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换届

作者:赵志民 编辑:卧龙令 副总编

村委会又该换届了,西牛田村的选举大会如期举行。副主任二柱拿着选票,还没有想好该选谁。脑子里乱得很,就像两个人在打架,一会儿选自己的念头占了上风,一会儿选主任老海的想法又压了上来,怎么也拿不定主意。

老海已经六十岁了,连任好几届。老海为人正派,耿直,古道热肠,办事不存私心。当了近二十年村干部,为村民们操劳了近二十年。村里的大事小情都少不了老海,婚丧嫁娶啦,兄弟分家啦,只要有老海在,大家就觉得心里踏实。

可是,近几年,二柱发现老海越来越不会当干部了。这不,周围村子的道路都硬化了,就西牛田村的走的还是坑坑洼洼的土路。一连几年,将硬化路面的申请报上去都没批下来。今年,老海又把申请送到了交通局。主管的科长一边翻看材料,一边问老海:“听说你们村的苹果不错,比别的村都甜,是这样吗?”

没错,我们村的苹果就是甜。欢迎领导到我们村买苹果,肯定给您优惠。”提到苹果,老海特骄傲。村里海拔高,昼夜温差大,光照时间长,种苹果树肯定能结好苹果,老海带领村民们种下了满山的苹果树。现在,每家每户的苹果都和老海设想的一样,甜,好吃,不愁没销路。

科长答应来买苹果的,可是到最后,却没来,硬化路面的申请也没批下来,原因是路基不达标。二柱那个急呀,要是送几箱苹果,事不就办了吗!可是老海就是不这么办,是真不懂,还是装傻呀!

村里的果树多了,浇水就成了问题。老海想在河滩里打个水库,水库里蓄上水,既能灌溉,又能养鱼,还能观光,想想都美。水利局十多个人乌央乌央来村里看地形。好多人一边看,一边就议论开了。这里山体结实,没裂纹,沟口狭,沟里宽,地势平,大坝建在沟口,成本不会太高,蓄水还不少,是个打水库的好地方。

临近中午,老海请人在村口的小饭馆吃饭。领头的推说还有事,没吃饭就走了。当时,二柱也插不上话,人一走,二柱就给老海急了:“你看吧,水库打不成了。人家可能在这种地方吃饭吗?除了西红柿炒番茄,就是马铃薯炖土豆,要啥没啥,色不鲜味不甜,让咱老百姓凑合填饱肚子还行,人家能吃这饭?还有那卫生,脏兮兮的,看着就没食欲,人家能在这地方吃饭?”

不出所料,水库真给黄了,原因是地质条件不适合打水库,有安全隐患。二柱又开始给老海嚷了:“要是当初请人家去大饭店里搓一顿能成这样,说不定水库里水都快蓄满了!”

老海被呛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扔下一句“有本事,你来干!”撅哒撅哒走了。等老海走远了,二柱才小声嘟囔“我干就我干,别以为我干不了。”

说实话,二柱真想干一场。虽然老海人不错,但就这几件事,二柱真的很恼火。假如他是主任,道路肯定能硬化,水库也一定能批下来。二柱觉得,老海已经落伍了,已不再适合继续担任村主任,得换个有能力的人来干了,自己就是那个有能力的人。当主任不是为了给自己谋私利,而是想给村里干点事。对,就选自己。二柱刚要在选票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他又犹豫了。

选举的前几天,二柱看到老海挨家挨户地串门子拉选票,就是没来二柱家。这老家伙,以前从没有出去拉过选票,没想到越老官瘾越大,开始拉选票了,大概是有危机感了吧。老海年龄不占优势,还有村里规划的包括硬化路面、打水库在内的这些基建工程都进展得不顺利。二柱没去拉选票,他想看看村里到底有多大威信,到底能有多少人支持自己。

当年,二柱高中毕业回村后,老海看二柱有文化,见识广,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关心集体,愿意为村里的事卖力,就把他结合进了村委会班子。二柱手里的笔又抬了起来,老海还想干,自己是老海一手提起来的,现在自己来拆老海的台,是不是有点不地道?自己这一票说不定就是关键的一票,要是老海落选,气出个好歹,自己心里也会不安的。

细想想,其实老海这些年干得真不赖。除了有些时候不会变通,说起老海,村里人个个都竖大拇指。

村东头老刘家的儿子不孝敬父母,老海让二柱去给老刘的儿子读《弟子规》,讲孝道故事,没想到还真管用,老刘的儿子开始孝敬老人了,老刘两口子天天笑得合不拢嘴。

二柱他三叔家的小子好打麻将赌博玩钱。二柱他叔他婶都管不了,二柱去说过几次,也不管用。老海找到麻将桌上,揪住耳朵揪回来了。还撂下一句话:“再看到你玩钱儿,我让派出所来管你。”吓得他再不敢上麻将桌。

后街大力小力弟兄俩房子并排紧挨在一起,相互有个照应,按说这是挺好的事,可妯娌俩不和,动不动骂街吵架的,谁劝也不管用。那天她们又吵架,老海去了,但啥也没说。等她们火气消了,温度降下去了,老海把大力媳妇叫到家里,说是让她听音乐,没想到老海的手机里传出的是她们吵架的声音。当时骂架不觉得怎样,现在自己听听都觉得脸红,窘得大力媳妇抬不起头。完了又叫小力媳妇听。没想到从那往后两人再没吵过架,变得和亲姐妹一样。

这样的事数不胜数,二柱怀疑自己做不到这些,虽然跟着老海干了好几年,可是他真怕自己独当一面的时候,理不顺村里这些咸淡事。

还是选老海吧,自己还太年轻,处理问题经验不足,再跟着老海学几年。自己也再给老海好好说说,该变通的时候就得让老海变通一下,别让村里吃亏。二柱不敢想太多,他怕自己再变卦,拿起笔,在选票上写下了老海的名字。

选举的结果出乎二柱的意料,老海只得了一票,二柱只差一票就是全票。怎么会是这样?二柱窜到老海身边,嘴唇神经质地哆嗦着:“你、你……我、我……”

老海倒是很淡定,说:“啥也别说了,好好干吧。”                              

【作者】赵志民,七零后,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邢台市作家协会会员。2008年在河北省委宣传部、省文联、省文明办组织的“新农村、新春联”征集活动中获优秀奖。作品散见于《河北农民报》《北方农村报》《牛城晚报》《内丘报》和京津冀文化网、作家网、中国作家网等。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2-06 审核人:卧龙令 副总编 点击量:139

[下一篇] 灵修
[上一篇] 一帮一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