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通州那些事儿-----乐赏硕果,忆及往昔

作者:刘维嘉


      头些日子,书画家张雅祥送给我一幅国画小品柿子图。很喜欢这幅画儿,源于我打小儿就喜欢柿子。
      据辞书之祖《尔雅》记载,柿子有七德:“一寿,二多阴,三无鸟窠,四无虫蛀,五霜叶窠玩,六嘉实可啖,七落叶肥大可以临书。”柿子历来深受人们的喜爱。
      眼前这幅画儿,“柿子”饱满充实,构图疏密得当,画工细腻,形似神似,形神兼备,神韵具佳,让人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不由得想到了过去年间我和柿子结下的情缘。


柿子引来灰喜鹊

      21世纪第一年的年初,通州区残联从北苑搬到了新华大街117号(现在的新华西街3号),与院东侧的区委大院仅一墙之隔。
      记得1974年,我曾经来过这个院子,院里有县农业局和县知青办,县知青办在第一排中间的平房办公,我是来县知青办找工作的。那时看到院里的柿子树结满了柿子,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后来,县知青办撤销了,县农业局也搬走了。没想到26年后我们也搬到这个院子西侧二层小楼办公,邻居还有区农业局装订厂、区林场和区地震办。
      林场房后那几棵柿子树其貌不扬,不像春天的香椿树,为人们奉献美味儿;不像运河畔的垂杨柳,晃动着婀娜多姿;也不像它身边的松树笔直挺拔;更没有白蜡树浓密的枝叶,炎炎烈日为人们撑起避暑的阴凉……忙碌的人们似乎已经忽略了柿子树的存在,直到有一天,树叶完成使命悄悄落地了,枝头挂满丰硕的果实,才引起人们的注意。
      那是一个深秋之夜,我在单位二楼办公室值班。第二天早上,我被叽叽喳喳的叫声吸引,仔细听听不像麻雀的叫声,于是好奇地推开房门,只见那几棵柿子树上,有三四十只灰喜鹊落在枝头啄柿子吃,还有的在柿子树上空舞动着小翅膀,叽叽喳喳说着什么。有的柿子掉在地上,几只灰喜鹊也跟着落到地上吃,它们似乎很懂得珍惜口粮。一连几天,这些灰喜鹊天天来,把柿子吃了个精光。
      到了“秋高一夜风霜染,满树灯笼点点红”的日子,从不见树的主人摘柿子,原来是在迎接灰喜鹊这些特殊的朋友,为的是能让它们美美的享受柿子大餐。
      灰喜鹊喜欢在人活动的地方出没,主要吃各种昆虫,也吃一些果实。据说,有的地区林业部门通过人工驯养灰喜鹊来消灭林木害虫。
       灰喜鹊长着黑色的头顶,灰绿色的背部,白色的腹部,长长的尾巴,叫声又低又甜,很是招人喜欢。要搁在平常是看不到灰喜鹊的,这些灰喜鹊不知来自何方?灰喜鹊来了,善良的人们谁也不忍去打扰它们,更不会伤害它们,灰喜鹊似乎懂得了人们的心意才会年年来。
       在这个院子里,除了柿子树,还有古树白蜡树、香椿树、松树和花草绿植,引来麻雀、喜鹊、戴胜鸟,一些不认识但叫声很好听的鸟儿也常来这个院子,于是院子里时常充满鸟语花香。
      这些树究竟是谁栽的?恐怕很难有谁能记得他们的名字,留给我们的除了对他们的感念,还能有什么?


