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我想念我的父亲

作者:王玉芬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爹爹十五岁参军,是解放后南京工程兵学院的第一期学员。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是高大的,不仅他伟岸的身躯,更主要是他善良的性情;一直都在微笑的面孔;与人接触和颜悦色的表情;还有遮风挡雨的臂膀。虽然我们家从奶奶住的老家搬出来是盖的新房,但是,房顶却是极其简陋的那种,屋梁和椽子都是细细那种不堪重负的样子,有的地方,并排摆着好几根只有拐杖那么粗的细棍,然后上面是高粱桔,再上面是泥土。那些泥土随时会从高粱桔缝里落下来。所以,一到多雨的夏季,我每天都提心吊胆,因为下雨,房顶会漏雨,这里滴答哪里滴答,最后,满屋子都滴答。如果父亲在家,父亲会把那些滴答的地方都接上盆盆罐罐。会把我抱到一个不滴答的一角。父亲不在家,这些都要我来做,尤其是晚上,冰冷的雨水会滴在脸上,我会惊慌失措的从被窝里爬起来,大哭大叫。然后,整个一晚上,我都不敢睡。母亲会一直开着点灯,我们盼着外面的雨赶快停下来。
       这天夜晚,突然狂风大作,下起了大雨,父亲正好在家。我听着外面风声雨声像听着美妙的音乐,心里没有一点恐惧感。而且那么大的雨,房间居然只有几个地方漏水,而且在离睡炕远远地一头。父亲说:雨下的太急,没来得及浸湿房顶就流下去了,所以房间里才不漏雨,我还是不睡觉,父亲坐在炕头说:你们娘俩睡吧,我不睡,我看着哪里漏雨我就接上盆了。漏你们身上我来喊你们。我不知道父亲整夜不睡觉是会累的,只感到无比的安全,因为有父亲看着。正当我睡熟的时候,被一阵敲门声和呼喊声惊醒,母亲也坐了起来,吃惊的看着父亲:这是谁在敲门?这么大的雨!父亲走到门口侧耳听着,果然有人敲门,而且很急。我也听见了,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二哥 二嫂......喊声搅在瓢泼大雨里,格外渗人。父亲说了句就是有人喊,便打开门冲进了雨里。
       原来是邻居婶子,她家的房顶塌了,她丈夫在外地做工,她跟着五个孩子在家。母亲也从炕上下来了。婶子一进门哭喊着:二哥,房子塌了,你快去吧,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父亲一边找雨衣一边说:别哭别哭,砸住人没有?我去看看。母亲问:还能住吗?让孩子们都到我家西屋。我家五间房子,我们住了三间,还有两间放杂物。父亲披上雨衣,二话没说就和婶子消失在狂风暴雨里。 
     父亲走后,我也睡不着,家里的房顶这儿哪儿开始滴答。奇怪的是,父亲出去后我并没有恐惧,而是和母亲一起在房间里端着大盆小罐接着雨水。大雨裹着狂风,整整肆孽了一夜,天快亮的时候,雨渐渐地停了,走出屋门,院子里的大树,被狂风刮折了好多枝杈,静静的垂着。我听见我家西屋有人说话,原来邻居婶子的五个孩子都搬到我家住了,父亲还把
婶子家米面粮食被褥能搬动的东西都搬到了我家。。父亲他一夜没睡,衣服全湿透了,头上还在滴着水珠,看出父亲一脸疲惫。母亲找出干衣服给父亲换上。母亲去做饭,让父亲吃了早饭再上班,父亲说不了,单位的房子也漏雨,赶紧去看看......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7-11 审核人: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37

[下一篇] 北国姑娘(散文)
[上一篇] 知道没有药神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