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凿冰的老人

作者:吕瑞杭

       骄阳似火,难耐口渴的孩子,把一块老冰棍跌落在楼道门洞口,“咔哒”一声清脆悦耳。这声音是那样熟悉,而又那样陌生,蓦然将我的思绪拉到了去年的冬天。此地发出的也是那清脆的响声,只是“咔咔、咔咔”,那声音虽然已经远去,却又声声入耳,又历历在目。

       去年的冬天,滴水成冰。楼上的一家用户,给家里的太阳能补水时,忘记了关闭阀门,水满后自动外流,如一股清泉往下流,整整流了半个夜晚。第二天早上楼前成了一片“滑冰场”。

       人们三五成群的外出时,小心翼翼,相互搀扶,相互转告。好心的人贴了一张A4纸,上面写了“注意滑冰”的字样,警示着进进出出的男女老少。

       数九寒天,又是楼道的阴面。“滑冰场”几日来未曾遭到别人的破坏,完好如初,人们的出行真是“如履薄冰”。

      大约一周后的一个早晨,一阵“咔咔、咔咔”的敲击声传入我的耳中,将我从梦中惊醒。心想谁这么讨厌呀?惊了我的美梦。我披衣出门见到一位老妪满头银发,正在用锤子、改锥一点一点的敲击楼前的冰块。每次敲击一下,只是掉落一丁点的碎冰,溅到老人的手上,银发上,衣服上,还有的直接钻到老人脸上的皱纹里,老人只是习惯性的用棉袄袖口自上而下的一抹,又继续着她的工作。似乎这冷与她无关。我有意识的与老人闲聊,老人说,外出半月,昨天刚回来,见到人们出行困难,就出此下策,可能扰民了。我顿时惊愕了,脸上火辣辣的,似乎进入了伏天一样。我天天见到,怎么没有想到大家的出行呢?没有顾及到他人的感受呢?熟视无睹。我简直不敢多想,回家取了手套、铁锨加入了老人的行列,一起破冰。望着老人那饱经风霜而又干枯的手,还有布满了青筋的手背,那青筋凹陷进了老人的掌骨间,我不忍再看,把手套给了老人。从老人呼出的热气中,我感受到了老人的力气不足。老人再三示意我不要误了上班,并一再坚持不用我的手套。老人风趣的说:“自己在家也没事可做,能干一点是一点,一天不行两天,两天不行就三天.......这比愚公移山容易多了。”

       上班途中,我的心里暖烘烘的,有这样的热心人,这个冬天能“冷”吗?

       尽量早下班的我,到楼前一看,有些吃惊。冲着楼道门口出现了一条窄窄的小路,地面上露出了水泥地面,没有一点寒冰了,人们可以单排出入楼洞了。

       夜晚,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第二天早上的“咔咔、咔咔”声没有了,我却无法继续睡觉,并且一点也不困,索性拿了一把铁锨出了门......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6-08 编辑:洪一 副总编 点击量:153

[下一篇] 观文学之潮
[上一篇] 行走馆陶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