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最后的牵挂

作者:老平.张润平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傍晚,手机铃响,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老父亲走失了。听着电话那头母亲焦急的说话声,来不及安慰一下母亲,我挂断电话急匆匆地离开家门,返回老家。

年逾古稀的老父亲前两年诊断出了小脑萎缩,也就是老年痴呆症。经常是丢三落四,最近病情加重,甚至于连自己的孙男娣女都认不出来,唯一能认清楚的就是自己的老伴。母亲没办法,时刻都不敢让父亲离开自己的视线,就是上街买个菜也要拉上他,从来不敢让他单独出去溜达。

我到了家里,弟弟妹妹也都赶了过来,几个人围在母亲旁边,老母亲坐在床沿上,看着孩子们不由得泪水溢出了眼哐,嘴里说着:“怨我,都怨我,天刚刚亮我就头疼,懒起了一会床,他说出去给我买药,拿了一个手提袋就出去了,谁知道都到现在了还没有回来,这一回怕是走迷路了。呜,呜....。”老母亲说着话,脸色非常难看,嘴角不由自主流着口水。弟弟上前问道:“娘,你头还疼吗?要不先给你检查一下,俺爹,我们分头去找。”

“我不要紧,还能挺得住,天都这么晚了,都一天了,不知道你爹一丁点音信。”我走过去伸出手摸了摸母亲的额头,烫的厉害,心里一惊,赶紧把母亲搀扶起来,在弟弟妹妹的配合劝说下,母亲很不情愿地上了车,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母亲到了医院就进了特护病房,脑出血。母亲躺在病床上,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沉睡,迷迷糊糊之间一直嘀咕着父亲名字。夜里十点多,终于从派出所传来了消息,父亲在十五里外被一个好心人收留。我急急忙忙开上车心急火燎地去接父亲,来回颠簸了有一个多小时,当来到医院,母亲已经昏迷了。

父亲慢慢地走到病床前,看着老伴,那饱经风霜的老脸上挂着一道清澈的泪线,伸出榆树皮似的双手,在母亲的脸庞上摸着:“孩他

娘,你这是咋了?醒醒,我回来晚了,孩他娘,醒醒...。”昏迷中母亲努力地睁开了眼,看着身边的老伴和亲人们说:“回来就好,妮啊,”母亲看着妹妹:“你爹的过冬被褥我都拆洗干净了,还没有顾得上合。眼看着就要入冬了,你就给你爹合上吧。”妹妹含着泪点点头。母亲看着自己的老伴,眼里充满着温柔,像小鸟依人一样把脸埋在父亲那宽厚的手掌中.......。情况出现了恶化,医院用尽了各种手段。一天以后母亲还是走了,走的那样安祥。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老父亲像个孩子一样哭着......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1-08 审核人: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123

[下一篇] 远去的铁环
[上一篇] 棒槌声声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