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收藏 设为首页
今春桃李花千树,尽是田公亲手栽

作者:王明书 编辑:卧龙令 副总编

田公者谁?德高望重之田老师也。自谓一介田家的田凤林老师,对人谦恭有加,从不张扬。然而这样一位衣冠简朴、古风犹存的老者,竟然是“上穷天文地理,志凌九重;下达风土人情,胸纳万象”的雅士鸿儒。

左志庭老师有佳作《田家赋》,称赞田老师“文如其人,才高学富;形彰其德,仪端品庄。诗词曲赋,田家无所不能;题赠酬对,文公无处不章”。“历史典故,信手拈来;即兴诗作,出口成章”。

铁屯赋、纸屯赋华丽而细腻;西贾赋、李村赋爽朗而通畅。田凤林的赋,正如同王国斌的序、砚丁的字一样,堪称元氏文坛一绝。

“文以载道,闻其道而执着;诗以言志,明其志而刚强”。文坛称田老师其人:“羞于妄说,桃李不言;耻于浮萍,桶水不响;谦于极品,卓身不群;精于陈酿,埋头不扬”。称其诗为“风雅之作,山明水秀;田园之韵,土醉泥香”。毫不夸张地说,田老师的诗词“追陶(陶渊明)齐谢(谢灵运)赛王维”。其诗清新,大有“清泉石上流”之韵味。

征程万里,徙鸟追春,何惧山高路远?醇酒一杯,律诗和月,不负地久天长。南国是歌的天地,琼州是诗的海洋。虽是海南游短暂的旅程,琼崖的椰风蕉雨,滋润着这位特殊游客的心田;海岛的林涛海浪,翕动着诗人的灵感。倚栏花下,踏浪海边,遗踪五公祠,留笑棋子湾,观南山圣寺,瞻海瑞故居,走栈道,登龟山,休道诗人是在无所事事的散听风雨、漫看闲云。“山色聊当名画赏,泉声可作古琴听”。岂知诗人总是以他那独有的敏锐目光,对身边的景物洞察扑捉、润色图画。为的是把最完美的东西展现给人们。

海岛的丽日清风,最能触动创作灵感,最能酝酿佳句,更能催诗迸发,让激荡的情感奔流而下,一泻千里。“春风得意马蹄疾”,诗人在海南的日子里,恨不“一日看遍长安花”。或独自散步,或随团旅游,每每归来,诗娄满满。可以说海南度假是田老师诗词收获的季节。

一首诗,一杯醇酒;一阕词,一盏清茶。田老师的诗,有酒的甘洌,有茶的氤氲,更有那挥之不去的故土亲情。

读田老师的诗,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升华。从诗词格律、修辞手法、遣词技巧等方面,让人从中受益,学到不少东西。字里行间,诗人那不骄不躁、不卑不亢、不弃不馁、无欲无求的品行德操,感人至深。田老师的诗三月小雨般润物无声。

读田老师的诗,是一种洞开心扉的彻悟。诗人即物起兴,款款而谈,引经据典,文采四射。其境界处静而不寂,处乱而不烦;质本璞玉,句若金石,铿锵有声。读到佳境处,不由不令人拍案击节、称妙叫绝。

“清域难留槛外客,依依莫待烂柯还”,诗人巧用典故,槛外人、槛内人是《红楼梦》中妙玉宝玉的自称;烂柯人典出南朝梁任昉《述异记》:“信安郡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因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而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斧柯尽烂。既归,无复时人。”诗读至此,似曾听到诗人的心声:海南虽好,但不可久住啊!我的家乡在河北,那里是我眷恋的故土,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有我的亲朋诗友,看,诗友们正高举着酒杯,还在等着和我酬诗对饮呢。诗人的思乡之情一下子跃然纸上,让人感受颇深。

读田老师的诗,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享受。田老师的诗字字珠玑,琳琅满目。读起来朗朗上口,宛若竹筒倒豆,干巴落脆。用现在年轻人的话,一个字,爽!爽,用我们元氏话说那就是“可儿”、得、妥儿、过瘾,一言以蔽之,田老师的诗读来有一种不可言喻的享受感。

游子情,思乡情,田园情,诗友情,最触动我的当是田老师的绿杰情。元氏县诗词楹联协会代表大会在绿杰召开,此时恰值田老师身居海南,“群中好友传心语,网上家人晒美餐”,诗人早已“神魂飞过万重山”,回到了诗友身边。网络传情,田老师通过微信发来佳作《海南思绿杰》。“调和甘露萃嘉粮,日月精华醉太行。热气氤氲白玉暖,舌津泛滥绿杰香。谁叫昨夜厨飘味?竟惹今晨佛跳墙。桑梓诗词花乱坠,海南无奈动饥肠。”好一个“佛跳墙”用典之妙,不由让人想起 “坛启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的诗句。绿杰产品不蜚声中外才怪呢!田老师对绿杰的赞誉,绝不亚于方琼的广告效应。可以说,田老师诗词的文字美,内涵美,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漂亮脸蛋无论如何都无法比拟的。

墨海腾蛟,诗园折桂,伸双手为田家点赞。“新诗老韵殷勤写”,期待田老师的新作,让我们沉醉于那壶诗词酿造出来的田家老酒当中吧!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4-13 审核人:卧龙令 副总编 点击量:40

[下一篇] 老局长和他的书稿
[上一篇] 家乡的小桥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