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下岗厂长打工记】第三十一章 拜佛

作者:祖基 编辑:洪一 副总编

我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焊丝机设备的图纸全部画出来了。我陆续交给车间加工,而且是两套设备同时投入生产。望着自己画的图纸变成一台台设备,心中虽说有一丝丝担忧;怕在使用时出问题,但更多的是喜悦和满足,还有就是成就感。

设备全部完工了,安装调试后基本没有什么问题。忙碌了几个月后,我开始空闲下来了。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正望着窗外远处大学城的楼房发呆;这时赵总推门走了进来,他坐在我的对面,对我说:“张工,我们有一个想法;咱们公司打算生产制管设备,现在有人可以给提供全套图纸。我现在还拿不定主意,想听听您了的看法。”我听了忙说:“这个事千万不能干,腾龙公司在技术设备上比咱们强多了吧!而且一直做这方面的产品,王总连图纸都买来了,可到现在也没有上。我去了好几个焊管厂考察过,厂家用的多是南方产的设备,人家的产品无论在设备性能、质量、价格上我们是无法与其竞争的。”赵连国听了说:“可是我们现在公司连个产品没有,这日子也不好过啊!”我答道:“我来了这几个月,尽忙活焊丝机了;其实我有个想法一直想和你们说。咱们眼前就有一个不错的产品,就是给华光公司做得撒线机。华光公司的李工来时我向他了解过,撒线机开始是他们从美国进口来的;机械从理念上颠覆了原来缠绕钢丝的方法,生产效率成倍提高,性能优越。由于设备用量较大,进口设备价格昂贵,他们才开始仿造。我在网上查了,南方已经有厂家在生产了;这样干虽说是侵犯了知识产权,但眼下国内这么干也是常有的事情;我在外形结构设计上将它改变一下,就可以了。我们先去生产钢丝的厂家拍几张撒线机使用的照片,我再写好宣传广告,然后把它发到网上。再找地方做些宣传册子,把咱们做过的打轴机,焊丝机等设备也放上去,派人去展销会和相关厂家去散发。今后我们以撒线机为拳头产品,做一个专业生产钢丝相关设备的厂家。”连国他听了我的一番话,兴奋的两眼放光,说道:“好!我马上让宝忠和您了去华光公司拍照片,今后咱们就按照您了这个思路干。”

我们的小狗快要下狗了,小狗从我来了以后,每天都趴在我宿舍门前睡觉。我想小狗现在应该有个固定住所了,我找到一个装设备来的木箱,动手建了一个狗窝。小狗蹲在一旁瞅着,它好像知道这里就是自己的家了,还没等我弄好,便钻了进去,趴在窝的门口瞪大眼睛望着我。没有几天,狗宝宝降生了,我数了数,一共是七个。狗妈妈很尽职,喂的小狗一个胖乎乎的,其中有一个黄色的最大,一个黑色的最小,可是狗妈妈自己一天天瘦下去了。

一天,孙师傅又来了,看着围着大狗旁边的一群小狗,数了数,笑着对我说;还挺会生的,七家子一家一个。他看着大狗骨瘦如柴的样子,心痛的对我说;张工,咱们的大狗太廋了,晚上去吃饭和饭店老板说说,让他们每天给攒点剩饭。我听了说,是啊!我也为这事犯愁呢!而且这几个小狗也快能吃食了。吃饭时和饭店老板一说每天让给留些剩饭,他很痛快的答应了。小狗们开始吃食了,一个个欢蹦乱跳的挺可爱。可是小狗们的饭量一天天见长,我告诉他们该把小狗送人了。第一个是赵总领了一个朋友来,来人一眼相中唯一的小黄狗。在小狗中这个黄狗和一个灰色的小狗个头最大,可是灰色的最有灵性。傍晚我刚吃完饭,六爷急匆匆找到我:“张工!那只小黄狗怎么不见了?”我笑着告诉他:“让赵连国送人了。”六爷听了,嘟嘟囔囔的说:“这孩子!就这只小狗有出头,我想让咱自己留着养的,让他给送人了。”我忙说:“还有一个灰的小公狗也不错,可以留这只。”他看了一眼说:“张工,这只可别送人了,就说是我说的。”

夏天到了,留下的那只小灰狗长得快赶上大狗了,但要比大狗粗壮,看来个子长的不会小。两只狗成了我的跟屁虫,走到哪跟到哪,尤其是小狗。我喜欢去泊湖游泳,每次两只狗跟着我,大狗看到我下水也跟着跳了下来,小狗便站在岸边汪汪的不停的叫。

后来宝忠知道我一个人去游泳,关心的对我说:“张工再去游泳叫着我们,您了一个人去不安全。”我笑了,说:“没事,我可是从小在海河里游出来的,再说还有两只狗跟着我呢!”宝忠听了点点头说;“对了,狗会游泳,有它们跟着也成。”

再有两天就到国庆节了,赵总告诉我股东们准备出去旅游,让我跟着一起去。开始说跟团去青岛,最后定下来去五台山。旅游团是晚上九点在市里中心公园发车,我们赶到时已经是傍晚了。赵连国对我说;张工,市里您了熟,找个饭馆我们先去吃饭。吃过了饭,华灯初上,滨江道上灯火辉煌。股东们高兴的逛商场,拍照合影。

车到五台山的时候天还没有亮。下车后,全车的游客懵懵懂懂地被导游领进一座庙宇,庙不大,人倒是不少。

在院子里集合后,导游大声说;来五台山,就是为了拜佛许愿,拜佛就要烧香;烧香只有是经过这里的有道高僧开光的香才灵验,买外头卖的香烧了也没用,你们这么远来一趟岂不是白跑了。我听了心中暗自好笑;拜佛未必烧香,也没听说过要烧开光的香。

