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那逝去的岁月

作者:念人

 初春,我回到了日夜想念的故乡采访,当我一踏上故乡的土地,第一个碰上的熟人正是二十多年前的老朋友黄冰。多年不见,他变老多了。当年那黑得发光的头发,如今看上去,己是满头白发,那丰满的头额上添上了无数的皱纹。可是,当我仔细看,他皱纹中的细条像在闪闪发光,含露着无限的智慧与力量。

 他的命运是苦的。一九七0年高中毕业后,他没有机会上大学,十多岁就回乡参加劳动生产。然后,他参加县水利建设兵团,与水利打交道五、六年。工程竣工后,人家都被分配到工厂、机关工作,他却又重新返回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他家人口多,父母长期患病,不久,父亲五十多岁就过早去世。作为长子的黄冰,全家六口人的生活重担就落在他的肩膀上。为了维持全家人生活,他投入全部力量参加劳动,可是,到年终分配时,全家人仍是处于贫困线上挣扎。一九八0年一天,他带着满肚子的忧伤到县委机关找到我,求为其指引一条生活出路,不能的话,他再也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了。我看着他那晒得乌黑的面孔,望着他那消瘦如柴的身体、圆小而没神的眼睛,对比起在高中时代,真是天壤之别。

  此时,黄冰呆滞的神情,勾起我怜悯之心。面对这位精神上己处于麻木状态的朋友,于是,我介绍他去一家企业工作。后来,他承包了一家贸易公司,从此,黄冰的命运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折,生活大为改观。

  如今,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幢洁白漂亮的水泥钢筋平房,屋里放着木长沙发、彩电、双门柜、录放机等一系列高档家具,屋内是五、六张带着笑容的脸孔。这时,黄冰一边冲茶一边给我谈起了这二十多年的经历……

  为了这个家,他曾经两次进监狱呢!一次,全岛刮起倒卖进口汽车生意之时,他倒卖了几部汽车,由于他人牵连而入狱,成为“海南汽车事件”中第一个牺牲品;一次,他借贷一家公司十多万元投资掏金,由于亏损没钱偿还债务而入狱。家中的彩电、电冰箱、洗衣机等一切高档家具,全部被没收抵债。一个小康水平家庭,一夜之间像被洪水冲洗过的一样乱七八糟,贫穷乌云又重新笼罩在他的头上,辛辛苦苦奋斗了几十年,到头来还是一贫如洗,他觉得命运之神太无情了。啊,人生还有多少个几十年呢?想起来,他心里充满着痛苦与惆怅。

  在乡亲们鼓励下,黄冰再次重新挺起腰杆去投入生活。然而,生活又赐给他好运,与外商联营在县城办起了一个加油站。于是,他的生活欲望的火花,再次点燃起来。经一、二年的经营,收入可观,总算把失去的东西部份补偿回来……

  说着,他笑了!这一笑,那乌黑的脸孔出现无数的皱纹。是的,这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他尝尽了人间的甜酸苦辣,渐渐成熟起来了。人常说,吃一堑长一智。生活给他带来的苦难,又给他带来希望。经历过这些风雨的洗礼,他更加精明能干了,生活的道路上洒满了阳光。可是,那抹不掉的皱纹,却使他终身遗憾……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7-09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99

[下一篇] 乌拉盖,绿色的传说
[上一篇] 留在乡愁里的农麻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