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那村、那水

作者:林子

                                                                

 

生日那天,朋友发来信息,祝福我又一次迎来了一个烂漫的春天,并无比深情地述说了他对我们村的留恋:村边的溪流,溪边的水草,田间的水稻,上坡下沿高高的玉米长长的蒿草!
      回忆是这般美好,我似乎一下子就被他带回了三十年前溪流纵横的故乡,看到了凛冽寒风中在冰面上打着滑高声尖叫的自己!
      这是怎样一个美丽的村庄啊!站在屋顶上极目远眺,便可看见小五台山半山腰上如白云般蠕动的羊群。村东有两条闪着粼粼金光的白带萦绕流淌,那是两条土生土长的河流。说它土生土长,是因为它们的发源地便是村南的两处泉眼,我曾沿着溪流寻觅过它的踪迹,于杂草乱树间毫不起眼,但一年四季,氤氲不止,流经之地又有各处小泉眼汇入,终成大河。每日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有村里精壮的汉子挑着担子到河边汲水,去时空桶吱吱扭扭一路欢歌,回来时扁担被压的颤颤悠悠,汉子们一边抹汗一边相互打着招呼,或说天气,或谈收成,笑容里满是对未来的希翼与期待。
      那时候,没有自来水,更没有洗衣机,几乎全村人的衣服都是在这两条河里浣洗的,尤其快过年的时候,河沿两边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我家离河远,姐姐通常天不亮就拿衣服去河边占地方了,全家人的衣服被褥常常需要洗好几天,我那时还小,姐姐洗大件的,我洗小件的。手浸在水中还不觉得冷,一旦拿出来,便冻得伸都伸不直,红肿得像萝卜。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刺骨的滋味,像用根根细针扎你的指甲缝,痛到心肺!后来初中时有一位同学写作文时写了这样一句话,引来了全班的哄笑。他说:“妈妈像青蛙一样趴在河边洗衣服。”大家嘲笑他的无知,妈妈怎么会像青蛙!可我知道,蹲在河边洗衣服的姿势的确很像青蛙,像低着头寻找被我们残忍地装在瓶子里玩耍的儿女的青蛙!我不解地望着那一张张笑到扭曲的脸,无比懊恼!那一刻,我无比仇恨那个站在讲台上读他的作文让大家哄笑的也许从未走近过农村生活的老师!
      两条河一大一小,地势一高一低,在大河水位有落差处有一座靠水力磨面的磨房,虽然当时已显破败被弃置不用,但从椽檩上依稀可见昔日的繁荣。水从架空的磨房下直泻而下,水花四溅,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颇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气势。磨房是我们儿时流连的地方,我们会趴在它脆弱的窗户上大声喊叫,炫耀自己的灵敏和胆量;也会探头探脑寻找磨房里人们昔日的足迹来满足儿童不断成长的好奇;更多的时候,我们会在磨房后边的河沿上寻找一种叫酸饽饽的水草,它细长的叶子上有一块明显的黑斑,吃起来酸酸粘粘的,一度是我们的最爱。
      大河小河在磨房后不远处汇合,一起流入村北的水库。水库平整的水面上,蓝天、白云、绿树倒映其中,景色甚是好看。水库东边有一个村庄,叫苗寨。本来水库的水都流自我们村,水库自然也是我们村的。可苗寨人非说水库离他们村近是他们村的。为此我还跟班上一个苗寨的同学闹得反目成仇,并发誓老死不相往来!
      因为河水的丰盈,大河小河间的地全被种上了水稻,一块块,水汪汪,齐整整,绿茸茸煞是好看,再加上河流两岸葱郁的杨树、柳树,俨然一副江南水乡的风光。我还记得挽起裤管,光着脚插稻秧的情形,腰酸腿疼,汗珠子滴滴哒哒往水里掉。偶尔还有黑色的水蛭爬到腿上吸血,我大呼小叫,父亲一巴掌拍来,水蛭卷曲着掉下。那时候我便知道水蛭头上有吸盘,拽不得,越拽越吸得紧,只能用力拍。
       一到冬天,稻田里全是白晃晃的冰,成了天然滑冰场。父亲在木板下装两根铁条做成“冰船”,我们坐在冰船上,手持两根尖尖的硬木棒在冰上横冲直撞,威风而又刺激。可惜,我家离河远,不能常常去玩。
     那时候只有冬天才能吃得上冰棍,卖冰棍的是一个比我们略为年长的消瘦少年,眼神忧郁,面色苍白。我们以为他可以天天顿顿吃到香甜可口的冰棍,而我们往往需要低眉顺眼地向父母央求好几天,才能得到一分钱,从倨傲的他的手中换取一根冰棍。于是,我们千分羡慕而又万分嫉恨他。“怪不得他苍白憔悴,都是吃冰棍吃的,活该!”后来,有小伙伴说看见卖冰棍的从稻地里刨冰,我们感觉受到了天大的欺骗,再也不买他的冰棍了,改为直接从稻地理刨冰吃,那香甜的滋味一点也不比冰棍差!
      小河往东是一块土坡地,一律被种上了玉米。因为地势缓缓上升,所有绿色便尽收眼底。稻子的草绿、柳树的黄绿、玉米的浓绿、水草悠悠长长的嫩绿,间或夹杂着不知名的野花、飞闹的蜜蜂蝴蝶、洗衣大嫂爽朗的笑声、盈盈晃动的水汽!真的,我一生中再也没有见过比这更美的景色,比这更美的村庄了!
      可惜,曾经的种种美好,只能鲜活地存在于我的记忆中了。环境的污染,人工的采伐致使泉水渐渐干涸,曾经的两条河流现在只剩下一条小河缓缓流淌,大河完全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了,虽然依稀可见旧河床上滚动的鹅卵石,可它完全失去了昔日的水润与光泽,灰头土脸,黯然无色!河边的稻田已完全被玉米代替,毫无层次感的绿也只是绿而已!
     站在死蛇样毫无生气的旧河床上,我的心情无比低沉!我的童年,我美丽的村庄就这样永远消失了!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4-12 编辑:卧龙令 副总编 点击量:101

[下一篇] 给母亲洗头
[上一篇] 老局长和他的书稿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