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曙光》第七章(二)

作者:念人

王学瑞呆呆地站在厅中间,看着被推翻在地的家具,被砸坏的茶杯,看着散落满地的碎片、毛主席肖像,看着自己的爱人兰兰,泪流满面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情景,他的心快碎了。难道这就是改革开放给一位知识分子带来的好处吗?难道不贪污也成为罪过吗?这无法无天的行为,为何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呢?老天爷啊!不求助你的时候,你发怒得惊人,如今,需要你时,你躲到哪里去了呢?让这些丧尽天良的恶棍横行霸道.。此刻,他没有泪,只是像一位没有雨具而被暴雨淋湿了的人,显得是那样的寒冷与无奈。

莫晓兵接到覃孚的电话后,他就急急地赶到王学瑞家中。可是,他来迟了一步,邝水扁、陈汉包、陈香香砸撞王学瑞家后,已经离开了。在屋里,他看到的是脸含怒火,呆呆站立在厅中间的王学瑞与泪流满脸头发松散坐在地上的周兰兰,以及满屋玻璃碎片、破碎纸张、毁坏的家具,这情景,犹如八年抗战时期,日寇实行“三光”政策的悲惨场面。面对这破乱的处境,他心里就明白了一切。他目瞪瞪地看着这场景,心里仿佛像烈火中浇上了汽油,对潘沿美一伙的憎恨与愤怒,反腐的怒火更加熊熊燃烧。他料不到腐败分子的手段是这样的恶劣与残忍,这种打着共产党旗号的腐败分子,其手段比公开的敌人更加残酷与无情。党啊,如果您再不下重典惩治贪官腐败分子的话,人民是无法活下去了。他走上前,握住了王学瑞的双手,像久别的战友安慰说:“学瑞同志,我来迟了,对不起!请化痛苦为力量,与腐败分子斗争到底!”接着,他走到兰兰的面前,将兰兰扶起后说:“兰兰同志,请坚强起来,这笔账,我们一定要和腐败分子算,请放心!”说完,他含着泪水,首先动手将散落在室中毛主席肖像,一片片地检起来,装入信封里。然后,他与王学瑞夫妇一起收拾地上混乱的东西。

王学瑞看到莫晓兵在危难关头来到,心里相当的激动,忍不住的战友情与泪,立即充满眼眶,他紧跟莫晓兵的后面,也弯下腰收拾地上的碎片。兰兰擦了擦眼泪,走到厨房拿来扫把,与他们一起收拾房子。

莫晓兵一边翻起被推倒在地上的家具,一边心里想着,腐败分子利用手中的职权,这样公开的肆无忌惮对反腐干部打击迫害,严重影响到党的形象,已达到非常猖狂的地步,当局却视而不见,仍摸着石头过河,社会究竟往何处去呢?公民权益这样被任意侵犯,得不到社会的保障,人们如何安居乐业呢?社会如何和谐呢?想到这里,他正准备鼓励王学瑞拿起法律武器保卫自己,上诉到法院。可是,脑海一闪,六年前,那场非法查封《广南乡村》杂志社的官司,又呈现在眼前,使他无法忘怀。如今,在官场腐败的潮流中,司法腐败是重中之重,他不忍心司法腐败对王学瑞痛苦的心灵再次打击。但是,这桩抢劫房屋腐败案件是市房管局领导与腐败分子互相勾结制造出来的,市房管局是政府主管房产部门,找政府房产部门解决是不指望了,只有指望法院了。可是,目前社会上盛行的法官公开受贿判案,王学瑞连饭都顾不上,哪有钱打官司呢?当然,王学瑞也不会这样干。不打官司,只能眼巴巴地瞪着被人家劫走。他想到,这套房子是王学瑞自己为国家为人民服务几十年,应该享受到的应有权益与福利,这套房也是王学瑞奋斗几十年的心血,更是他全家人的生活依靠。然而,一套房对于贪官分子来说是小菜一碟。房屋被劫,对于王学瑞一家,等于失去了立足之地,确实使王学瑞心灵上的创伤很重。俗语言,祸不单行。反腐挨整尚没完结,又来房屋被劫,此事,犹如火上添油。如果不抓紧把火扑灭,这火会越烧越大。想到此,莫晓兵下决心为王学瑞主持公道,为政府主持公道。

“王社长,我们还是要下决心打一次官司,用法律来捍卫你的权益,尽管司法腐败,我们也要打这次官司。”莫晓兵语重心长地说。

“我对司法已经失去信心,现在是‘特色官司’,谁送红包多,谁的官司就赢。如今,我连饭都吃不起,哪有钱打官司!”王学瑞不紧不慢地说。

“我们不送礼、不行贿,我们专打政策的官司。我是局里搞房改的,对政府房改政策十分熟悉与掌握。我们一定要据理力争,以政策、法律抗争。”莫晓兵极力说服王学瑞。

“我们讲政策,他们不讲政策,他们讲的是红包。”王学瑞仍然坚持自己的看法。

“只要法院立了案,他们不讲政策,我们有机会在法庭上,揭露潘沿美一伙,如何公开行劫平民房屋的恶劣行径,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莫晓兵继续开导说。

“好吧!既然你有这样的决心,不妨再试试,到法庭上揭露潘沿美的罪恶行径。”王学瑞接受了莫晓兵的说法。

莫晓兵看到王学瑞接受了自己的主张,浑身充满力量,像又要投入一场新的战斗似的。话说回来,莫晓兵心里明白,这场战斗,肯定是一场恶战,对于输赢心中无数。因为,社会衰落到如此地步,确实是政府无能造成。现在是贪官越反越贪,越贪越多。公开抢劫平民百姓房子,这种情形,只有日本侵占中华民族时,所推行的“三光”政策,才能看得到的事情。可是,如今,贪官公开抢劫平民房子,不但没有人管,反而政府房管部门还参与抢劫,社会政局腐败到这种程度,真是令人痛心。尽管这样,莫晓兵还是要打这场官司。

“王社长,你准备一下证据,后天你就到西山法院立案。”说到这里,莫晓兵从衣兜里头掏出100元钱交给王学瑞接着说:“你拿着,这是行政诉讼立案费。”

“谢谢!让你破费了。”王学瑞接过款不好意思地说。

“这种客气话就不要说了。我们要同心合力打赢官司,这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莫晓兵紧紧地握住王学瑞的手说。

说完,他就与王学瑞分手,转身走出去了。

王学瑞将莫晓兵送出门口后,返身回到屋里帮助兰兰继续收拾繁乱不堪的房子。

转眼三天过去了,王学瑞按照莫晓兵的指点,到西山法院立了案,十月二十六日收到法院开庭的通知书。

这天,天蒙蒙亮,莫晓兵早早就起了床,他像平常一样,到卫生间内刷牙洗脸后,走到镜子面前,对着镜子梳了梳混乱的头发,拿起发胶往头上喷了两下,就往厨房冲了一杯茶,然后,返回房间穿上六年前的那一套赴‘囚宴’的西装,系上一条红色领带,顺便拿起桌上的镜子照了照,在镜子里的莫晓兵,此时显得精神抖数,炯炯有神。于是,他拿起文件包,三步并做两步往西山法院走去。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7-12 编辑:洪一 副总编 点击量:48

[下一篇] 《曙光》第七章(一)
[上一篇] 《曙光》第七章(三)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