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垃圾分类

作者:田宇

      有这么个楼道,外面放着几个环保桶(就是垃圾桶)。邻里邻居互相处得都没说,那地面干净得,用李大妈的话说,“比狗子(她外孙)的茶杯可能还贴实(干净)”。平日里生活的废品就丢进那几个垃圾桶里,说是几个,其实屈指可数,一、二、三,嗯,就三个,每个都在一米一左右。竟没有一回垃圾扔在外面过,连清早的环卫工都很赞美,“这里的居民素质还不赖。”
      有这么三个孩子,别管是谁家的,两男一女。都不是同父母生的,一个男孩老大,自己一个姓,一个男孩老二,与女孩一个姓,算是亲戚吧。他们是这样的:老大内向,不好与人结交,但对世上的一些事看不顺眼,马上大学毕业;老二外向,好与人结交,对世界随波逐流,香臭同闻,刚入大学不久;老三内外两向,可以结交,对世上不甚清楚,却自认为有了世界观,才入高中。老大爱静,老二爱动,老三瞎哼哼;老大爱学却不爱“应付学”,老二不爱学却“什么最酷我装什么”,老三呢?只是比睡的人多醒二十四小时。
      于是就有了住在一楼的周大爷,他已经在家呆了十年(退休),平时里除了打牌、下棋,便热爱扫一下楼道,整理一下垃圾(具体步骤:翻一下垃圾桶,把还能用的东西捡出来,不能用的重新打包丢进去)。他管这么做叫:垃圾分类。邻居们嫌脏,却不嫌他的热情,所以邻里关系GDP并没有因此“赤字”而总体下降。
      我们还是说说孩子吧,“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他老他也不偏离。”哦是的,他们现在的当行之道就是:老大的青春已经快要结束了,好吧,他彻底是人了,他必须要为他的“成人”付出些代价,那就是——考研,哪怕“成长”是不是他愿意完成的。老二的青春才刚开始,哦等等,你是说刚开始吗?他必须要超越并碾压他的哥哥,因为他与父母的虚荣。青春是什么?鬼才知道。老三还不知道什么是青春,哦上帝,她不是鬼。她的任务就是准备好变成鬼,然后重塑一个肉体,以掩饰幽灵的内心。
      哦我这么说是不是有些过了?好吧,让我们来看看周大爷都得到了些什么:用断的饭铲、无数个名牌的塑料瓶子、还有几个塑料袋。这仅是他目前搜罗到的玩意儿,看来它们还有利用价值,至少周大爷是这么想的。
      我想他还是忘记了李嫂对他的忠告:老周啊,没事儿翻什么垃圾桶啊,尤其到了天儿热,臭得流汤。你们家日子不至于啊,多陪陪老王(周大爷的老伴),子女又不是不孝顺。他当时只笑了笑,对,就像现在这样。
      我们还是说说孩子吧,“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哦是的,家长总是有一种想杀了他们的冲动。老大过于迂腐,甚至无能、变态:他厌恶考研,只想躲个静静地看书,躲个清闲,可终究躲之不掉。他表面同意,背地里却只看“闲书”,最终名落孙山。好歹肚子里有书,可惜没有功名,别人不认,是本事也不算本事。老二过于狂妄,甚至猖獗:他本无意进学,只是外面世界“纸醉金迷”的诱惑与自身的虚荣让他这么做的。连续的逃课与违规终于让他被除名劝退。肚子里没什么东西,只有一脑子“时尚”的经文,可到底不必烦忧,因为处处皆是金銮地,只是苦了父母。老三过于焦虑,甚至有些自觉甚高:她十分看不起她身边的人,而且对于上的课程挑三拣四,她认为她必会如洛克菲勒一般,至少也应成为麦克内莱,哦是的,她向往美国,她更向往权力与奢侈。到头来,混下去的日子真难熬,她会成为自己灵魂的奥托里克斯吗?谁又知道。
      哦是的,周大爷又挑出了一个没有烂透的锅盖,和更多的空酱油瓶子。上班的、下班的,上学的、下学的,上楼的、下楼的,上天的、下地的,他身边的邻居,除了好得过分的可以打个招呼,其他的得等到他“忙完了”才可以重新“认识”他。记得他的子女嫌这样不好,还曾劝过他:爸,您有病啊,去拾垃圾干什么?哦亲爱的你要承认,原因只是解释给陌生人听的。对于熟人,他不必去解释,因为他感觉你总会懂,哪怕你真的不懂。
      我们还是再说说孩子吧,“差遣我医好伤心的人,安慰一切悲哀的人。”安慰?医好?哦伤心不是说好便好的。孩子的心灵可能不会一样,但父母的悲伤却是一致的,不管因为失望、嫉妒,或是无奈。
      老大失去了“进修”的机会,老二失去了“进修”的机会,老三呢?估计将要失去“进修”的机会。于是,他们被统一归属于一类,贴了个雅号——“渣子”。对,像老百姓的粪水一样,是社会的渣子。肚子里有“书”的、脑子里有“闪”的、心脏里有“划痕”的,一样,一个样,都是一类的,哦我亲爱的,请你记住。
      周大爷只有在“忙完”了以后,才会有给陌生人释惑的时间:这个嘛,哈,闲着也是闲着。既为大家“方便”,也为自己“充实”,多好啊。哎你看哈,这些东西,和其他的垃圾不一样,是还可以再利用的“材料”,这严肃地讲,不是垃圾,只是现在的人富了,惰了,所以这样而已。我把能用的选出来再用,不浪费,还节省,这就叫“垃圾分类”,哈哈。
      哦,多么好的名词解释,愿上帝保佑他吧,这个聪慧又和善的老头儿。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4-01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85

[下一篇] 末日前的问讯
[上一篇] 两个村庄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