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摇心之荷

作者:肖士平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每见池中荷,便被她摇出一些不着边际的诗句,如“青荷染绿水,芙蓉披红衫,遥遥望仙子,恐惊娇容酣”等。这些随口流出的心语,还没等弄清出处,心,早就不知道醉到何处去了。
       荷,让人敬畏,让人感动,让人有话要说。荷的历史至少有1000万年。河南郑州市距今5000多年前的“仰韶文化”遗址中发现过两粒炭化莲子。《峪经》中有“腮有荷华”之句,意指中国大地上凡有沼泽水域的地方,都生长着荷花。这种远古的生物,生命力旺盛,让人感到叹为观止。这不过是荷的年龄。
       荷花以它的实用性走进了人们的劳动和生活,同时,也凭借它艳丽的色彩,幽雅的风姿深入到人们的精神世界。中国最早的诗歌集《诗经》中就有关于荷花的描述“山有扶苏,隰与荷花”,“彼泽之陂,有蒲有荷”。荷花作为观赏植物引种至园池栽植,最早是在公元前473年,吴王夫差在他的离宫,为宠妃西施赏荷而修筑的“玩花池”,是荷花降服的第一个帝王。春秋时期青铜工艺珍品“莲鹤方壶”(故宫博物院馆藏)则从美术方面,反映了荷花对时代精神所起的重要作用。这件工艺珍品感动了制作它的主人,让他们倾注了极大的创作激情。可见,荷花又征服了工匠。荷与被神化的龙、螭及仙鹤一样,成为人们心目中崇高圣洁的象征。荷花的神威似乎已经无处不在了。那就看看荷的前世今生吧:
       荷花,又名莲花,属睡莲科,莲属,是多年生草本水生植物。因其花朵硕大,花色艳丽,故有“水生花卉之王”和“花中君子”之称。世界各地能满足荷花生长气候的都可以种植。
北京种植荷花大致始于辽代。
       在辽统和二十二年,圣宗耶律隆绪因荷花‘’艳而不妖‘’,于是在北宋景德元年,将其视为国花。
       萧绰太后(萧太后)于缙山县(今延庆区)妫水之南设行宫,除建有亭台楼阁外,还辟有一处池塘种植荷花,称“莲花池”。每当夏季莲花盛开之际,萧太后便于莲花池旁赏花戏水。利用荷花在政治上得以上位,实际她在玷污荷花。
       为给迁都制造舆论,她在上京栽了200棵莲花,都未成活。他的亲信逢迎道:“自古江南为橘,江北为枳,非种者不能栽,盖地势也。上京地寒,惟燕京地暖,可栽莲。”
就这么一句话,荷就在“中都”安了家。
       金贞元元年(1153年),完颜亮在辽代燕京城旧址,即西湖畔(今北京城区东南部广安门一带),建成金中都,并命名为“中都大兴府”。迁都后,又诏令在西湖大量种植荷花,并将其更名为“莲花池”。
      这个莲花池,是北京莲花池的二祖宗。那历史上京城有多少处莲花池呢?好了,咱就到四九城走一走看一看吧。
      明清时期,荷花已成为北京地区栽植较为广泛的花卉之一,清代有“奉宸苑三十八处莲花池”之说。
      “奉宸苑”是清廷所设官署,为内务府所属三院之一,掌管皇室苑囿园林。这三十八处莲花池均属“官管”,是帝后、皇亲国戚及王公大臣们赏荷之所。三十八处莲花池之地址:在城内的有紫禁城外护城河、南海、中海、北海、积水潭、后海银锭桥西、地安桥西什刹海,计七处;在西郊的有圆明园、颐和园、六郎庄、圣化寺、北坞、功德寺、泄水湖、耕织园、玉泉山、菱山铺、湖心楼、畅春园、长河两岸、万泉河两岸、紫竹院、乐善园内、乐善西池、乐善南池、乐善东池、倚虹堂、钓鱼台,计二十一处;在北郊的有德胜门外、立水桥,计两处;
       在南郊的有大红门、草桥、镇国寺、团河、南莲花池子、北莲花池子、万泉寺及京师护城河,计八处。”一直到如今,这三十八处莲花池旧址大都存在,荷花大部分都没有了。那么,老北京赏荷最热闹地儿是哪里?
