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运河新娘

作者:肖士平

   大运河森林公园。

   丈夫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妻子,在柳岸闻莺景点旁坐了下来。她感激地在丈夫面颊上贴了一下,丈夫便觉得那个轻轻的吻好香……

  几分钟以前,丈夫刚把鸟笼子从塑料袋里拿出来的时候,一阵风把那袋子吹到了河边。妻子就被塑料袋鬼使神差地牵着,一直跑出几十米才追到。塑料袋倒是追上了,妻子的脚却崴了。现在,丈夫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今天,是他们婚假的最后一天,丈夫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蜜月,是一个人一生中最值得纪念的,这个美好时刻,是许许多多故事的处女地……可是明天就要上班了,在这个时候,男人总会感慨良多。

  丈夫是一位小有成就的企业老板,大学毕业后短短的三年,他的生意就做得风生水起。新娘呢,在一家报社做编辑,还是一家慈善机构的志愿者。和许多的年轻人一样,妻子经常不着家,穿着那身志愿者的衣服,美得就跟穿婚纱似的。从表面上看,小两口的业余爱好都是玩手机,是低头族里忠实的子民。不同的是,丈夫喜欢打游戏,在这个小城里是个游戏达人,号称打遍全城无敌手。她就不一样了,除了看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女性诗歌,大部分时间都在关注社会的弱势群体,或有关内容。因为低头看手机,丈夫不知摔了多少次跟头,光手机就摔坏了好几个。换手机时,妻子总是和他对着干,偏给他买国产的。‘’……这牌子美国佬正在制裁,坏了连零件都没地方换……‘’不论他说什么,最后用的还是国产的。玩手机,摔跟头,丢东西的事,可给群里的段子手提供了不少笑料。平时除了忙生意,玩游戏的嗜好,一天也没有丢下。结婚的第二天,妻子正式和丈夫定了君子协定:每天看手机不能超过一个小时。她笑着对丈夫说,你看我漂亮吗?丈夫点点头。她捧着丈夫的脸又说,老玩手机,把眼弄坏了,我就是再漂亮,你还能看到吗?丈夫喜欢她撒娇时的样子,像一条成年的大蟒蛇。

   如果天下的儿媳和婆婆,真心地组成夹板联盟的话,那么,男人们就只有言听计从了。在母亲的喝斥之下,他极不情愿地点了头。也确实后悔过,后悔签了那个该死的协定。但他爱妻子,他觉得要像个男人,要经营好这个新家。游戏玩不成了,那就找点别的事情打发业余时间。他觉得自己从阿Q那,学到了很多有用的东西。于是,蜜月期间心情还是幸福满满的。

   丈夫虽然答应了,但趁她不注意的时候,还是经常把手机紧紧地攥在手里玩个不停。按照协议的规定,他是要受处罚的,妻子舍不得罚,她有她的降夫绝招——除了业务上必须接的电话,他的手机就被没收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他觉得自己很有毅力……

   丈夫家在这个小城,是传承了几百年的捕鸟世家,从前清的时候,就为皇宫里捕鸟。那半屋子的捕鸟工具,平常人可是难得一见的。祖上传下来的,有四个包浆极好的鸟笼,传说有个名字——刑部侍郎,那可是在京东颇有名气的物件。游戏不让玩了,手机不让看了,丈夫就打起这个主意。母亲很不情愿的把那些工具交到了他手里,可把丈夫高兴坏了!小两口骑车来过运河森林公园两次了,都是一无所获。今天是第三次,丈夫充满了希望。

