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爱莲说

作者:昌隆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门前春水白蘋花,岸上无人小艇斜。商女经过江欲暮,散抛残食饲神鸦。乱绳千结绊人深,越罗万丈表长寻。杨柳在身垂意绪,藕花落尽见莲心。”这是孙光宪诗里的莲实,更加恰如其分的说,是杨柳秋意渐浓时,莲花落去,莲蓬初实的内心写照。昌隆爱莲、拍莲与写莲,还缘于一场秋雨中的惊诧。

      依然是周末,依然是黄昏的散步,不同的,是绵绵的雨扰了众人的兴致,公园游人稀少,门可罗雀般的清宁,像极了自家的园子。兴致间,我拍了建筑和湖水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声称“零首付买了个园子,欢迎大家来玩”,还振振有词地说“年付七百元”,引得一大群朋友嘻笑不已。这嘻笑之余的惊诧,就是漫湖而伫的莲实。

       莲实,俗称莲蓬,她是荷的升华,荷的涅盘,荷的收获,时值秋初,莲实当是最时令的消暑美食。记得还是小儿的时候,就时常在盛夏撅一盏荷叶戴在头上,夏末了,再撅就是莲蓬了,手上边玩边吃的,就是从莲蓬中挖出的果实-----莲子。那时的爸妈就像医生什么都懂,他们不让我们除去嫩嫩的莲芯,说那是去暑热的,后来才知道,莲芯是一味中药。再后来,见到影视作品里常说的“给皇上端碗冰糖莲子银耳羹”,便知道那是去暑的,也就见怪不怪了。

      今年的秋应是北京史上最准的一回,从立秋那天,秋便斩钉截铁地立在了那里,由不得半点含糊。秋风起处,飒爽的感觉无处不在,昨天还道的“一叶知秋”,今天就要说“秋高气爽”了。再看那莲蓬,或饱满,新房般得意;或仅留下盏盏莲房,空洞得任风雨摇曳;还有那尚未被鸟儿衔去的莲子,则像极了饱满的奶子,探出莲房惹人侧目……。园林一禺那黄灿灿的,不是落柳吗?是谁将它们拢在一起?难道是秋风自识趣,相约聚龙潭?其实就是秋来了……。

       蓝田蒸蒸烟火盛,银汉渺渺夜初长。读孙光宪的诗,想孙光宪其人,一连串的故事不由得映入脑海。这缘于孙所处的时代。有人说孙光宪是唐朝人,也有说是宋朝。其实孙生在唐,死于宋,着实是个跨朝代的官。唐时孙官至试御史中丞,宋为黄州刺史,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局级副局级干部罢。宋太祖在位时有三个年号,孙光宪死的时候是太祖的第二个年号,建德的最后一年。第一个年号建隆的时候,太祖让宰相想个好名字,替代建隆,建德就是这么来的。后来后蜀送来个宫女,太祖于无意间发现宫女自用的旧铜镜背面竟然镌刻有“乾德四年铸”的字样。他大为惊奇,取问宰相:“现在怎么已有了(乾德)四年铸的铜镜?”宰相等都答不上来。于是,又召见学士陶谷、窦仪询问此事,窦仪说:“此镜是前蜀的东西,前蜀主王衍用过乾德这个年号。”太祖感叹:“宰相必须用读书人来当。”此后宋太祖更加重用读书人了。所以昌隆说,“唐宋诗人”孙光宪最贴切。此话离题远了。

      荷是莲衣裳,莲是荷之命,荷在盛开之时,就注定了明年的繁华。盛夏过去,繁荣殆尽,荷船远走,金蕊凋零,莲便实了。轮回中,那昂首含笑,那长袖善舞,那粉黛频施的荷,渐渐地换作莲实,越发的低首不语,支支荷实,有的像盏盏小灯,有的更如柄柄小伞,伫在那里,一任风雨,一任鸟忙。荷塘中但见“移舟水溅差差绿,倚槛风摇柄柄香”,更有“多谢浣沙人未折,雨中留得盖鸳鸯”,心绪就是那么恍然,还有些些的惬意。        

       国人喜爱莲实由来已久,观音盘坐的莲花座,就是一只硕大的莲蓬。古乐府·子夜夏歌有:“乘月采芙蓉,夜夜得莲子。”这芙蓉说的也是莲蓬。莲蓬结子后,便称为莲房,莲房大小不同,形状少异,生长着不同数量的莲子,而莲子是“连子”的谐音,国人寓为“多子多孙,子孙满堂”。观音端坐莲花,民间直称“送子观音”。 

      宋朝诗人杨万里有一首《咏荷花中小莲蓬》,将莲蓬讲得惟妙惟肖,诗中说,“山蜂愁雨损蜂儿,叶底安巢更倒垂。只有荷蜂不愁雨,蜡房仰卧万花枝。”诗里的蜂房与莲房相映成趣,既说了秋的愁雨,又道了荷的叶下,这仰卧万花枝的,正是孕育下一个繁华的莲蓬。

      或许因着莲蓬特殊的象征性,许多地方还将莲蓬融入了更多的人文情怀。有一首南朝乐府《西洲曲》就深情地讲述了一个少女怀春的感人故事。“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西洲,是今天南京城西的地方,那江心绿洲就是诗中的西洲。那“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恰如其分地描绘了思春少女羞涩的情怀。

    不紧不慢的小雨终于停了,阳光在日暮的最后时刻依依不舍地照在了湖的中央,亮亮的,净洁得耀眼,方才在雨中茫然的莲实,像听到召唤样的,向着阳光照耀的地方望去,对,是阳光照耀的地方,而不是太阳西下的远方。“哦,原来如此”,昌隆恍然大悟,难怪自己围着湖水展转也见不到莲蓬的正面,原来她们只是向着光明,伺机而动,当阳光照在湖心有时候,莲蓬当然的望着湖心了。此时的莲蓬更像极了母爱,不畏枯萎,没有消亡,只要一粒莲子尚在,莲蓬就会给足你要的阳光。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6-07 审核人: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87

[下一篇] 村南的老井
[上一篇] 观文学之潮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