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下岗厂长打工记】 第十七章 转包

作者:祖基

 

第十七章 转包

回到沧海市后我与郭金富商量下一步怎么办;他的打算是将工程承包出去,问我有合适的队伍吗?我想了想,说道,咱们县里自来水公司可以干。他听了有些疑惑,问道:“他们也接工程吗?”我说:“接!自来水公司本来是个肥的冒油单位,可现在通过各种关系塞进来的人太多了,开工资都成了问题。他们也在想办法寻找出路;前些日子徐经理还问我能不能给他们在外面揽点工程。”金富听后说:“好啊!赶紧打电话联系。”

自来水公司徐经理是我多年的好朋友,他接到我的电话后第二天便赶到沧海市。我向他介绍了工程的详细情况,并把图纸和协议拿给他看。

中午和金富吃饭时,徐经理提出先将图纸拿回去核算一下,让我同他一起回去。我想自己出来很长时间了,也正好顺便在家住几天。在回去的路上,他说,明天准备去钢厂工地看看;那里的自来水公司经理和他很熟悉,想进一步了解情况。

第二天我们来到炼钢厂,到工地看了后,徐经理感到交叉施工有些难度,怕与建筑方不好协调。我说,这个你放心,都是一家人。

于是我们又驱车去当地的自来水公司。公司的孙经理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徐经理说明来意以后,向孙经理询问了胜利钢铁公司的情况。孙经理告诉我们;胜利钢铁公司是当地最大的民营企业,老板姓牛,开始起家是经销钢材,后来搞钢材加工。镇上的人们对牛老板的看法不是太好;听说他们厂的工人如果往外偷东西,被逮住后先把腿打断,然后再送往医院治疗。和牛老板共过事的人都说他不太讲信用;给他干活最后结款挺难的,我们当地人都不愿意和他打交道,你们要是给他施工多加小心为好。

回到县里后的第三天,徐经理打电话让我去他那里,见了面就对我说:“工程预算款核算出来了,可只有十七万多,怎么和协议报价相差这么多?”我听后大吃一惊,知道预算肯定有些虚高,但没想到相差这样多,答道:“是不是算错了。”他接着说:“开始我也以为计算有误,让他们又核实一回,我自己也大概估算了一下,也只有这样多。这项工程一是取费标准太低,二是只有人工费,材料由甲方供给。一般做工程预算高一些倒是正常,但也不能相差几倍,帽子不能大一尺啊!我说:“这好像也没有什么坏处,大不了我们只要预付款,剩下得不要了,省的后期讨账了。”他摇了摇头说:“事情没有你说得那么简单,若是几百万的工程,多做几十万预算,还能说的过去。如果才十几万工程多预算了几十万,这就难免有合伙诈骗工程款的嫌疑了。我这里大小是个国家企业,不像私人老板那样想怎么干都行。现在都知道近六十万的工程,最后只拿回十几万;我们干这个工程赚钱多少倒是关系不大,可是别让大伙怀疑是我自己把钱揣腰包了。即使钱按预算拿回来,万一被钢厂老板查出来,退回去是小事;要是我为公家的事摊上官司,这可就划不来了。你们这个活风险太大,我贵贱不能接。”临走时他又叮嘱我说;你和郭金富合伙干工程要小心点,别看郭金富是个当官的,总感觉这个人不着调。

回来后我告诉郭金富,徐经理他们不准备干了。他听了后马上说:“那样正好,隔壁的小梁子这两天正缠着我要工程;一会我把他喊来,交给他干。

梁军和金富原来是邻居,两家的院子隔着一道墙。梁军早先是一个街头的小混混,后来自己领着几个人承揽些小工程;就是找到活后就组织人干,没活就在家里呆着。

不一会,梁军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 我给他介绍了工程的大概情况,问他能找到相关的技术人员吗?他告诉我说;“那可没问题,我认识好几个化建公司退休和下岗的技术工人,干这个活就是小菜一碟。”我把图纸和协议交给他看,说道:“具体运作方法就是我们合伙承包;按我和甲方定的协议执行,四六分成,你是六,利润和风险按此共但。我们负责与甲方协调工作,其余的任务全归你。你回去核算一下,看可以干吗?”我原以为他会和我讨价还价;没想到他听后高兴地回答,不用了,我听二哥说过,咱们亲戚在那里是大拿,这活肯定会赚。我说,那好,明天我们去工地。

我们到钢厂找到戚厂长;我把盖了三建公司公章的工程协议交给了他,告诉他我的施工队伍马上入驻。戚厂长领着我们到工地指定了盖工棚的位置,然后对我说,你的施工队伍入驻后,我马上按协议给你们拨预付款。

   回去的路上,梁军对我说,入驻工地就要盖活动房,买床等生活用品,还需要再置办一些工具。但是手头的钱不够,您了和二哥说说,能不能先支点钱给我。我答道,这个到可以,但是他能给你多少,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过了两天,梁军领着两个人来见我。给我介绍说,这两个是我的带班的,这位叫王凯是管水的,那个小杨是管电的。我向他们询问了个人的情况;知道他们只是干过楼房的水电安装,姓王的倒是在工厂干过电焊工。

来的二人看上去对梁军并不太信任;他们最担心的是工钱有没有保障。我听后笑了,对他俩说,你们好好看看我,像是坑蒙拐骗的主吗?我活这么大岁数了,没欠过别人的钱。我可以向你两个保证,你们的工资按月发放。别看是梁军叫你们来的,他给不了你们钱就朝我要。

