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末日前的问讯

作者:田宇

       赫耳墨斯的可怜弗丽嘉会听到吗?或许正是海洋与海洋的隔断,兴许他们根本就不会认识。让我们来设想一个这样的画面:
      可怜的赫耳墨斯在时间耗尽了他一天的聪慧与狡猾后,他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回到赫拉身边。但命运的捉弄,他偏偏却有一个被弗丽嘉控制的温柔的“避难所”。说起温柔,他一直都坚持自己有个幸福的生活。他相信自己的妻子,虽然自己每天从证券交易所带回的钱不多,可她每次都不问他工作的状况,而仅仅是关心他的身体。由于患上了胃病,他不再适合“地下工作者”的工作方式,于是他连发挥狡黠的舞台也丢了。幸好妻子并没有怪他,还一个劲儿地鼓舞他,并在剪报的一栏为他选好了“场所”——一家小型的工作室,主人沙利翁十分希望有人帮他去做文案工作,报酬面议。他是在第二天,也就是今天去那家工作室的路上反悔的。他不想去做一名枪手,为些别有目的的人烹制甘饴人口的小道消息,尽管他知道收入可观。他在上午九点钟准时躲进了莱斯酒吧,并不为喝些什么,只是为和一些西部的“买卖人”谈话,得到有价值的信息。他是下午四点一刻离开那家酒吧的,在出门时他就已经打算要如实告诉妻子自己没去那家小工作室,并且说服她与自己用积蓄开一家小餐馆,经营一些中国菜或者法国菜,他是这么想的。
      他托着疲惫的调子,却满怀有些兴奋的激情。他已经可以设想得出走进家门时的可爱了:妻子会用非常熟悉而温柔的语调,询问他有没有嗑些苏打药片,然后接过他身上的大衣,等他摔得公文包“咯噔”一声时,再向他嘘寒道:“肯定累坏了吧?”他会不慌不忙地坐倚在那个靠近卧室的旧沙发上,哦是的,那个沙发座上还粘着几根棕丝的休息物。尽管自己的肚子在跟桌上的饭菜打招呼,他也依然要让自己的妻子靠近自己,或者坐在自己腿上。他要跟自己的老婆大人甜言蜜语一会儿,那会像是法国皇后的奇迹一样有趣,时间会长一些。然后他会轻轻吻着妻子,毕竟苦一点的日子妻子可从来不曾抱怨过。慢慢地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她,她准会兴奋到睁大了双眼,然后让自己再重复一遍。确实,这种如圣尼古拉斯的生活马上就要展开,单是想想就足以吊人胃口,更不用说是在哈默斯坦演奏会开始前就通知你是今晚其中的主角之一了。想必到那时她一定会眼泪夺眶,伏在自己的肩膀上:“哦赫耳,我曾有几次希望与你共同开造一片我们自己的天地,可只是怕耽误了你的事业,现在你会主动提示出来,我真为你感到高兴。”
      他已经转过了离家最近的一个街角,他方才的设想绝不容许他的脚步与思维犹豫。他的步子已经快了不少,而且他尤其感到的是饥饿。人类被创造前,最伟大的敌人是上帝;但人类被创造后,最大的敌人便是饥饿了。他忽然想起了那个被他“忽视”的小工作室许诺的报酬,虽然不是很多,但已足够两个人一个月的用度。他还记得妻子剪报发现这一片“新大陆”时的表情,那是带着兴奋与憧憬的表情,而且她也是十分自信丈夫会首肯并俯就她的建议的。
      他注视到邻家的门牌有些歪斜,如果不是天色,他肯定会去按一下门铃,然后与罗杰斯太太愉快地谈话,并且帮助她修一修。她的丈夫罗杰斯•斯塔克是个货车工,两年前死于酗酒。罗杰斯却是个极好的人,四十岁上下,瘦瘦的身材。他们没有孩子,所以在这座用她姨母的钱买下的房子里,她会略显得孤独。他还记得妻子曾经这么称呼罗杰斯太太:可怜的弗蕾亚。幸好罗杰斯太太对于斯塔克的死给予了“谅解”,她认为自己的丈夫是在排解日常压力时方式欠妥当才死的。这不禁让认识她的周边人都对她顿生好感,而且被认为是对斯塔克先生的死有了一个最好的解释。
      现在言归正传,他的思路又一次停在了妻子为他挑选工作时那自信的表情上,他已经站在了自家门口,一个略旧的“古房”,却门牌上端庄地写着名字:赫耳墨斯、弗丽嘉。
      “去他的吧,我竟然在怀疑我的判断会像德拉克里斯之剑,这是多么的愚蠢。我的妻子是爱我的,她爱的是我的肉体,是我这个人,她并不在乎我是干什么工作,更何况我的选择是与她在一起,只要是在一起,就不会发生困难到难以生活的地步,我相信的。”他坚定了主意。
      现在让我们按下快进键吧各位,因为接下来十五分钟的画面与他在冷风中设想的一样:从进门,到让妻子坐在了他腿上。你们认为这很疯狂吗?不,是我的画面放映器疯掉了,哈哈。好吧,让我们看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手指就停在十五分零三秒的地方:
      她面带着笑容吻一下丈夫的脸颊,“你去那家小报社了没,它的拥有者沙利翁是我父亲的朋友。你应该懂得,他会让第一天就去应试的‘朋友’免去考核,而且工作得舒适,报酬更加丰厚。”
      他吃惊于妻子别有目的地“选择”,但他并不打算惊讶,因为那些都已经不再重要,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对她说……
      “什么?”她睁大了眼睛,效果好像已经达到了。“你感觉怎么样亲爱的?”他温柔地问着妻子。
      “我的天哪!你难道不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竟然没去,你竟然会没去,我真不敢相信。”
      妻子的反应实在令他失望加无言以对。她愤愤地走回了卧室,这一夜,他们没有在一起用餐,也没有在一起说话。
      狄俄尼索斯可以找得到阿弗洛狄特吗?至少不会跨越任何的地域与海洋。可惜他们相遇也如不遇,就如同硬把“赫耳墨斯”变成“狄俄尼索斯”、把“阿弗洛狄特”装在“弗丽嘉”的皮囊中一样。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4-01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94

[下一篇] 一夜知名
[上一篇] 垃圾分类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