒指的圆环,使推子与铁环不容易脱钩,也有的为了炫耀,在铁环上再套上一个圆环,为的是增加其响声。

 自从有了铁环之后,我们孩子们爱不释手,上学时推着铁环,下课后推铁环,放学了仍然推铁环,跟大人们干活也推着铁环,伴着“哗啷、哗啷”的声音,在乡村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本来不愿意替大人们做的事情,让推着铁环去,从来不怕路途的遥远。甚至过年四、五里路走亲戚,也会推着铁环,不辞劳苦。

 因为铁环是我们的最爱,时常把“勤借勤换,再借不难”挂在嘴边。上学时我们一道的56个孩子们站成一队,推着铁环“哗啷、哗啷”的向前行,街坊们对我们直称赞,爱逃学的小王加入了我们的行列后,再没有逃过学。由于铁环耐用,不易破损,而推子是铁丝做的,时间久了会把“U”型处磨损薄了,甚至磨透。为了继续使用,不得已把推子的底端重新弯成一个新的“U”型。

 为了增加乐趣,我们孩子们还会玩出许多新花样。比赛看谁推着铁环跑得快,为了增加难度,我们选择一个上坡的土地段,坑坑洼洼。谁的铁环先倒地,谁就自动退出比赛,最后看谁先到达终点谁就是赢家,尊为老大。为了获得老大这一殊荣,我们推着铁环拼命地奔跑,大冬天也会累的满头大汗,甚至宽衣解带。裁判一声令下,十几个铁环蜂拥而出,浩浩荡荡,“哗啷、哗啷”的响声混作一阵,场面异常壮观。玩累了换换花样,看谁推得慢,孩子们推起来似乎原地打转,但要求铁环不倒,时间长者为胜,虽然不用满头大汗,倒也需要转动脑筋。

 练好技术后,我们还会进行其它的比赛(如绕石头、绕树木、走独木桥、4*100米接力赛等),由于声势浩大,成为农村特有的一道景致。

 那一次,为了比赛,有个同伴下坡时铁环越来越快,还东倒西晃的,追赶不及被石块绊倒了,来了个狗啃泥,磕掉了两颗门牙。其它伙伴见状索性用推子勾起铁环背在肩上,不赛了,那种姿势极为潇洒,优哉游哉的玩去了。

 春去秋来,铁环伴随着我们好多年。我们也玩出了花样,玩出了水平,玩出了技术。更重要的是锻炼了身体。当年推铁环的孩子们都已步入了中年,童年的乐趣却成了他们心中不可磨灭的印记,那种气势以及“哗啷、哗啷”的响声早已装进了我的心里。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1-08 审核人: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143

[下一篇] 割舍不断的乡情
[上一篇] 最后的牵挂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