       那就先从佛教说起。荷被佛门奉为圣物,佛教有“花开见佛性”之说,这里的花即指莲花。由于莲花在佛教上的神圣意义,莲花被视为 “圣花”。赏荷花首先要到天宁寺,那是佛国圣地。
       老北京有“崇效寺的牡丹,天宁寺的荷花”之说。天宁寺位于广安门外北侧,始建于北魏孝文帝年间,时称“光林寺”,是北京最古老的寺院之一。天宁寺高僧皆喜欢植荷,多为盆栽水养。在每年的盛夏,高僧们用大缸养荷并摆放院内,粉色、白色的荷花争相竞放格外艳丽,其中最为名贵的是翠绿荷花。天宁寺成了老北京夏天赏荷的重要去处之一,尤其是阴历六月二十四日,相传为荷花仙子的生日,前来参佛观荷者络绎不绝。
       除了天宁寺,京城百姓赏花场所也不少。清末民初,京城赏荷花的最热闹的地方是什刹海和朝阳门外的菱角坑、东便门外的二闸。其中,以地处什刹海西岸的荷花市场最负盛名。在此赏荷,如临水中,伸手还能摸到荷花莲蓬。
      荷花市场从农历五月初一直开到七月底,这期间正是荷花从含苞欲放,到花朵盛开,再到莲蓬结籽的整个花季。每年农历六月二十四日为“荷诞”,这里还会举办“观莲节”。京城百姓争相前来游览,各种声音交相呼应好不热闹!文人墨客齐聚在茶棚酒肆,赏荷纳凉、饮酒作诗……这情景就是咱北京的乡音,乡音中自然是少不了荷之香气的。
      荷,自从走入市井,就得到了官府和普通百姓的青睐。它融入了人们的生活,让人们在欣赏美的同时,感悟到了荷不同程度的神威。她走进文人的书房,渗透到画家的笔墨中,在匠人的巧手里被把玩……
      在春秋冬夏的更迭之中,在苦辣酸甜的故事里,她陪伴着主人经历了数不清的朝朝暮暮风风雨雨,目睹了不同的坎坷人生。不论时代如何变化,荷,依然是我行我素,为这世界讲述着碧绿的传奇。她义无反顾的为画家找到了谋生的出路,在大千世界混沌污浊之时,荷是幸运的宠儿——不论荷塘的主人是谁,其气节不变。荷,降服历代帝王,从表面上看可能是“臣”尽愚忠,实际上,荷是这朗朗乾坤之君主。
       有关荷的文化简直太多了,连印度这样的四大文明古国,都将荷奉为国花……这可不是“厉害了,我的荷”可以概括的。
       儿时去西海子公园,燃灯塔下那池荷,是我梦中的洁净之所,每每凝思,便有无尽的情思和甜蜜流了出来……
       到了秋天,我和小伙伴来到西海子公园,看工人们收获莲藕。几台抽水机没日没夜的抽着水,等把水抽干了,工人们用铁锨挖了一条长长的沟。然后就看到了一排排的,如象牙一样的莲藕。那白白的莲藕用水一冲,一节一节的,分明就是婴儿的胳膊!挖莲藕的工人们,用一种柳条编的笸萝装满莲藕,然后用一根长长的绳子拉上岸……我们几个心怀鬼胎,总想着从中渔利,便和大人一起拉着绳子,希望得到他们的施舍。大人们把那些挖断的莲藕分给我们一些,我们就高高兴兴地回家请功去了……往事过去了那么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它提醒人们:这,就是乡情!
