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曙光》第六章(一)

作者:念人

再过几天,建国五十七周年国庆节就要来临了,广南市的街道两旁,有些单位门口已挂起庆祝国庆五十七周年横幅,有些单位升起了国旗,门口位置放了无少耀眼的鲜花,许多人也乘国庆长假外出旅游。

节日的临近,今年的国庆节,潘沿美的心情确实不像往年那样兴奋乐观,而是越来越烦躁,心不在焉。因为,他看到在与王学瑞、莫晓兵、覃孚等反腐同盟斗争中,不仅失去了左干将林魁,不久前,又失去了右干将刘曹苞,使自己的地位受到严重的威胁。尤其是刘曹苞的被抓,更使他提心吊胆,如果他供出蓄意打击迫害王学瑞一事,供出指使开车撞死王梅梅,供出他所了解的自己挪用那500多万元科技款,不判刑也要撤职开除呢!

今天早上,潘沿美一早就来到办公室,他关上门,在办公室内来回走动,膝痒搔背。说实在,对刘曹苞被抓一事,他昨晚一夜都不入睡,此事老是耿耿于怀,捣乱着他的心。因为,刘曹苞掌握的事太多了,而且还有四条人命案在身,公安部门追究起来,肯定会追到自己的头上。这家伙尽管还有一股江湖义气,可是,由于知识浅薄,粗做顽吃,诈骗出身,有见钱眼开的冲动。所以,他越想起来越可怕,悔不当初,恨不得杀了他,杀人灭口,以防后患。想到这一切,怎令其内心平静呢?昨晚,他还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公安人员把刘曹苞脱光衣服,仅剩一条三角底裤仔双手反绑,按倒在地上,用脚恶狠狠地踢肚子,用电警棍触他的腿、屁股,使他叫苦连天,尿流满地。于是,他顶不住拷打,终于招供了,不仅把自己与陈香香、林花花等三十多名寡妇、小姐上床的关系供出,更要害的是供出自己以联营公司为名,转走贪污三千多万元的内幕。.公安人员获得此重要信息后,为了防止罪犯外逃,立即签发逮捕令,开着警车“呜呜”地来了…….梦到这里,他立即惊醒,连叫了两声:“老婆”“老婆”,从床上跳起来,脸上冒出一身冷汗。

想到此,他急急地走近电话旁,向邝水扁去电。

“水扁,刘曹苞被公安局抓了,知道吗?”潘沿美说。

“刚刚知道!”邝水扁紧接着说。

“你转告大庆、花花,现在就到我办公室!”潘沿美接着说。

“好!我马上通知!”邝水扁立即回应。

仅十分钟,邝水扁脸上显露出有些慌张的样子,踏进潘沿美的办公室。接着梁大同、林花花也神色有异地走进来,然后,他随手把门关上。

几个人围着茶具坐下来,邝水扁动手冲茶。当他提起茶壶给潘沿美杯子斟茶时,由于心情紧张,脚手慌乱,不慎把茶壶盖掉落到地上打碎了。

“你慌什么呢?”潘沿美厉声地训斥。

“没……没有慌!”邝水扁立即应答。

接着,邝水扁急急地走出去拿来扫把,动手打扫地上的碎片。

“算了,别理这些,等一下再叫清洁工干。你先坐下来开会!”潘沿美心显得相当无奈烦地说。

“好!”说着,邝水扁把扫把放到门角边,然后,返回在茶具旁坐下来。

“今天,我把你们叫来,主要是讨论应对刘曹苞被抓的问题。”说到此,潘沿美停下来,从左到右看了他们一遍。然后,接着说:“刘曹苞被我们解聘后,他重操旧业,昨天,被公安局抓住了。刘曹苞落入公安局手中,对我们威胁很大,此事,如果我们不引起足够重视的话,不正确对待,我们将吃大亏。所以,今天,叫你们来,研究一下,下一步应对策略,我们如何应对这一突变情况。”

“派人把他杀了!”邝水扁面带愠色地说。

“水扁,你小声一点,给别人听到就不好了。”潘沿美用训斥小孩的口气说。

“刘曹苞掌握的内幕较多,四条人命案,打击报复王学瑞案,他也了解,如果不及时处置,一定祸及我们。此事,我心中很为担忧。”去年,被潘沿美一手提拔为人事处长的林花花紧接着说。

