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曙光》第七章(三)

作者:念人

九时正,莫晓兵与王学瑞准时在法院会合。今天的王学瑞也穿着平时较为喜欢的那套咖啡色西装,刮掉了多日不刮的胡子,精神上显得年轻、朝气、大方。对于这一案件,王学瑞没有钱聘请律师,就聘莫晓兵作为本案的辩护律师。在门口,两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下意见后,就往法庭第十五审判室走去。

九时三十分,法庭准时开庭,被告陈香香与邝水扁一起出席。此外,她还聘请一位李金虎律师。庭审开始后,法官按开庭程序询问后,双方进行庭上发言。

原告委托律师莫晓兵首先发言:“王学瑞,是省乡村局在编干部,任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职务。一九九二年三月,该同志在省乡村局参加了房改,并办理了交款、填表、审批等一系列手续,并送交市房管局备案,在等待发证期间。王学瑞出于公道,写了两篇反腐文章,先后在杂志上刊登。由于反腐文章揭露了局党组成员的腐败情况,遭受到局领导潘沿美一伙打击报复,党组撤销了其社长职务,还以‘经济问题’为借口进行立案调查。经过几年的调查,查出王学瑞连一分钱都没有贪污的事实。为了把王学瑞置于死地,在经济问题上找不到突破口后,他们就丧心病狂地对王学瑞进行打击迫害。被告陈香香乘这一机会,与潘沿美互相勾搭,篡改了王学瑞的房改档案,骗取了房产证,进而公开抢劫王学瑞的房子。被告的行为,违反了政府房改规定。”说到这里,法官举牌叫停。

莫晓兵停止发言后,被告委托律师李金虎发言;“一九九二年三月,省乡村局分配给王学瑞一套房子,这是事实。可是,王学瑞现已调离了本单位,该单位将这套房子重新分配给局干部陈香香,这是经局党组讨论决定的。这件事与王学瑞写反腐败文章攻击局领导无关。”李金虎说到这里,邝水扁插话说:“局党组有权支配房子,想分给谁就分给谁,谁都无权干涉。”说到此,法官立即举牌叫停,并宣布暂时休庭。

休庭后,莫晓兵乘休庭机会,以律师身份急忙到市房管局档案室查阅王学瑞的房改档案,竟无意中发现,王学瑞的房改档案确实已被别人用涂改液进行涂改,用涂改液盖住王学瑞的名字,改写成陈香香的名字。在房改表的交款栏项也进行涂改。因为,王学瑞是处级干部,陈香香是科级干部,所交的款项多少不同。为了证实事实确凿,莫晓兵将涂改的房改表放到灯光底下一照,涂改过的王学瑞的名字仍然显现可见。莫晓兵拿到了涂改证据,像获得了玉御宝剑一样,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他急忙叫王学瑞将房改涂改资料复印下来。

复庭后,双方开展辩论。莫晓兵针对被告的说法进行反驳。他说:“刚才被告人说,局党组有权支配房子,想分给谁就分给谁,这是十分荒谬的说法。党组的权力是人民给的。尽管党组有权分配房子,但是,也要依法办事,按政策办事,不能把党组驾在人民头上,驾在法律之上,胡作非为。”说到这里,莫晓兵喝了一口水,接着发言:“被告人更荒唐的是,篡改别人的房改档案,骗走别人的房产证,这是赤裸裸的公开抢劫行为。在党中央、国务院提出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政府房管部门与诈骗人互相勾结涂改档案抢劫平民百姓房屋,这是构建和谐社会吗?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被告人捏造事实,把目前在编干部说成调走干部,弄虚作假欺骗组织、抢劫房屋,这是政府房管主管部门的职责范畴吗?”莫晓兵越说越激昂,声音洪亮,字字句句都像一支支利箭,射向对面的被告人胸膛,使其格外难受。

邝水扁看到莫晓兵气势汹汹,威威迫人。便站起来顶莫晓兵说:“你说,被告人篡改房改档案,有证据吗?”

“有!这就是证据!”莫晓兵马上回应,并举起涂改档案的表格证据。

邝水扁注目看了看涂改表,然后,他装出十分自信神情说:“我们没有涂改档案。”

莫晓兵看到邝水扁这么一说,立即站起来用激将的话说:“如果不是你们涂改,那么就是市房管局涂改了!”

刚说到这里,那位代表邱局长来开庭的周科长立即站起来反驳说:“谁说我们涂改的?那是他们涂改,不关我们的事。”

周科长的话一出口,全场人都哈哈地笑起来。

邝水扁看到市房管局周科长将涂改责任推给自己,站起来反驳说:“档案在你们房管局手里,我们如何去涂改?”

莫晓兵看到自己的激将法引来被告双方狗咬狗,心里不禁觉得好笑,于是,他便进一步将他们一军说:“更令人笑破肚皮的是,原告是一位在编的国家干部,可是,被告却说原告已调走,以此来抢劫原告的房屋,可见被告对抢劫这套房子已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退一步来说,即便是原告调走,房改政策也是允许在原单位参加房改的。”

莫晓兵说到这里,庭下群众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涂改档案,霸占房屋,真是无法无天。”坐在庭里最后一行年约五十开外的男子说。

“涂改档案,劫别人房子,难道社会真的腐败到如此地步吗?”坐在第二行年约四十岁左右的妇女气愤地说。

“这案件,肯定是腐败官员内外勾结才能做得出来。”坐在庭左角戴着眼镜的那一位中年男子说。

“真傻,自己的房子都被人劫。”坐在中间一位二十多岁的女青年说。

“腐败官员几个亿都贪,贪一间房子算什么呢!”坐在女青年身边另一位中年妇女接着说。

这时候,主审法官黄卫财看到庭下议论纷纷,舆论一边倒,担心这样下去会影响案件的审判。于是,他立即拿起槌子连续两次敲打桌子,接着说:“大家安静,安静!”

观众议论刚静下来,邝水扁又站起来辩护说:“原告办理了缴款、填表、审批等一系列房改手续,但是,没有房产证不等于房子属于原告所有。陈香香有房产证,房子属于陈香香所有!”

“按规定,办理了缴款、填表、审批等手续,从房改部门审批之日起,该房子应属于原告所有。至于陈香香所取得的房产证问题,那是通过篡改原告的房改档案而骗取来的,是非法的。在这里,我请法官主持公道,依法办事,撤销陈香香骗取来的房产证。”莫晓兵疾言厉色地反驳。

“衡量一间房子的归属问题,是房产证。”邝水扁做贼心虚地辩解。

“那要看什么房产证,靠篡改别人房改档案骗取来的房产证,是非法的;这样的房产证,是无效的!”莫晓兵义正辞严地驳斥。

主审法官黄卫财看到双方激烈辩论不休,于是,急忙拿起槌子敲桌子说:“停、停”。他看到双方都停下来就宣布:“今天开庭至此结束。”说着,挟起文件袋与女书记员转身走了。

此案谁赢谁输的问题,犹如一娄子幽灵在他们的脑海中缠绕。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7-12 编辑:洪一 副总编 点击量:69

[下一篇] 《曙光》第七章(二)
[上一篇] 【下岗厂长打工记】第三十二章 骗局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