       后来长大了,游历了很多名山大川,乡愁里,映在荷塘的那枝塔影,任他乡秀色怎样地诱人,也取代不了故乡在我心中的位置——家乡的那片荷,是避暑的去处,是一块欢乐的圣地。
       荷,是清雅的源头,叶呢?是圣洁的姊妹——她们相携一生一世,为自己的家,那一汪净水,守护修为一往情深,无怨无悔地做着一把善良的遮阳伞。莲子呢,它是为人解忧的神药。在别人眼里,也许认为荷在卖萌。荷,从来不管这些,任凭四面八方东南西北的赏客偷去她的影子,去装点红尘中的俗梦。荷,依旧从一而终,骨子里绝不会贪图荣华富贵——她是高洁品质的富有者!文人说荷是香粉、秀色、玻璃心,是绿绫染池,是羞风送媚,是一盏青色之燃敬于佛畔……其实,荷会将溢美之词默默的还给你,依然虔诚地让清风帮忙,给你摇出个动作,以彬彬有礼的姿态,把几滴雨水汇聚在荷盖之上,只一摇,雨滴便逃得无影无踪了,且叶面不留半点痕迹!是的,荷,无论是花,是叶,无论香断愁肠,抑或艳艳季节之紫气,总会笃定芳心于泽国,淡然处之。无论观音踏莲,还是冬蜷枯叶,自秉其性顺其自然而已。这,也许就是大千世界被她降伏的理由之一吧!有词曰,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荷,打断你的热吟并非意外——听腻了文人骚客的痴话,不以为然,自然就丰满了荷的脾气。其实,懂荷的人是大有人在的。
      近日,读了诗人“梦想”咏荷小诗,着实让人感动:五月,荷塘莲莲,一笔走动的深情挂入眼底,永远的沉思,或诗句……浮现让碧绿的情绪生动,夏日的清凉河的故事无需多言。采撷一段,一句,婀娜的梦染谁人相思?走不出莲荷的影醉在这人间五月画池里,盈盈满面……相似之。醉眼莲花,莲叶,莲蓬,莲池一袭千里之外,碧波粼粼摘一句美若天仙的古诗,修饰今夕让梦纯粹……
      走心的诗,征服了读者,那么,写诗的人呢?一定是让荷征服!这就是精神的生物链。只要你审视了荷的神情,一切都由不得你了——宛若瘾君子的本能。
       荷,就是这样招人喜欢,染不得人间的俗气,她在冥冥中潜移默化了苍生,降服着人世间不同时代的人。
       在战争年代,为了民族的安危,有多少仁人志士用满腔热血书写了爱国之情。在当下改革开放的伟大变革中,又有多少英雄豪杰用行动书写着他们的家国情怀。是荷花的精神还是荷花的神威,在冥冥中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荷的魂流淌在每个人的血管中,确是个不争的事实!
      于是,大美通州又多了一汪清水荷塘。在大运河森林公园的南端,在共和国伟人曾经视察过的望景楼下,阳光照鲜了田田的叶子,那娇艳的荷花,依然是那么不卑不亢,平静地送往迎来……
      荷的雅致,影响远不止于这些。就说运河岸边那些看着荷变老的人吧,平时唱歌跳舞笔墨丹青,潇洒成了老顽童。七八十岁的老人来到荷塘,一转就是半天,累得热汗直流,还端着相机捕捉心中的美景呢。就像80岁有了一颗年轻人的心脏,那精气神,不是目睹现实,可能不会相信!莫非是荷,赋予他们灵性?
      然而,被荷弄得走火入魔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咏荷达人朱自清先生。先生的《荷塘月色》是描写荷的名篇。那笔下生出的意境,仿佛写的就是大运河的荷景!先生不忙吗?难以想象吧,先生把倾注于爱妻身上的细腻移情于荷,那细腻就成为经典,孕育出一个千古美文的生命: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
      是的,如今的大运河,它的光与影都闪耀着和谐,那和谐的旋律,不正是这块热土所孕育的吗?
       这3000里大运河重新焕发了青春,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已经逐渐变成一池清水,假以时日,含苞欲放的绿色梦想,必将绽放出夺目的和谐之花!
       大运河,荷的娘家。大运河,运河人的母亲河,也是荷的洞天福地。运河清风是荷成大事的主心骨,无祥风荷是不会摇的!——我忠诚于我的梦想,更热爱摇心的荷。事实上,摇心之荷已成为神——圣洁之神!她,无处不在,盛世阳光之下,她亭亭玉立在自己的岗位,聆听着我们那颗梦想之心,每一次的跳动……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6-10 审核人:张占宣副总编 精品推荐人: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307

[下一篇] 行走馆陶
[上一篇] 滴水壶——远古的洗礼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