   ……几个捕鸟的笼子,用绳子吊在树上,每个笼子里面放了一个‘’油子‘’(一只十分逼真的小鸟),那假鸟是装了电池的,不但会动,而且叫得好听极了!据说,‘’油子‘’有强大功能,不论遇到什么种类的鸟,它都能像变色龙那样,变成被引诱者的同类。更加传奇的是,它的发明者竟是一位卖老年保健品的老板。是一位跨界非常成功的人士。每个鸟笼的上面,都有一个机关,提梁是个雕塑得十分逼真的老树杈子。如果自然界的鸟落在上面,就会翻落笼中,要想飞出来,比逃出传销组织还要难!只是丈夫没有经验,前两次来都落个空手而归。

   太阳照在波光粼粼的河里,一闪一闪的,猥亵着妻子的眼睛,柔软而青翠欲滴的柳枝,多情的伸进水里,好像垂钓的人悠闲的和鱼儿嬉戏。真的有几条金色的小鱼游过来了,于是,沉浸在水里柳的枝条,被小精灵们扯得乱摆,如牵狗放风时的绳,抖得出奇的生动。柳叶跟鱼纠缠在一起,极像一颗大大的彩椒树,不小心掉进河里……清清的河水呀,连天鹅都引来了,更别提那些了数不胜数的野鸭子了。

   古城通州,这几年的建设快马加鞭,运河的航线马上就要开通。市政府搬过来以后,已经成为北京的城市副中心了。去年,习主席来通州参观,大运河的变化,你想都想不到。这里呀,真正的一个赛江南!也许,在通州人看来,城市副中心是北京的,人家外地人的看法可不一样——说不定把城市副中心,看成了中国首都的陪都呢……妻子想到这些,一种自豪的笑容便涌上面颊,泛起的浅浅红晕,仿佛在丈夫面前第一次走光时的情形。妻子一边看着河里的游禽,一边轻声唱起了一支运河童谣:

   遥远的童谣声声在唱,

   运河的儿女呦,

   谁能忘爹娘?

   精忠报国,何必费思量,

   一笔一画写出的字,永远是四四方方。

   烛光下的童谣被爱点亮,

   伴随咱闯天下将咱长滋养,

   享受抚爱,体会着慈祥,

   教咱活成人模样,无比的坦坦荡荡。

   运河的水呀流向远方,

   运河的儿女哦深爱着家乡,

   知恩图报代代自豪爽,

   不忘初心来相约,

   圆一梦地久天长……

   不忘初心来相约,

   圆一梦地久天长……

   妻子这边歌还没唱完,猛然听丈夫那边大声地叫着:鸟入笼啦!刑部侍郎牛叉,刑部侍郎你太神了!哈哈……

   ……丈夫大声地叫着,就像范进中举一样,抱着鸟笼子,在草地上奔跑着。又像喝醉酒的醉汉,脸涨的红红的。前两次的无功而返,今天的大获全胜,这样的强烈反差,实在让他受不了!几个鸟笼子都进了鸟,把他高兴得像个大男孩。让他喊破嗓子的就是那句‘’刑部侍郎‘’。本来一次拿两个就可以了,但丈夫每次只抱一个。他向妻子奔来,大声地笑着,嘶哑地喊着。丈夫放下一个笼子以后,马上返回去,去抱另一个笼子。

   当丈夫擦着汗,气喘吁吁地站在妻子面前,准备邀功请赏的时候,发现妻子的表情没了笑模样——丈夫看到妻子的动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脚下的四个笼子,那四个前世从没失过手的‘’刑部侍郎‘’,完全掉了昔日的威风——门,

   都被打开了,艳阳高照的蓝天上,还能依稀看到鸟儿逐渐远去的影子。

   丈夫发怒了,冲着妻子喊:你这是干什么呀?你要干什么呀……丈夫的脖筋都暴出来了,异常激动的样子,她可是从来没见过的……

  妻子一声也不响,望着天空飞远的鸟儿,

  脑海里闪过的呀,尽是那些被拐卖的儿童。她眼里水汪汪的,有两颗星星在闪闪发亮……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6-10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92

[下一篇] 风雪啊风雪
[上一篇] 【下岗厂长打工记】 第十六章 承揽工程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