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地怨》(五十八)

作者:念人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2000年5月,南方的太阳似一轮火球,把人们烤得火辣辣的。

  在广南,省级机构改革也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省乡村厅、省农委、省农业局均被撤消,组建省农村发展厅。首任厅长是欧阳行,潘沿美为副厅长。

  机构改革好像给王学瑞带来了新的希望。因为,潘沿美在省乡村厅时任第一把手,他说了算。每当上级组织派人来了解王学瑞案件情况,他就利用手中的权力为所欲为,制造一桩桩假材料欺骗上级,为解决案件设置种种障碍。说王学瑞有经济问题,查了三年,连五分钱都没有贪污。查不出王学瑞贪污的证据后,又说王学瑞诈骗,被王学瑞以事实驳斥得目瞪口呆。在散布诈骗问题上败露后,又造假说王学瑞是聘用干部不是国家干部,然而,此阴谋诡计又再次被王学瑞揭穿,驳得无话可说……

  机构改革,使潘沿美失去了第一把手交椅,降为第三把手后,思想上好像变了态,整日坐立不安。他深深懂得,失去官位就等于失去了一切。因为,他的官位是上级组织部门任命的,而不是群众民主选举的。所以,官位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机构改革后,潘沿美失去了昔日的光辉,不像往日那样威风凛凛了。如今,走路时再没有往日那样的四面威风,呼风唤雨了。

  再说刘曹苞,由于“八二七案件”造假有功,被潘沿美保驾护航转任其他科室负责人去了。

  但是,也有对处理王学瑞案件不利的因素,就是三年前下文整王学瑞的那帮人,仍然占领着纪检监察室的位置。如原省农委纪检组长梁庆,现调整为省农村发展厅纪检组组长;原省农委纪检组副组长邝水扁,仍然调整为省农村发展厅纪检组副组长。

  不管有利也好,没利也好,王学瑞还是继续告潘沿美,不能使潘沿美心安理得的过日子。于是,王学瑞又拿起手中的笔,给省农村发展厅领导写信。

  王学瑞给省农村发展厅的信,一口气就写成后,于是,当天,他就给厅长欧阳行寄去。

  话说厅长欧阳行,从其名字来看,好像是外国人。但是,他的确是地地道道的广南人,操着一口纯正流畅的广南话。他今年五十有六,一米六八个子,长着像陈毅元帅一样的光头,粗粗的眉毛下透出一双敏锐的眼睛。

  四月二十九日下午二时三十分,欧阳行刚到办公室坐下来,秘书就送来一封厚厚的信件。按习惯,他每封信都先翻到最后一页看是谁寄来的。当他看到是记者王学瑞的名字时,这位知其名不识其人的记者、作家的信,他马上想看看,究竟有什么重要的新闻报道。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王学瑞所写的信,是控诉从省乡村厅调来担任省农村发展厅副厅长的潘沿美。从信的内容看,潘沿美利用职权对一位写一二篇抨击腐败文章的记者这样大打出手,罗织十多项罪状对其进行打击报复,手段恶劣残忍。甚至,连其母亲都不放过,借五百元为其患重病的母亲治病,他都不同意,使其母亲连医院门口都入不起,就死在家中……这那是一位共产党员、一位党的领导干部所干的事情呢!想到此,他怀着一颗怜悯的心拿起电话,向王学瑞表示慰问。

  “你是王学瑞同志吗?我是欧阳行。你给我的信,我收到了。请你保重身体,节哀!从材料来看,我是给予同情的。三年不发工资是不对的。即使枪毙上刑场前,也要让其吃饱饭啊!你所反映的事,我不了解,潘沿美也刚来不久,等我了解一下,再答复你!”欧阳行以沉重的口气在电话里安慰说。

  “欧阳厅长,很高兴接到您的电话,谢谢您的关心。潘沿美对我的打击迫害已有三年之久,也有三年没有发放我的工资,使我的母亲连医院都入不起死在家中。我请组织上过问一下此事,尽快补发我的工资,安排我的工作,还我一个清白。”王学瑞心情十分沉重地向欧阳行厅长诉说。

  “你的心情,我完全理解!我会抓紧办理。我下午有会议,就谈到此!”说着,欧阳行放下了电话。

  突然,接到欧阳行电话,这对王学瑞来说是完全意料不到的事情。放下电话后,他的心情既悲伤又激动。自从他挨整三年来,第一次接到自己的上司打来的安慰电话,表明主管单位领导的态度。对自己问题的解决,再次点燃起希望的火花。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6-09 审核人: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58

[下一篇] 《地怨》(五十七)
[上一篇] 《地怨》(五十九)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