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泪洒佛罗伦萨

作者:贾庆军


      意大利的佛罗伦萨风景优美,古迹众多,同时又是世界艺术名城。 西德年轻的服装设计师维伯也来到这里休假,独自享受这惬意的时光。

      朝阳从海上升起,霞光给公园的栏杆和椅子披上了金装。维伯翘起二郎腿向金黄色的海面望去,目光凝视,似乎在沉思……他的脸红红地映衬着霞光,两个嘴角带着微笑,此刻他被这美丽的景色陶醉了。

这时维伯听到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啊,好漂亮的一位摩登女郎。

      身材高挑,头发蓬松,时髦的短发下,一双黑色的大眼睛楚楚动人。性感的嘴唇涂抹着口红,耳朵上戴着银光闪闪的耳环,耀人眼目。穿一套白色西服裙,迈着轻盈的步子飘飘而过,如仙女下凡。时间似乎变得凝固,维伯目不转睛地望着她……那女郎走过他身边时突然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匆匆走了……维伯就这样一直看着她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视野。

       半响,维伯低头看了看手表,面带沉思,一丝遗憾飞上云头。不远处公园里的一位老人正在专注地扫地,海面上阳光依然美丽。维伯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起身离开座位向自己的小汽车走去。

      维伯心神涣散地开着车,当汽车开到一个街口时,一位白衣女郎突然出现在车前,维伯大吃一惊,紧急刹车,汽车停住了……他下车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女人摔倒在地上,脸部出血,赶紧送医院。

       第二天,维伯来到病房看望这个受伤的女人,可巧这个女人正是他在公园里看见的那个白衣女郎。她的脸包着绷带,平静地躺在床上……维伯来到她的床前一脸愧疚,说了一句对不起,这都怪我开车不小心撞了您,所有的医疗费我来承担。女郎用缓慢的口吻说,应该怪我过马路时精神溜号撞到你车上了,这与你无关。维伯赶紧说:不,小姐,是我开车撞的您,这全是我的错。我来守护您直到出院……

      就这样维伯每次都捧着鲜花来看她,而她总是对维伯说,你很忙,还要办许多事,应该回到你的服装店去了,我这儿没事了。维伯把一束鲜花插进花瓶里,深情地望着她说,不,我要等你出院。

       一个多月过去了,维伯整天守在她的床前。医生对维伯说过,她受了一点轻微的脑震荡,左肋骨已断。这到没什么,主要的是她的左脸被划一道很长的口子,这会留下伤疤,这对于一个姑娘家来说是严重的打击,只有到德国去做整容手术才能恢复原貌。当时维伯听了心里真不是滋味,他能想什么呢?就只能靠自己的良心去为姑娘多做一点好事了。但他搞不清楚自己的心为什么跳得厉害?好像有一股神奇的暖流促使他对姑娘恋恋不舍。维伯马上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姑娘。面对姑娘的谨慎与措辞,维伯只是听听而已,他是有耐性的。

终于有一天维伯和姑娘攀谈起来,姑娘名叫安琪,住在贵族庄园,现在是单身一人。母亲去世了,使她很悲痛。她清楚地记得自己少年时代就和妈妈在一起,她在前面顽皮地跑,妈妈在后面追……幸福手拉手,快乐拥抱在一起。维伯问,那么你父亲呢?不知道,妈妈没有跟我提起他。妈妈说等我十八岁时再告诉我。说完安琪的眼光望向窗外……

      过了一会儿,安琪问维伯 ,你的情况可以告诉我吗?噢,我吗,父亲去世。不过我的母亲是意大利人,她走了,至今无消息……好,不谈这些了,嗯,我非常喜欢你,让我永远守在你的身边。

