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收藏 设为首页
赤壁夜酌(原创剧本)

作者:翟可 编辑:赞杨 总编

剧  本

赤  壁  夜  

(根据苏轼《前赤壁赋》改编)

剧中人

苏轼

友人

 

时间:北宋神宗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农历七月十六日夜。

地点:湖北黄冈赤壁江上

幕启

苏轼与友人对饮江船

苏轼:(把盏对友人)仁兄请再饮一樽。

友人:(举杯)请!

二人饮酒。

苏轼:看冰轮初涌,逝波撒江,月波江水,浑然一体,浩浩汤汤,直奔汪洋。

友人:明月东上,月光皎皎,朗映乾坤。(指自己和苏轼的身影)倏然,月影、棹影、你我之影相聚兰舟,推杯换盏,好不自在。览夜景、江景、岸景、歌景这般惬意,谈文事、乐事、诗事、佛事何等洒脱呀。

苏轼:(继续道)含诗趣、画趣、琴趣、奕趣无不生趣,包文理、书理、乐理、禅理处处道理。

友人:(手指酒杯)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啊!

  轼:(大笑)好个对影成三人啊!妙哉!(举杯一饮而尽)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朔流光。渺渺兮予怀,(捋髯)望美人兮天各一方。

友人吹箫,苏轼依乐而歌。乐声之始闲散自得,渐渐地流露淡淡的忧愁。

苏轼:(止歌,凝眉)兄何竟奏此伤怀之声?

友人:(止箫自叹)哎!闻箫感伤,触景生情。

苏轼:(拱手)愿闻其详。

友人:月明星稀,乌鹊南飞。非孟德之诗邪?

苏轼:然也。

友人:荡舟江上,(西指)西望夏口,(东指)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之地乎?

苏轼:然也。

友人: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而今,曹孟德安在?(叹息一声)况你我渔樵江诸,鱼虾为侣,麋鹿为伴,扁舟为足,聊以浊酒相慰。寿若浮游寄于天地,此生倏然。身若一粟跻于沧海,此身渺然。不由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故吟此忧愁之声也。

苏轼:原来如此。兄台熟谙老庄之学,岂不知《庄子》有云:自其异者视之,肝胆楚越也;自其同者视之,万物皆一也。

友人:此话怎讲?

苏轼:兄台且看这水与月:(指江)逝者如此,未见其返也。(指月)盈虚若彼,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天地生于须臾,亡于骤然,难逃生死之运数。如此看来,乾坤万物,无过浩宇之过客。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乾、坤、物、我皆无尽也,而又羡者何来?

友人:(沉思道)言之有理。

苏轼:物各有其主,苟非我之所有,虽毫厘之资,而未可取也。唯山间之明月,江流之水声,目睹之为形,耳闻之成声,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是造物主无尽臧也,为你、我与众生所共享也。观此天成之画、闻此天工之乐,阅此天作之文赋,得此天然之趣,岂不大美哉?

友人:(大笑)闻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拱手)佩服!佩服!

苏轼:(拱手)岂敢!岂敢!兄台谬赞了。

友人:(望东方)晨曦已露,朝阳欲升。船已泊岸,今夜与兄把盏夜话,实是妙趣无尽。(拱手)后会有期。

苏轼:(拱手)后会有期。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4-28 审核人:赞杨 总编 点击量:36

[下一篇]
[上一篇] 远去的恋情(纪实文学)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