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曙光》第五章(二)

作者:念人

坐落于西环路闹市区的西环邮局,这天,刚好是星期六,清晨七时,这里已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排队的长龙就从门口伸延到街道边,队伍中既有机关干部、教师,更多的是打工仔,谁知道他们等了多久,反正在灰蒙蒙的天空中,每个人的脸孔上含露着焦虑、疲倦、不耐烦的表情,好像在人们的心中早已有预感,一场倾盆大雨将要来临。

这时,王学瑞也排站在队伍中间,面对着长长的队伍,他不时转身往后望一望,不时往前面看一看,眼睛像在人群中寻找什么似的。是的,今早排队,他准备给陈秘书寄去自己死里逃生的第一封控诉信,主要控诉潘沿美一伙腐败分子如何收买‘黑衣党’追杀反腐干部的罪行。同时,也抓住潘沿美一伙所捏造的四点罪状做为打击迫害反腐干部的证据,如实地向中央反映。这封信,对进一步解决九年打击迫害的问题极为重要,也是他与莫晓兵、覃孚共同反腐的力作。因此,他一早就来排队等候寄发。

八时半,邮局大门开了,队伍顺着营业大厅柜台向前移动。正在这时候,排在王学瑞前面几个人正在骚动,并大声在恶语相骂。

“老子爱插队就插队!”一位长着苹果脸孔光秃秃脑袋,眼睛射出极其恶狠狠光芒的男人在吼叫。

“你不讲道理,要寄信,就要排队!要平等吗!”一位消瘦脸孔留着学生头发的男青年在反驳。

“现在,还有平等?”光秃秃男人在大声嘶竭。

“不平等,还算是走社会主义道路?”消瘦脸孔的男青年不示弱地说。

“你说现在是走社会主义道路吗?真傻!现在是走特色社会!”站在不远处的一位剪着和尚头的男子插嘴说。

"特色社会,就是鼓励一部分人先富,如果讲平等还能先富起来吗?”光秃秃男子接着大声训斥。

此刻,站在那位消瘦青年后面不远处的王学瑞,他看到那两位男子这样横行霸市,蛮不讲理,心里早已看不顺眼,正义感涌向心头,他站在原地怒不可竭地驳斥:“那是胡说八道,难道特色社会就不要平等吗?”

早就想动手打人的光秃秃男人,这时,看到王学瑞出来说话了,心中一惊,他便与那位留和尚头的男子气势汹汹地向王学瑞走过去,指着王学瑞的脸孔大声骂道:“你还敢骂我们?”说着,光秃秃男子楸住王学瑞的衣服,一拳打过去。此刻,人们看到光秃秃男子打人,队伍一下子分散,人声鼎沸,大厅里乱成一团,人们纷纷逃出营业大厅。正在王学瑞遭受到毒打的紧急关头,莫晓兵及时赶到,一眼就看到躲在远处墙角的刘曹苞,他心里马上醒悟过来,‘黑衣党’在追杀王学瑞。于是,他不顾一切,紧握拳头,奋不顾身奔上去对准光秃秃男子与和尚头男子,左右开弓,把他们俩打倒在地上,于是,迅速拉起王学瑞的手说:“快走,黑衣党!”说着,王学瑞急急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眼镜,跟着莫晓兵走了。

光秃秃男子看到王学瑞和莫晓兵一起逃跑,立即翻身从腰间掏出一支五四老式手枪“呯呯”两声,向王学瑞、莫晓兵射击,可是,子弹没有击中。这样,王学瑞、莫晓兵乘着人群恐惧混乱状况,急促地逃离了现场。这时,躲在墙角远处指挥的刘曹苞看到追杀失败,悄悄哀叹了一声,右手一拳打在墙上,就急急地离开了现场。

正在这时,在西环路口不远巡逻的警察,听到枪声,立即转头赶赴现场,当光秃秃男子和和尚头男子想拔腿就跑时,正被巡逻警察逮的正着,带上了手铐。

这天晚上,干部都下班了,大楼所有的办公室都没有灯光,唯有潘局长办公室亮着灯光。刘曹苞、邝水扁、粱大庆等人围着潘沿美的办公桌坐着。此时,仅听到潘沿美对刘曹苞大声怒斥。

“简直是草包,名符其实的草包,简简单单的一件小事,你都搞砸了。花那么多钱,养你这么一帮人,没有一人能办事,使我整日提心吊胆。事到今天,光秃秃和和尚头都被警察抓走了,这是一条导火线,如果他们供出是我们指使的,那么,我们的后果是相当严重的。”潘沿美说到这里一停顿,刘曹苞赶紧插嘴说:“他们俩是我的哥们,不会把我们出卖的。”

“这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公安局审讯比你刘曹苞高明多了。王学瑞、莫晓兵、覃孚告不下我们,这下子,倒被你刘曹苞搞砸了。养你还不如养一条狗。”说着,潘沿美站起来,在原来位置上来回走动。

几个人围在潘沿美办公桌前,呆呆的看着潘沿美大发雷霆,个个都被骂得狗血喷头,个个都撇了一肚子气,走出局长办公室。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7-09 审核人: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57

[下一篇] 《曙光》第五章(一)
[上一篇] 《曙光》第五章(三)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