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收藏 设为首页
给母亲洗头

作者:钱绪彬 编辑:卧龙令 副总编

2005年,我携妻女回乐园老家过春节,在其乐融融的氛围中,发生了一件小事,尽管过去了十多年,但是却经常在我脑海中萦绕,让我记忆犹新,永远难忘。

      那是除夕之夜,我们一大家人围坐在电视机前迫切等待春晚的上演。在离晚会还有10多分钟的时候,母亲突然拿着一个脸盆,我问她:“您想干啥”?她答道“洗头”。陡然,我嘴里冒出了一句“我来给您洗吧!”母亲嘴角掠过一丝默认的微笑。于是,我就细心地忙活起来。先用温水将头发润湿,将洗发精倒在手心里揉搓起泡,然后小心翼翼地在发丝上反复揉搓,并将接二连三的泡沫甩到盆里,溅起一个个彩色小气泡,乐得女儿咯咯笑。不一会儿,就洗完、吹干、梳理好了。当时,我能窥见母亲重新坐下来看电视的神态发生了变化。给母亲洗头时,妻子和女儿都在旁边,这对妻子是一种触动,对女儿是一种教育,这并非我刻意在做作。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给母亲洗头,而她究竟为我洗过多少次头,连她自己也记不清。我时常想,我们作儿女的为父母做得的确太少了,平时忽略了母亲,尤其是长年在外工作的我们,基本谈不上孝敬二字。

      在给母亲洗头时,我发现她的白头发越来越多了,这显然与常年累月的操心劳累有关。母亲虽然只有小学文化,言语不多,但是通情达理,对子女也是疼爱有加。我在子女中排行老四,与父母离多聚少,所以母亲更加溺爱。我十八岁离开父母出来工作,自此,一年到头才回家一两次,特别是结婚以后,有时两年才回一次家。我每次回家,母亲都会像招待客人一样,变着花样做一些诸如饺子、鸡蛋皮、腊肉、酱豆等土家菜给我吃。特别使我不好意思的是,她知道我喜欢吃瘦肉,每次吃饭时她都不停地往我碗里夹,很享受这种幸福的感觉。只要我回家,多少都会给母亲带点东西,可她总是舍不得吃穿,这或许是她们这代人穷怕了的原因吧!每次问她需要什么?她总是说:“我有,不用买”。随着社会的发展,家庭条件逐渐变好,但她一直过着俭朴的生活,人也闲不住,经常让我们于心不忍,可又爱莫能助。

      早在19858月,我母亲大病了一场,差点失去生命。可是她为了让我在外安心工作,居然让家人封锁消息,直到后来回家时才知道。当时,我既感动又难免责怪,假若她有个三长两短,会遗憾终身。每次回想都后怕,可怜天下父母心。

      10年前,母亲因多年的积劳成疾,病魔缠身,无力回天,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让我过早地失去了母爱。每次想到或梦见母亲,心里除感谢她的养育之恩外,更多的是愧疚和不安。我一直为拥有这样一位慈祥可敬、默默付出的母亲,而感到骄傲和自豪。自从我们为人父母之后,对父母的恩情更是感同身受。因此,对于在外工作的我们,更要尽量抽空常回家看看,即便在节假日不能回家,打电话报个平安,也是一种孝道。这些都是父母们最期盼的。

      母爱是最伟大、最无私的爱,不图回报的爱,这种爱不可替代。对于母亲的大爱,我永远报答不了。当年总想着,像洗头、洗脚、打电话之类的举手之劳,我们应该抽时间多做,这是一种感恩,一种孝道,尽管微不足道,却能温暖她们的心,是最好的陪伴。可是每次一忙起来,就会自觉不自觉地把该做的事丢到了脑后。以至于给母亲洗头也仅有一次。对于慈母的回报,我懂事太晚,做得太少,遗憾的是现在想做也没有机会。每每回想,心中满是责怪。

      如今,值得庆幸的是我八十多岁高龄的父亲还精神矍铄,笑口常开。我们会将对母亲未尽的孝道加倍地倾注到父亲身上,多些陪伴,哄他开心,愿他长寿,共享天伦之乐。这或许是对母亲在天之灵最好的报答。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4-12 审核人:卧龙令 副总编 点击量:30

[下一篇] 清明在兴化
[上一篇] 那村、那水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