“我们的军师,你有何高见?”潘沿美看到坐在右边的军师粱大庆一直沉默无声,便有意点他。

粱大庆被潘沿美一点,好像从一种迷梦中苏醒过来一样。其实,他心里十分清楚,刘曹苞被抓后所带来的后果。对此,他不说话,并不等于心里不想着刘曹苞被抓的问题,而是正在酝酿着应对办法。此刻,经潘沿美点将,他就抬起头来用一种不快不慢的口气说:“应对刘曹苞被抓的问题,大家都发表了看法,都认为杀人灭口,我想了想,这是一个万不得己的处理办法了。我考虑了一下,因为我们涉及四条人命案,假如刘曹苞一说出去,我们这‘四人帮’肯定会入狱,甚至会人头落地的危险,这比一般的贪污受贿还要严重。所以,我思考再三,赞同邝水扁的看法。但是,如何去操作?我们必须要慎重考虑这个问题。”

“我联系‘黑衣党’成员,悄悄把他干掉!”邝水扁好似十分把握地说。

“不行!自从新疆地区的‘东突’分子不断地偷袭监狱后,现在的看守所看守的很严,不容易下手。假如偷袭失败,‘黑衣党’被抓,一定供出我们,这样不但达不到目的,反而把我们也赔进去,不合算。按我看,以刘曹苞贪污挪用为名,乘公安机关尚没有立案之机,我们将他提出来,接调查审讯之口,将其毒死或逼其跳楼,杀人灭口。今后,上面派人来调查时,我们统一口径封锁得好,不会有什么事的。我们要看到,刘曹苞早前是因有诈骗行为被捕的。我们从最坏方面考虑,我认为,像刘曹苞这样的死,如果要我们负责任的话,最多只不过批评我们看管不严,给个处分。如果有运气碰上我们那位哥们调查的话,说不定还要嘉奖我们呢!所以,他们是不会想到我们会杀人灭口的。”说完,梁大庆与参会人员都露出会意的微笑。

“不愧是我们的军师!”林花花用赞赏的口气说。

“大庆的意见,我考虑再三,我看是可行的。既稳妥又达到我们的目的,一箭双雕。”潘沿美说到这里,停下来想了片刻,然后,他继续说:“此任务,交给邝水扁负责,梁大庆、林花花协助。”

潘沿美布置完后,林花花就接上说:“潘局,我刚才接到市房管局来电,说是王学瑞的房改房,申请办理的房产证搞好了,叫我们去领回来。”

林花花说到这里,军师梁大庆脑子一动,立即打断了她的话题,然后,他接着说:“好啊!这是一个很好的由头,我们把房产证发给陈香香,将王学瑞赶走,这样,既使王学瑞失去了工作,同时又失去了房子,使他这辈子没有安身之地,迫王学瑞不死,也让其活得生不如死。”

“妙!妙计!妙计!”潘沿美听到这里,兴奋地用右手拍打座椅手背上说。

“既然 ,老大同意了,我们就一不做二不休,由林花花写一张证明,到市房管局取出王学瑞的房改档案,然后,用涂改液将王学瑞的名字抹掉,换上陈香香的名字。由于王学瑞是处级干部,陈香香是科级干部,交款有所不同,因此,还要改掉缴款栏的数字。”梁大庆接着说。

“何必涂改呢?把王学瑞的房改档案从市房管局取出来,换上陈香香的档案就是了!”邝水扁装出很有见地的样子说。

“不行!因为那张房改表都填写四份,市房改办一份、市主管部门一份、市房产局一份、市银行一份,如果全部把王学瑞的房改档案换上陈香香的档案,房改办、主管部门是不会同意的。因为,违反了房改政策。所以,我们只能采取欺骗的手段,叫陈香香给市房产局领导送10万元,经主管领导同意批准后,市房产局取出王学瑞房改档案资料进行涂改,改成陈香香的资料档案,这样,王学瑞的房产证就成了陈香香的房产证。”粱大庆振振有词地说。

“其他单位的房改资料改不改?”林花花不明地问。

“不改了,也改不了!市房改办是一块难叨的骨头,办事死板,是按政策办事的。对此,只要市房产局涂改能够发证就是了!”梁达庆胸有成竹地回答。

邝水扁看到梁大庆说得头头是道,便赞赏说:“梁军师说得对,摧毁王学瑞的窝,使他走投无路,看他还有心反腐败。”

潘沿美看到‘四人帮’中三人都主张对王学瑞趁火打劫,心里暗暗感到高兴,然后,他咬牙切齿咒骂道:你王学瑞在,我潘沿美必死,我就要进监狱受苦。于是,他那双弯吊眼从左自右看了他们一眼,最后,将眼光落在林花花身上说:“你马上着手做这件事,把王学瑞搞得他无家可归,家破人亡。”

潘沿美说完后,会议就散了。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7-10 编辑:洪一 副总编 点击量:57

[下一篇] 《曙光》第五章(四)
[上一篇] 《曙光》第六章(二)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