进入殿内,里面灯光昏暗,也没有供奉神灵。只见人群中一个老僧人高坐在上,手中捧着一把香,口中念念有词。导游拦住大家说;一会千万不要说买香,要说的是请;等一下前面的人走了,就可以过去了。

这时赵连国扯扯我的袖子,小声的问道:“咱们需要在这里买香吗?”我一听笑了,便说:“不用,要买到处都有,有些寺院是提供香的,原意烧领上几根就行了。来,你和我过去看看就明白了。”我们走上前去,两个年轻的和尚正在给一个老太太请香。老太太问,请这个多少钱?和尚制止道,千万不要说钱,请那个用手指一下就可以,否则就不灵了。我们在后面看明白了;最小的一把一百元,一般的几百元,最大的要上千元。我低声的对赵连国说:“那个最大的在摊上买也不过几十块。”他听了吃惊的瞪大眼睛看着我,我笑了,说:“现在佛国没有净土了,神仙也讲究经济效益向钱看了!

导游领着我们向远处山上一座寺院走去,赵连国问我:“张工,一会进了庙里是不是需要拜佛吧?”我笑道:“这个倒是随便,不过不拜最好就不要进里面了,站在门外看看就行了。我原来也不拜的,认为这是封建迷信;后来我了解到佛教的宗旨是人无贵贱,众生平等,行善慈悲。佛教的创始人释迦摩尼就是见到世间百姓受到病患贫困,自然灾害的痛苦,抛弃了自己的荣华富贵,舍生取义献身于佛教。佛教的教义从根本上讲,倡导的也是一种拯救民众的精神,是值得我们敬畏的;现在我旅游时见到寺庙,也是要拜佛的。”连国听了忙说;一会拜佛的时候,张工先给人们做个示范,被让俺们出笑话。

站在菩萨顶上,我抬眼向四周望去,眼前的情景让我大失所望。没有看到或雄伟,或秀丽的山川,而周围是几个顶部圆乎乎的山头。看来到五台山只有专心拜佛,风景是没啥看得了。

我向下看去,在五台山标志建筑白塔附近的庙宇挤满了人和车,热闹非凡;便问导游是何去处?导游答道;那就是五爷庙,五台山香火最旺的地方,一会我们就去那里。我疑惑的问:“五爷是哪路神灵?”“是财神爷啊!”导游告诉我。我搜索枯肠,记得财神确实不少,赵公明,关公,还有什么五路财神,没记得有位五爷啊!再说财神多是道教供奉的,佛家没听说过有财神爷。可能是自己孤陋寡闻,一会到了就知晓了。

五爷庙果然香火鼎盛,巨大香炉上烟雾弥漫。熙熙攘攘的人群们,挤在香炉前在大把地给财神烧香。看来国人现在最信仰的精神支柱应该是非财神莫属了;佛祖的思想境界太清高了,跟不上潮流了。

听导游讲解,五爷原来是龙王的五太子,被文殊菩萨收服后封为掌管地方降雨的神仙。大概是民间的需求吧!龙太子又兼职主管民间财源,成了佛国里为数不多的财神。

据说五爷最灵验,因此香火最旺,远远超过主人文殊菩萨。看来人世间更需要的是实惠,黑猫白猫能捉耗子的才是好猫,有钱才是硬道理嘛。可是据我所知,财神和佛祖有所不同;不会普渡众生的,只是惠顾有钱人。因此有一个说法,富人拜财神灵验,穷人一般就是白忙活了。

财神嘛,现代说法应该属于金融投资方面的专家,必定是懂得经济规律的。有钱才能赚钱,有鸡才能生蛋,富人必定会越来越富。所以无论是哪路财神,因此都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财富只能施舍给有钱人。于是富人拜财神越发心切,越发舍得大把烧香,财神爷也越发让富人更有钱了。

我笑着对身边的赵连国说:“赵总,财神你们一定要拜的,倘若五爷发发慈悲,你们此次旅游可谓不虚此行,算是见到经济效益了。你们给五爷多多上香,心诚则灵嘛!”这时郑宝忠在一旁举起手中两大把香,笑嘻嘻地说:“张工,看看够吗?我和连国刚在摊上买的,才三十块一把。”我哈哈地笑了起来,说道:“够便宜的,不过你们在财神爷身上精打细算,看来各位注定是难发大财了。”

第二天一早开始登黛螺顶,此处的风景还算不错。这是一座不高的小山峰,一千多级台阶,还是我这个岁数最大的第一个登顶。

放眼望去,周围是五个光秃秃的山头,下面的众多寺庙尽收眼底。接下来又去了两个庙宇,到了下午,此行快要结束了。导游告诉大家,下面是最后去的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地方;去拜佛祖的舍利子,见舍利子如同见到佛祖。

我听了有些疑惑,记得五台山好像没有发现过舍利子。我去过法门寺,见过舍利子;但在地宫里供奉的是舍利子的影骨,也就是一同出土的用玉仿制的舍利子。其实我也没有见到真的,真的叫灵骨,据说是保存在银行的保险柜里。

但是导游信誓旦旦告诉我,去看得是真的佛祖舍利子。接下来,真的佛祖舍利子没有见到,倒是领教到佛门‘新弟子’们高超的敛财技艺。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7-11 点击量:26

[下一篇] 《曙光》第六章(四)
[上一篇] 《曙光》第七章(一)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