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生命里的感动(3)——袁小青

作者:陈健


       2000年的时候我在回隆开办了第一家女子美容中心。邀请过来多位邯郸市的美容师,那个时候,这个专业打造美女的服务,在我们这个略显闭塞的地方还是蛮新颖的。短短的几个月,生意就火了起来。  
      几年后,我开始在回隆周边的乡镇推销化妆品。  
      袁小青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    
      起初,袁小青家里开了个小超市。说小也真的小,我虽没有去过她的家,但从她进货的量就完全可以推断出她家生意怎样。她常常要两条袋装的洗发水,一条郁美净,几卷学生用的小胶布,一盒电池等等这些最普通的生活用品。也就三五十块钱,像那些品牌的化妆品,她一个单品也没要过。  
      她走路略显匆忙,话很少,面色严肃,进完货掉身就走,给人一种难于亲近感。只把一肩拉得很直的披肩长发做为背景。有人说,喜爱长发的女孩温柔。凭她的一头长发也该是个温柔的女孩。 
       果然,以后跟她接触时,完全印证了我最初的判断。她高眺匀称的身材,瓜子脸,肤色白皙。熟悉了,很爱笑,一笑就留有一对浅浅的酒涡,着实迷人。这是个天生的卖化妆品的人才。无论做什么都有先天和后天的区别,先天的优势强,更容易看出来效果。  
      我给她交流我的思路,她似乎并不明白我的意思,我只得再说一次。这次她明白了,并且表示非常愿意帮我去周边乡镇推销化妆品。当然,第一站就是她们村子。  
      我给她约定了时间,让她把她村子里那些爱美的喜欢打扮的美女召集起来,我把自己的化妆品带过去直接推销,根据她们皮肤的性质,针对性的为她们选择适合她们每一个个体的化妆品。并且,我带上了我们店的一个美容师,可以直接帮她们美容。  
      几天之后,我打她们家电话,她说基本上已经准备妥当,让明天上午去她家。  
      我对袁小青的家并不熟悉。我和我们店里的一个美容师走进她家的村子,然后按她描述的路线,又询问了几个老乡,很快就找到了她的家。  
      木制的大门对着南面的大街,虚掩着。我过去边喊着小青的名字边推开了木门。我走进院子,小青已经站在院子里那丛石榴树下。新盖的两层的小楼,最西边底层那间就是小青的房间。不知道她的父母做什么,知道她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在我的印象里,好像从没有见过她的父母和姐姐,也许是印象不深忘掉了,和她的弟弟比较熟悉。她弟弟个子也挺高的,现在还偶尔遇到他,很客气。  
      小青为了迎接我们还特意在自己的房间里摆放些香蕉,招呼我们坐下之后就把香蕉递在我们手上。我问她招来的人呢?她说让我们等一下,自己就出去了。  
      这时,我才细看这个房间。很明显,这就是小青的闺房,一张床,整洁的被褥,一张单桌,两把椅子,桌上放着她的装帧起来的照片,这帧照片也不大,二十四开书本那么大。房顶上挂着一个当时很流行的用彩条手工编制的风铃。其它的看不到什么,当时的印象很简单。对,很简单,就像袁小青本人一样简单。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小青回来了,身后跟了十几个靓女,小青的房间立刻拥挤起来,我们抓紧时间先是介绍产品和其它的美容知识,然后根据每个不同美女的皮肤匹配化妆品。起先这些靓女还迟疑,不过,经我们认真介绍产品,并介绍了家里美容店的位置,和从业经历。她们不在犹豫了,她们中的大部分都选择了产品。说实在的,比我预计的还要好。  
      我们关注的常常是美女群里最靓丽的那位,通常的情况,这个靓女就能引领这一个群体的美容走势,可以拉动一片。按照这种思路,我们又从这些美女里挑选了一位,人美,并且跟邻村有关系,我们就按原来的模式去邻村推销。去邻村的时候,有新找的那位靓女,当然还离不了袁小青。就这样大约每一个星期去一个村子,搞了一段时间,基本上达到了预期。我计划给袁小青些钱,也不多,做为帮忙的工资,因为她帮了不少忙。但是,她执意不要,说在家也是闲着,和我们一起散散心很好。我说那送一套化妆品吧,她还是执意不要,在我的坚持下,她最后只要了一瓶美白护肤霜。这之后跟她接触的时间也不少。她来我门市的时候也很多,并和我门市上帮忙的那个女孩很谈得来。  
      后来,她嫁到了临漳某村,是她的一个什么姨做的红娘。以后就没有见到她。  
      我最后见她时是路上一次邂逅,她穿一条十分显眼的带有红绿斑点的彩裤,橘黄色的体恤,涂染成棕黄色的长发。我特别惊诧她这幅打扮,但她标致、高挑的身段配上这副打扮浸透出少妇特有的性感、妩媚、靓丽。也许她正准备着一次重要的约会,才把自己打扮的如此的生动、鲜明、个性十足。我看她时,她也认出了我。她开心地向我走了几步,跟我谈了过去的往事,很开心。我问她现在的生活怎样,她光艳的脸一下暗淡了。  
      她说,她已经解脱了那段婚姻。
      我问,为什么?她摇摇头,不愿提及。  
      我也不愿她再触及往事的伤痛,就没在追问。  
      不久,她村子有人来进货,我再谈到她时,她村里的人说,她嫁到了婆家,几年未能生育,被抛弃了。  
      就凭这?我为美丽而单纯的袁小青而不平。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遇见她的弟弟。说她已经改嫁了。新夫家在内蒙做生意,她也去了内蒙。 
      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见到她。不知道她在新夫家过得怎样。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她在新夫家开心愉快。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7-09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91

[下一篇] 裁缝朋伯
[上一篇] 乌拉盖,绿色的传说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