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站在悬崖边上

作者:田宇

         君子食而求甘,居而求安,妄于事而狂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我见过这么一位,平素乐于谈道,而且浑身上下收拾得紧衬利落,戴副眼镜,斯文得很。周围与他打过交道的人都夸他:是个顶好的人,学问也大,模样也好。小伙子见了他都要艳羡他几分,那要是姑娘家见了他,非得两句话说完就嫁给他不可。对了,他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谦虚好学。“三十人行则必有我师焉”他成天里挂在嘴边。像我们这样的不学无术之徒充其量与他混个脸儿熟,想得深交那是不可能的事儿,所以只有仰望他的份儿。可惜就是这么好的一个人,到最后终没有个好下场。除却唏嘘人生无常的旧账,便是感叹他这个人的经历也忒奇了,越临死越奇。终究死在了他这好学上,真是无限惆怅啊。
      这事儿还得需从头说,说这一年六月份,他出门上一山上游览,在途中发现了一棵大杨树,这杨树好哇,高啊,笔直的身材,而且茂似华盖。这触动了他的灵机:如此栋梁,与我相比,比我高之甚矣。而且长势喜人,拍一拍,坚实挺立,算一无虫蚀之木。真值得我学习啊。于是他便下决心,以后每天都来与这树比一比,看自己会有多少长进。一晃四个月过,杨树开始落叶变秃,而他仍时不时上山与之比试。结果呢?自己的身材始终无法与树媲美,而且论定力方面,自己在原地站一个小时腿都酸了,可树仍然定力十足。就在他对这棵树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时候,树的叶子竟变黄坠落,这让他不禁疑惑起来:先前与我比试,这树胜我多矣,已不容我翻盘,却为什么也会显露疲态,致使须发枯萎而落。如此说来,饱冷之时,我仍面红耳赤,毫无缩退之态又胜它多矣。那我们两个到底孰强孰弱呢?这个问题困惑了他很久,他也因此不会再来与树切磋什么了。
      后来有一次,他在集市上闲逛,看到有人卖着一些小乌龟特别有趣,他很喜欢,便一出手花重金签下了四只带回了家。到家后他把这四位请进了玻璃鱼缸里,看着它们。心里既美滋滋的,又不住在想:与其说我爱它们,倒不如说是我可怜它们。人世间竟有如此夯赖之物,使高贵的生灵都不愿多施舍一次比赛的机会给它们。倘若不是我搭救,怕第二个居心不良的买主也拿它们炖了汤来耶。他心下只这么想着,这一天也就没怎么在意。到了第二天,他发现其中的一只缩进了头与四肢,只留一副空壳状于眼帘。这触动了他的灵机,他寻来一根筷子,用它恨戳那龟壳,发现龟毫无“痛苦”的反应,他不禁开始肃然起敬:龟虽夯赖,可终究神背若铁,能拒敌于千里之外,如此精神,岂不令我刮目相看,与之学之。于是他便下决心,以后每天都和这龟们比一比。至于比什么,谁又知道?一晃半个月过,他发现这乌龟的行动确实缓慢,于是让他疑惑起来:龟背虽然坚硬,可驮这壳的肉体到底反应迟钝。如此说来,我的反应可比它们快多了啊,那我们到底是孰强孰弱呢?这个问题困惑了他很久,他也因此不会再与龟切磋什么了。
      又有一次,他读一本名叫“百科全书”的书籍,见上面任何的资料都有非常详细的记载,不禁大为敬仰:纵然我如今之学,再下三年,恐怕也不能达到这书的分毫吧。能把东西记得如此清晰无误,可见这书脑,比我那人脑高多了。于是灵机即动,便下了一个多月的苦功夫,查资料,访高朋。一个多月过,重翻此书,仍有不明的道理、不知的标题。他更加佩服,暗骂自己不中用。一次偶然的机会,正当他捧书狂读时,手上出汗,猛一滑,他只抓住了一书页。“划”,书页撕烂一半。他不禁又疑惑起来:论时尚之术,我不及此书多矣,但这书上东西虽多,终不敌一撕而破。他向脸上抽了一巴掌,对着镜子看。看到脸上有五根手指印,他嘿嘿地笑了,“我再怎么没用,可一巴掌力都没撕碎我。”对书的疑问困惑了他很久,他也因此不会再与书切磋什么了。
      终于到最后,他站到了六楼屋顶。他不懂为什么“比”他强的会“比”他弱,而他不上眼的,却“比”他强。
      君子食而求甘,居而求安,妄于事而狂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4-01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103

[下一篇] 睡在棉花上
[上一篇] 魔镜魔镜看过来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