      安琪站在那儿,只是用美丽的眼睛望着他,并没有说话。维伯用双手抚摸着她的肩深情地说,我爱你……他们刚想接吻,只听门一开,医生和护士走进来,拿着医疗器具准备给安琪取下绷带。安琪很是紧张,维伯安慰她不要怕。绷带很快一圈一圈地从安琪的脸上拆下来……美丽的脸上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一道条形伤疤。医生笑着说,好,多么完好,其实医生在安慰她呢。不一会儿医生和护士走了,他们又一次拥抱定下了终身。

      维伯要走了,他准备回到自己的德国服装店。毕竟自己离开一个多月了,服装店里的许多事还需要他去打理。维伯和安琪频频招手告别,维伯洒泪驱车而去……

      半响,安琪收住视线,心事重重的往回走。当她路过医务室时,听到了曾给她拆绷带的女护士对另一个女护士说的一番话:太可怕了,拆绷带的时候把我吓坏了……那姑娘长的挺美的,但被车撞坏了脸多可惜呀!还有一个男的跟着她呢。现在她被毁容了,一点也不好看了,有什么好的。那个男人对她那么好,还不是看她有钱吗……

      安琪实在听不下去了,匆匆跑回自己的病房,她从镜子里看着自己的脸心如刀绞。维伯明知道自己已经不美了,却还爱着我,是出于可怜吧?不,我不需要怜悯。我需要的是毫不逊色的在女人里不低气地接受爱情。对于爱情,认识他以前从没想过,但遇到了他,心就乱了。我感觉到了爱情。难道他真的爱我的财产而不是我?显然护士的话起了作用。她心神不安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一个华丽古雅的庄园。过了一些日子,维伯从德国回到医院,得知安琪已经回家。

      维伯无精打采地开着车,此时他的心在斗争。为什么不守诺言……

       不一会儿,维伯来到庄园,走进阁楼。推门一看,安琪坐着镜子面前发呆……他上前抱住她说,为什么走?你以为我不爱你了,小傻瓜,我要和你到德国去结婚……这时安琪脸上终于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他们来到德国的美容院去手术,临手术前安琪说,维伯,如果手术失败了,我们就不结婚了。那时我很丑,你会不爱我的。维伯抓住她的双肩,把她转过来深情地说,不,真正的爱情不在容貌的美丑,而在于真挚的两颗心。手术终于成功,他们明天举行婚礼。维伯叫他的经理人做主婚人,并让他今天去意大利佛罗伦萨游玩一天。经理人去了,在参观女郎的庄园时,偶尔得知安琪的父亲就是维伯的父亲。维伯的母亲跟德国人结婚生下维伯,尔后回到意大利,又生下了安琪。这说明他们是亲兄妹,而明天他们又要举行婚礼,马上回去告诉他们。

       经理人当天坐上班机往回赶,此时维伯正在教堂举行婚礼。经理人把这事儿告诉了他们 ,维伯和安琪如梦方醒,俩人当时都傻在那儿了。安琪美丽的眼睛浸出泪花,她只好回到自己的意大利庄园。她病倒了,一直闷闷不乐。原来自己的情人竟然是亲哥哥,唉,我该怎么办呢?这时管家来说,辛勒太太来了。不见,我心烦。这时辛勒太太已经走进屋子,说了一声你好,便坐下了。安琪心情烦躁,听不进去辛勒太太劝他注意身体保养之类的话。但太太真诚的心打动了她,她便讲了自己的心事。

     辛勒太太听了,说真巧啊!我是你妈妈的闺蜜,什么事儿都知道。不过,你不是你妈妈亲生的,是从孤儿院领养的女孩。什么?安琪立刻睁大了眼睛,露出了希望的光芒……

      安琪打电话告诉了维伯,让他来这里。维伯来了,他多么高兴,脸上露出甜蜜的微笑。他们手拉手走在晚霞中……美丽的地平线上,只有两个身影在动,那就是他们,一对幸福的情人。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2-27 编辑:卧龙令 副总编 点击量:160

[下一篇] 哈里之战
[上一篇] 盼子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