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收藏 设为首页
活法

作者:碧海莲心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礼拜天,爱人到店里打理事务,两个孩子都在外上学,难得清闲,于是自驾到附近的山上游玩。

百十公里的路程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停下车四处观望,这里山清水秀,草木葱葱,空气清新,游人如织。比几年前的景象好多了。这里有座寺庙很出名,很多善男信女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焚香许愿。在通向山门的道路两侧,有宾馆饭店,工艺小吃,游乐场热闹非凡。走上小路,路旁诺大的松树下,摆着几个算卦的摊子。那算卦的先生有的眼睛微闭,有的四处观看那行走的人流,有的正在给那些充满心事的人神飞色舞地比划着。我准备先爬爬山,然后再到寺里转转,吃完午饭就回去。刚往前走了不远,就被路旁的一个算卦摊子吸引住了。这个摊子和其他不同,其他的都是就地摆摊,放上卦具,算卦的坐在旁边的马扎或石阶上。而这位老者有些特别,看上去六十多岁,衣着整洁得体,精神矍铄,神态自然。坐在一张方桌后面,桌子旁边摆着两把椅子,桌上放着茶壶茶杯和一本相书。在桌子旁边立着一根牌子,上写着:卦算有缘人。两侧写着两行小字:算对请随心,不准管喝茶。一个中年女士正坐在旁边听他讲解。我觉得有趣,不由得驻足不前。那老者抬头冲我微微一笑,抬手请我坐下,说:“这位老弟,坐下喝口茶,歇一会儿再游玩不迟。”并补充道“茶是免费的。”我点头致谢后坐在旁边,听那老者给那女士讲解,内容好像是劝解那女的对公婆好之类的话。最后说:如要老公回头,只管按照他所说的那样,定能过上好日子。那女的听了连连点头,并掏出二十元放在桌上,又道谢后才去。我心想,看来这老头还真不简单,人家算卦的都是预测吉凶,消灾避祸,他居然还管人家里的闲事。老者这时才仔细打量了我一番,然后慢慢说道:“看老弟神色,精神饱满,正是春风得意,却又不像是许愿还愿之人,也不是专为游山玩水而来。”我听后不由的一愣,心想:这老者还真能猜透我的心事不成?于是笑着说:“老先生,既然这么说,那我的心事你可能说出来?”老者一笑,说:“从神色看,老弟现在应是事业顺利,家庭和顺,正是人生最得意的时候。但从眉宇间看,老弟似有一丝抑郁之色,所以觉得老弟有难以言明的苦衷。”我心里说:算卦的都是这一套,总要先探出些信息,下面好接着忽悠。于是对老者说:“不满老先生,我这几年生活还可以,工作也行,似乎没感到什么烦恼。这不,今天没事来这里转转,放松放松。”老者一听笑了,一边让茶一边说道:“好啊,若能抛下烦恼事,不是神仙赛神仙。”他指着那来来往往的人群,“你看,若都能有你这样的心境,何苦跑这么远来这里烧香拜佛呢?”

我说:“既然来烧香,必定有所求。愿望成与不成,也是个心理寄托。”他听后点点头,“人来世上走,道路千万条。有些事确实说不清楚,尤其是这情爱因缘。你看这些人,有的是求平安富贵,有的求多子多孙,可有的人家财万贯还不满足,还想万万贯。有的人高官厚禄也不满足,也会来这里祈祷再升高官。”我听后不免诧异“你怎么知道他们的想法呢?”他神秘的一笑,喝了口茶,然后对我说“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说着为我冲上热茶。我不由地点点头。他顿了一下:“我原来生活很幸福,开了一个小厂子,有老婆和一个女儿,我和老婆从小相识,感情很好。那一年在路上走,一辆车冲过来,老婆推了我一把,她却被撞死了。我心里很难过。我老婆从小信佛,脾气好,善解人意,还时常帮助一些有困难的人。这么好的人,你说咋就能出这种事呢?我想不通,心里放不下她,之后就一直没有再找老伴,一个人把女儿抚养大。”说到这里,他的脸色有些忧郁。停了一下,他往右边努努嘴,指着旁边不远的酒店对我说,那就是她女儿开的,是为了照顾他,女儿才搬到这里住的。我觉得好奇,就问他“你为什么非要在这里住呢?”他叹了口气,说:“后来女儿大了,我寻思着,老婆以前信佛,我就皈依佛门,好好为他超度。于是就皈依到师傅门下。可这人七情六欲不好断呀,女儿来看我,整天流着泪。看着她孤独的样子,忍不住又还俗了。女儿为了圆我的愿,也为了祈祷保佑她的母亲,后来就在这里开了一家酒店。”

唉,实话说,我是生活不愁,缺什么女儿就给买什么,从不用我操心。”我又问他:“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搞这个呢?”他听后笑了,“我说这些就是解释你刚才的疑问呀。我在寺里时,见的人多了,那些香客的身份大多也能猜出来。在家里呆着无聊,想和别人说说话,又都忙着自己的事情,谁有那闲功夫陪着我聊天?所以想了这么个法子,既可以为大家解解烦恼,我也有个说话的人不是?

我一听,不由得伸出大拇指,赞叹道:“我说老先生怎么看着和别人不一样,原来是有缘由的。可您既然不缺钱,为啥还要他们的卦钱呢?就那样帮帮他们不好吗?”他听后说:“他们都是抱着一颗诚心来的,我若不收,他们反而不会相信我,也不会找我算卦,说说心里话。唉,说是算卦,其实那是个幌子,我哪里懂那一套呢?”他拿起那本相书:“只不过凭一点经验,帮他们出出主意,解解烦闷罢了!再说那些卦钱,我从没指望着花,一部分我捐给了庙里,还有一部分通过女儿捐给了慈善基金。既然都信佛了,总要做点善事才好。”说完后他又不由地笑了起来。那神态那么自然安详。我的心里不由地对他升起一种敬意。我对他说第一次见面,您就这么信任我,说了这些心里话,您算卦的事就不怕我说出去吗?”他听后摇摇头对我说:“我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的。从一见到你我就相信你是个可以交心的人。再说,我做的是利他利己的好事。大家都高兴,何乐而不为呢?再说,所谓的算卦,不就是在安慰人心吗?”

“说得好!”我不由地赞叹道“今天能遇到您老,真是不虚此行啊。”

他的神情更加舒展,指着牌子上的字对我说“卦算有缘人,我们也算是有缘人。走,今天中午我请客。咱们边吃边聊,如何?

我笑着说:“您老给我讲了这么多,让我受益匪浅,这卦资还没有给您呢?”

他摆摆手“今天这不是算卦,是我请你陪我说说话,我应该感谢你才是。走,我们吃饭去。”

我听后哈哈一笑,对他说:“谢谢您,这次我请您。下次你再请我,可以吗?”他对我郑重地点点头,说了声好。我们一起笑着朝他女儿的酒店走去。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1-26 审核人:张占宣副总编 精品推荐人: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259

[下一篇] 天坑
[上一篇] 爸爸,我走了谁来照顾你啊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