柿子好吃有讲儿

      据记载,在春秋战国时期,人们就开始栽种柿子树,到现在已有两千年多年的栽培史,柿子品种也有1000多个。
       当年,明太祖朱元璋曾鼓励老百姓栽种柿子树,京西大磨盘柿子就是从明朝开始,成了每年上贡到紫禁城里的贡果。那会儿北方山区几乎家家都种柿子树,柿子熟了还做成柿饼保存起来。
      柿子果实扁圆,颜色从浅黄到深橘红色,分甜柿子和涩柿子两类。甜柿子成熟后自然脱涩能直接食用,涩柿子要经过人工脱涩才能吃,柿子脱涩有加温脱涩、水果脱涩等好多办法。
     有一哥们儿告诉我,他买了涩柿子就用手沾着56度二锅头白酒,然后依次均匀涂满整个柿子,用保鲜膜包裹严实,放到阴凉处五六天,柿子就能脱涩了。
     记得小时候过年,大杂院的家家户户都要拿着副食证去买瓜子和花生,还要买一分钱一块儿的水果糖和三分钱两块儿的牛奶糖,回到家里按孩子人数分成堆儿,大人舍不得吃,都分给孩子。那年月,便宜的黑枣也是我们过年必不可少的,小伙伴喜欢把黑枣说成小柿子。
      曾经在果园上班的同学告诉我,柿子树是用黑枣树作“砧木”,用柿子树的枝芽作“码子”嫁接而成的,嫁接是一种古老的农业技术,如果黑枣树没有嫁接好,就会出现柿子和黑枣同在一棵树上的新鲜事儿。
      回民胡同西口路北东侧有一家卖烟酒茶糖的门市部,因为建的位置高与旁边的门市,就在靠近正门的地方有长方形平台,平台两侧有对称的南北走向的7级台阶儿,寓意富贵畅达,附近的老邻居习惯把那儿叫“高台阶儿”。 
      秋末冬初,“高台阶儿”也卖黑枣、火柿子、磨盘柿子、莲花柿子等。大杂院的十几户人家几乎都买不少柿子,放到后窗台上冷冻,摆起了一溜溜的红柿子。那会儿的冬天来得特早很冷,不几天,柿子就被冻得硬邦邦的。
      吃冻柿子“啃”一口特别扎牙,只留下一溜儿白茬儿,根本啃不动,是不能直接吃的。
      有一次我特犯傻,早晨起来去县三中上学,随手拿了一个冻柿子边走边啃,到了通州卫胡同,双手被冻得生疼,腮帮子直打战,一看冻柿子,才啃了一点儿,实在冷的受不了了,只好把大半个冻柿子扔了。
      在各家各户还没有电冰箱的年代,三伏天能吃上冻柿子,那可真是稀罕事儿,这稀罕事儿还真让咱赶上过一回。记得20世纪70年代末的三伏天,我去大红门副食店买麻酱,赶巧那儿有冻柿子,赶紧买回好几个,回到家里,我们吃着冻柿子,那叫一个爽。
      冻柿子是很好吃的,如今有了电冰箱,到了三伏天也能吃上冻柿子。书法家马国芬大姐形容吃冻柿子说:“吃冻柿子,得先用凉水拔,轻轻掀开拔出的冰茬儿,慢慢儿咬开个小口儿,吸溜儿一嘬,甜暈!凉透!”


柿子翰墨寓意多

      这些年,我结交了不少书画界的友人,他们大部分都是土生土长的通州人。
      我和友人常去宋庄的顾源画室、张家湾的孙辉艺术馆和台湖的朔风工作室小聚,书画家碰到一起总免不了品茗论画,挥毫泼墨,畅谈人生,这让我学到了很多,也对国画有所了解。
      一幅优秀的国画,取决于画家人性的修行,心智的完善,文化的积淀,知识的积累和人生丰富的阅历,能够让人从画面阅读到画的深刻涵义。
      柿子是国画中常见的题材,十分入画,自古以来,是很多画家所钟爱的题材之一。他们在画柿子题材的国画作品中常以“柿柿如意”、“事事如意”、 “如意图”等作为柿子图的题词,源于柿子丰厚圆硕、形如如意,又因“柿”与“事”“世”谐音。
      说到画柿子,柿子也是著名画家齐白石老先生常画的题材之一,代表作有《六柿图》《新喜》《红柿秋虫》《好柿成双》《三世太平》《五世同甘》等等。借物送福,寄物咏言是齐白石老先生常用的动情之笔,他曾自喻为“柿园先生”。
      国画柿子的寓意还有很多,比如两个柿子配以如意寓意事事如意;几个柿子和寿桃搭配寓意做什么事情都顺心如意、万事顺心;五个柿子和海棠花搭配寓意五世同堂、幸福美满;柿子和鸡搭配寓意万事大吉;画上十个红红的柿子,代表着事事红火,时时如意……过去有不少老通州人的院里几乎都有柿子树,也有其特定的寓意吧。
      这些延续已久的寓意说明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热爱和向往,也许正是画家画柿子和人们喜欢收藏柿子图的缘由吧。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3-13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339

[下一篇] 通州那些事儿-----小酒馆的老味道
[上一篇] 我的二胡情缘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