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曙光》第五章(四)

作者:念人

刘曹苞把李大伯拉到一旁,小声说:“大伯,既然他不信任我,而信任你,那你代替我与他兑换!”说着,刘曹苞从文件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兑换卡给大伯看,并指着卡上的数字大声说:“按银行规定,一元加币兑换六元五角五分人民币,你和他兑换吧!”

刘曹苞这么一说,陈二虎脸上假意显露出宽慰,紧接着对李大伯说:“你兑换可以!”说着,他转过脸孔故意瞪了刘曹苞一眼说:“我就是不信你!”

李大伯看到陈二虎信任自己,愿意与自己兑换,从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此刻,像一场好运突然降临头上似的,可是,自己身上没有带一分钱,心里有些后悔。他对陈二虎说:“我身上没带钱!但是,我家里有10000元!”

陈二虎看到大伯上钩了,便十分大方地说:“没关系,我们先兑换一万元加币,我跟你一起到家里取,先取10000元,剩下的钱,你明天到银行取款再交换也行。”

李大伯看到陈二虎对自己这样信任,于是,便答应让陈二虎跟着自己回家取款。

“大伯,你家离这里多远?”陈二虎问。

“一个站!”李大伯回答。

“我送你们去吧!”刘曹苞说。

“好!”陈二虎微笑地说。

说着,刘曹苞开动了汽车,把他们俩送到李大伯宿舍楼下,然后,李大伯急忙下车,往五楼的家中奔去。

不到十分钟,李大伯下楼,来到停靠在楼下的轿车旁,陈二虎打开车门让李大伯坐进去。李大伯刚坐稳,就从裤袋里拿出10000元递给陈二虎。

陈二虎看到李大伯,果然上当了,此时,他一见到李大伯手中那叠厚厚的人民币,馋涎欲滴。但是,他又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对李大伯说:“不要急嘛!我不会与别人换的。”

陈二虎嘴上是这么说,可是,眼睛却死死盯着李大伯手中的钱,总担心钱会飞走似的。于是,他不快不慢地接过李大伯的款后,也从文件包中拿出10张每张1000元共10000元的加币交给李大伯。然后,他认真地对李大伯说:“大伯,我相信你,我先交给你10000元加币,加币多出部分,你明天到银行取款后再算清楚。十点钟,准时在广南材料城交款,不要骗我啊!”

“我怎么会骗你,请放心!”李大伯一边满意地说,一边走下车。

“明天,再….”陈二虎在车里把再见的“见”字尚没有说出来,车就急急地开动走了。

第二天一早,李大伯到银行取款时,顺便拿出这10张加币交给银行检验。当银行营业员告知李大伯这是假加币时,他一下子昏倒在地上。

银行工作人员见到这一情况,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不一会,救护车来了,护士们急急地把李大伯抬上救护车。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紧急抢救,临近中午时分,李大伯苏醒过来了,并渐渐地恢复神志原状。这时,脑子里立即浮现出上当受骗的场面,脸上流露出愤怒的面色,他恨这些无法无天、道德败坏、没有良心之徒,更恨那些对诈骗犯放任自流的人。想到此,他立刻下病床找急诊医生办理了出院手续。于是,他走到医院门口,来到门口东边的个体户电话亭前,拿起电话向110报案。

第二天上午,按公安局布置,李大伯提着一个黑色手提包,内装着几捆废报纸包成的假币,在九时三十分提前来到西环路广南建筑材料城东门等待。此刻,李大伯的心忐忑急促不安地跳动着,眼睛不断地往远处张望,按公安人员指点,他尽量装出不慌不忙而十分镇定的神态。

十时到了,见钱如命的陈二虎,他坐着刘曹苞的车,在距广南建筑材料城东门100米远处一个转弯角下车,警惕地望了望四周,看见周围没什么动静,于是,他就走过马路,直奔广南建筑材料城东门口。然而,狡诈的刘曹苞,却坐在车上,留在原地等候。

不一会,陈二虎走到李大伯面前不远,便看见李大伯提着一个涨涨的黑色手提包,心里兴奋得不得了。他暗暗感激帮主刘曹苞的指挥有方,为自己的腰包装满了钱。想着,他加快了脚步,向李大伯走去。

“你好,让您久等了!”陈二虎装出有气质大方的人的口气,与李大伯打招呼。

“是的,你很讲信用,准时到!”李大伯用赞扬的口气说。

“对待我们自己的朋友要讲信用吗!”陈二虎一边说,一边窥视李大伯的手提袋。

李大伯看到陈二虎装的那样的诚信义气的样子,既愤慨又可笑,心里暗暗地骂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不会到处诈骗了。

这时,陈二虎见到李大伯只瞪着眼睛不说话,而且,显露出一些愤怒的眼光,他觉得神情有些蹊跷,便赶紧问:“大伯,钱带来了吗?”

“带来了!”说着,李大伯弯腰将手提包放倒在地上,让陈二虎打开看。

陈二虎见到李大伯把手提包放在地上,他就急忙三步并做两步走上去,弯着腰打开手提包的拉链。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大伯乘陈二虎弯腰之际,一下子用力将他推倒在地上。正在这个时候,早已埋伏在广南材料城东门口内的警察一跃而上,将陈二虎死死地按倒在地上,将他擒获。

这时,站在东门口街道对面的刘曹苞发现陈二虎被警察抓住了,他就急急地返回车内,立即准备开车逃跑。可是,说时迟,那时快,在刘曹苞周围,警察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当他慌慌张张地开动发动机时,十多位警察立即围冲上去,刘曹苞只好束手就擒。但是,刘曹苞以为警察没有现场证据,不甘心就此就范,像一只落水的狐狸对着警察大声吼叫:“你们为什么乱抓人?”

这时,一位戴着防爆灰壳帽的警察回答说:“别嚷,到公安局就知道了。”说着,亮出逮捕证接着说:“你被捕了!”紧接着,将刘曹苞从车内拉出来,双手带上手铐,然后,把他推上警车,“呜呜”地开走了。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7-09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69

[下一篇] 《曙光》第五章(三)
[上一篇] 《曙光》第六章(一)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