第二天我们一伙人就赶到工地。我了解一下干活的这些人,发现有几个只是干过楼房的水电安装,其余的就是建筑工地的小工。    我以前没有接触过设备安装,对于给排水安装工程更是外行。我一直信奉一句话,外行领导不了内行。现在的情况是,我这个外行领导者一群比我还外行的人;心里真是像十五个水桶提水,七上八下。

我打一接触这个工程,便跑到书店买来一本给排水安装的相关书籍,开始给自己恶补。

我在农机厂时担任过生产调度,这个角色不仅要有一定的组织协调能力,各种机械加工知识;而且还具备高超的识图本领。

我自以为看图纸是不在话下;但我仔细看了图纸后,感觉和机械图纸差别还是挺大,似懂非懂。我从小自学能力特强;想起初学识图时,用图纸对照机械零件学起来最快。我马上拿起图纸,跑到已经安装好的炼铁厂水泵房。虽说设计不太一样,但大同小异,我借此很快掌握了给排水识图。

工棚建好后,我和梁军商量下一步的施工安排;没想到他告诉我,工程施工交给小王他俩干了,有什么事直接找他俩。我说,那你管什么呢?他说,我管后勤买东西。我又问,谁负责技术工作?他答道,有!找了一个工程师,姓王,王工,我今天就回去把他拉来。

第二天一早,梁军领着王工来见我。我打量了一眼王工,看上去年龄要比我大,但怎么瞧也有些像庄稼地里的老农。

我把图纸拿出来,给他介绍了工程的大概情况。我问他:“王工,你先说一下自己的工作安排,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他听了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回答道:“俺来了就是先看看图纸,俺还要看看能干的了吗。”我听了又问:“那你做材料预算计划可以吗?”他听了,忙摇起头,说:“这个俺没弄过,再说俺文化低,干不了。” 我一听,心中暗笑,这样的也敢称作工程师。

我冲着梁军问道:“甲方现在正催着要材料计划;这点事你们都干不了,也敢出来包活,是拿我耍着玩吧!”梁军见了,忙陪着笑脸说:“张哥,这事还得您老帮忙给弄弄。”我无奈的 说:“弄吧,怎么办啊!上了贼船了,不干也得干了。但是说好了,这不是我的活;不能白干,是要有偿服务的。”梁军忙笑嘻嘻的说:“张哥,我给您开份工资。”我没好气的说道:“你给我开工资?干砸了,谁也拿不到钱。给甲方造成重大损失事故,咱们还得从家往外拿钱,主要责任人还要负法律责任的,不要以为是来闹着玩的。眼下这些事我来弄可以,但是你们必须有一个人能负责起技术工作。这不是在家按按水暖管道,弄错了再改过来就行了。必须保证施工不能出一点差错,最后出了问题,延误的是整个工程,咱们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还有甲方打招呼了;由于时间关系,图纸设计仓促,可能会存在错误,要求我们严格审图,否则出了问题,也是我们的责任。”他俩听了面面相觑。梁军忙说,那是,那是。

晚上,梁军领着小王他们请我喝酒,席间几个小子对我大献殷勤。梁军说,王工让张哥一席话吓坏了,说什么也不干了。现在人实在不好找,张哥您帮兄弟一把行吗?我忙摇摇头说,那可不成,我是搞机械的,给排水我有没干过。你明天赶紧回市里找人,这两天为了不耽误事,我可以先给你盯着。但丑话说在前头,出了事我可不负责。虽然我这样说,他们听了,还是脸上都露出笑容。

第二天一早,我刚到工地,王凯他俩就找到我说,现在找到真有本事的技术人员很难了,尤其是短时间,咱们又不是正规公司,给多少钱也没人愿意来,我们只好恳求您老帮我们了。

我听了没有做声,其实我一直觉得他们和梁军不像是雇佣关系。就开口问他俩:“梁军是不是把工程又包给你们了?”小王答道:“是的,但是梁军不让说。”我又问:“怎么包法?”他告诉我:“梁军从您们那的实际收入再按四六分成,梁军得四,我们是六,所有费用先有梁军垫付,最后全算在我们头上,梁军净落四成。”我听后‘啊’了一声说:“你们不怕赔了?”他俩笑了,说,以前干活都是包了好几次才到他们这,他俩估算了,这活挺肥的。

我听了后,无奈的点点头,说;“也只好这样了,秃子当和尚,将就事吧!但王凯你可不能依赖我,我可以教给你弄懂图纸,但事情还要靠你自己去努力来完成。我负责给你把关,你不懂得可以随时来问我。”他听后高兴的跳起来,兴奋的说;“太谢谢您老了,我们不能让您老白干,反正钱在您手里攥着了,您随便留。”我听后笑了笑,便摊开图纸,告诉他总装图和部件图,单件图的关系,怎样能看懂,还有如何对照技术说明和材料表。又领着他去炼铁厂水泵房,对照图纸现场讲解。

王凯的悟性挺高,也很下功夫,加上以前有一些识图的基本知识,几天后就大体上能弄懂图纸了。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6-13 点击量:108

[下一篇] 《地怨》(六十二)
[上一篇] 【下岗厂长打工记】 第十八章 贪婪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