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两个村庄

作者:田宇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西边有一个村庄,哦该死,狗做了上帝。除却那些叫“人”的动物以外,他的臣民只有两个:猫和鼠。
      春天,合该播种的季节,雇佣的两条腿的动物们在辛劳地耕作。鼠却摊手什么也不干,猫也一样,他们只是钟爱着自己的“上帝”,这是他们最本分的工作。
      秋天,合该收获的季节,鼠第一个站出来说:“哦我忠诚的上帝啊,看在我一直付出努力去拥护您是头等功劳的份上,理应这满目的金黄赐我一半。”猫听说后很不服气,就跑到鼠的面前祷告说:“哦我的上帝,如果您还算是灵明的主的话,求您快救救这些无知的皮肉。如果没有付出便可以享用成熟的话,那么我的祖先便不会离开苹果园了。”
       鼠惧怕猫,歹心也似十月的树叶。连忙祷告说:“哦我的主,我的贪心使我发昏了,您要可怜我被油脂蒙的心。此刻我只求不被饿死,也就足够了。”
      猫凶相毕露,盯着鼠说:“让我为你释放神性吧,这样你也不用愁吃,我也可以免遭饥辘了。”
      猫要扑鼠,鼠欲逃,狗却显了真灵:“住手。”
      猫惧怕狗,立马成了羊圈的香樟。
      “上帝”开口:“那作恶的,就是我的仇敌,前来吃我肉的时候,就绊跌仆倒。”
      猫面前出现一筐鱼,鼠面前出现一袋米。
      “上帝”继续说道:“不用谢,应该的。”
      “上帝”消失了,猫鼠两个还是千恩万谢地磕了几个头,然后欢天喜地地回去了。虽然不再为敌,但敬畏犹存。
      于是狗不见了,猫鼠都走了,只是没有两条腿的动物什么事。
      再说东边也有一个村庄,哦该死,鼠做了上帝。除却那些叫“人”的动物以外,他的臣民只有两个:狗和猫。
      春天,合该播种的季节,雇佣的两条腿的动物们在辛劳地耕作。狗却摊手什么也不干,他的任务还没有来临,他只想为那些可怜的“双腿动物”看住一点粮食。当然,前提是从那些动物的身上榨几根骨头“耍耍”。
      秋天,合该收获的季节,鼠第一个站出来说:“哦我可爱的自己啊,我想我是世界上最配得起拥有所有收获的生灵了,我想我该去为自己选择福艳了。”
      狗是不会同意鼠的要求的,鼠却撂下一句话:“凭你?挡我?切。”
      猫出现了,问狗是否让开,因为他也要去分一点收成,狗还是不让。猫的修养可没鼠的修养那么高,一通挠得狗哇哇叫,不让也得让了。
      “慢着。”鼠对猫昂头欲先进园的行为很不爽。
      “你长得没我唬人,心脏没我坚挺,凭什么分一杯羹?”
      “是吗?”猫仗着身高回答。
      当然,结果很寻常,鼠取光了所有的收成。两条腿的动物惊讶地发现:大个儿的前面“逃”,中个儿的中间“跑”,小不点儿后面“追”,很是有趣。
      于是,鼠“安心”地消失了,猫却饿着。狗呢?他向“双腿动物”祷告:“这不是我的错,你们要说话算话。”可惜他们没信用,狗也饿着。
      “上帝”消失了,猫和狗都饿着,不过还是没有两条腿的动物什么事。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4-01 审核人: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89

[下一篇] 垃圾分类
[上一篇] 睡在棉花上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