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下岗厂长打工记】第四十一章 血汗工厂

作者:祖基

 

第四十一章 血汗工厂

 我马上跑到楼上财务室拜见老板娘;她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冷漠;看来对我这个副总的到来不太欢迎。

 我先向老板娘介绍了自己的简历,然后问道;公司准备上龙门铣床是否做过市场调研?她愣了一下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句;张经理对这个项目是什么看法?我答道:“我是不太赞成上这个项目,据我所知是不大可行的;现在我们公司还不具备生产这样大型精密机械设备的条件。如果非要搞也不是搞不出来,需要依靠大量的外协加工,费工费料,成本会比买一台来也不低,而且质量没有保证。关键销售是个问题,不要看到现在供不应求,到我们生产出来后市场需求可能就会饱和了;还有我们公司规模小还不是专业生产厂家,企业和产品更没有知名度,生产出的铣床销售会很困难,恐怕很难在市场竞争中立足。”老板娘听后用赞许的目光望着我,对我的态度一下子亲热了许多。

 “张经理的看法有道理,我也有这种顾虑,以上是吃过亏的;也不瞒着您这个老乡,头两年老李回盐海老家办厂,七八百万块钱全让他打了水漂,现在还扔在那一堆烂摊子,卖都没人要。当初县里搞什么招商引资,把他请了回去,当成名人一通忽悠,老李就给弄混了头。非要投资办饮料厂,说什么免费提供土地建厂,还有很多优惠政策;我就觉得事情不靠谱,当年为什么走出来,不就是老家地方偏僻不好发展;再说你干饮料隔着行了,结果饮料生产出来卖不出去,没一年厂子就关门了。那两年我一个人里里外外的忙活;现在刚有点钱,他又开始折腾,每天找我要钱,给不了他钱,就和我打架。张经理既然也认为这个项目不该上,能不能劝劝他?”我答道:"我听到李总说搞龙门铣床,开始也不想来;后来是听李总说让我搞切割机我才来的,好吧!我找机会和他说说。”

 其实这件事我真的不该管,可是我那股认真的老毛病又犯了,加上又算是个老乡,后来还是写了一篇关于上龙门铣床项目的可行性分析报告,里面详细论述各种不利因素;但不仅没有改变李老板的决定,反而让我们之间有了隔阂;他大概是后悔聘用我这位副总了。

 老板娘又告诉我公司的生产安全是个问题,三天两头有受伤的,希望我抓一下,经常给工人开开会。

 公司安全生产真的很成问题,轻伤时常发生,工人们并不在意,带伤依旧干活,就是造成伤残的情况也很常见。

 几天后,我就明白了安全隐患的原因。工人不仅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而且是在高度紧张的劳动,没有星期天,还经常会在晚上加班,第二天照常上班。老板加班赶工期,为了获取更多的利润,工人加班为了多挣钱,共同的利益驱使下让他们都将安全置之度外。

我给工人们开了几次会,定了一些安全制度。我建议公司取消加班,非要加班第二天必须休息,但是没人理会。

  我到公司没有多少日子;一次连续几天加班后,惨剧发生了。二组的组长小王的右手四个指头被折弯机压了;我跑到现场,好在手指压掉不多,在第一个关节部位。只见小王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他顾不得疼痛,嘴里还懊悔的不停地念叨着;我怎么会让机器把自己的手压了呢?作为一个熟练的操作工人,他一直搞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自己会把手指伸了进去。

 李老板出差在外,老板娘让她的儿子李健和我拉着小王去医院。李健问我去哪个医院,我告诉他去市骨科医院。小王听了说道:“别去市里了,在附近找个医院吧!”李健听了看了我一眼;我用坚定的语气说:“不行!你以为磕磕碰碰包扎一下就行了,这要手术的,必须要去最好的医院。

 手术治疗后,小王坚持不要住院,他说又不痛了,回家养两天就可以了。李健听了说:“张经理,要不咱们就回去?”我说:“不可以的,小王你现在是打着麻药了,一会就痛了;必须要住院,回去万一发生意外情况就麻烦了;我们必须听医生的,这个医院现在病房床位这么紧张,不是病情严重根本住不下的;小王你现在马上通知你的家属来。”

 小王的媳妇也在天津打工,两口子在外面租房子住。可是小王却不愿意告诉他媳妇,谎说是在厂里加班了,回不去住在公司了。到了第二天,小王一个工友走漏了消息,他爱人才赶到医院。

后来我才知道;小王他们是和公司定的承包形式,因此工伤是没有工资的,医药费也有说法,更不要说家属来护理了。小王回来后没有几天就开始上班了,因为组里少了他这个领头人许多活玩不转,影响生计的就不是他一个人了。

 回去后我召开了全体员工会议,会上我对此次事故先做了自我批评;讲了不安全生产的种种危害,规定了今后加班不准超过晚上十点。

 这里和我以上工作过的公司比较,员工们的实际工作量要多出一倍以上;工人的平均工资也要比别处收入多,事故发生率也比别处高。

 工人们对安全问题还是不太在意,而和我这个副总反应最多的问题就是伙食。

 我去过的这些公司,伙食标准虽略有不同,但基本都是最廉价的大锅菜,每星期改善一次,可以吃到肉。这里的工人对伙食意见比别处反应尤为强烈;一是工作强度大,需要吃的好些补充体力,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工人的工资高些。工人们会经常到外面的饭馆吃,尤其到了晚餐。

 一天晚上吃饭,餐厅里没有几个人;饭菜很难吃,是中午剩下的。工人小刘指着碗里的饭菜对我说:“张经理,您能不能和老板说说,改善一下伙食。”这时另一个工人笑嘻嘻的指着窗外搭言道:“旁边的伙食好,每天光吃牛肉,你去那边吃去吧!”小刘听了骂道:“滚一边去!我和张经理说正事儿呢,愿意去你去,不只是吃得好啊!每天还不用干活了。”

 他俩说的‘旁边’是食堂后面的一排狗窝,里面养着十来只清一色的藏獒。

这时一个年岁大些的工人说道;张经理,您要不和老板说;我们愿意自己拿出钱来,贴补进去改善伙食。旁边的人也应声道;这个法行,我们都同意。我听完笑了,说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么说不是打老板的脸吗?唯一的办法是你们都经常去找老板反映;和老板又是老乡,拉着家常就说了,到时候老板当成事情了,我再想办法把伙食弄好。”

 一天李老板找到我说:“最近工人们反映伙食不行,你看看想办法改善一下。”我听了说道:“是的,也有人和我说起嫌饭菜做不好,李总有什么指示呢?”李老板说可以搞个食谱,经常变换花样,每顿饭保证两菜一汤,还有现在的厨师手艺也不好,不行就换一个。我连声说道;好,我马上就办。

 我编了一个食谱,打印出来两张,一张交给厨师,另一张贴在食堂。

 我对厨师讲;老板认为伙食不好,责令我来主抓这项工作,我问他有什么困难,他支支吾吾的说工资太少。我告诉他工资的事情去找老板,我解决不了,但是饭菜必须按食谱做好。

 其实伙食差和厨师关系很大,也不全是老板舍不得花钱。饭菜简单,做的不好;厨师省事,老板省钱,可是苦了吃饭的工人。我这样每天去食堂盯着,没有几天,厨师找老板提出辞职了。

 李老板吩咐我想办法招到一个新厨师。我找到了开发区的人才招聘市场办公室,希望给介绍一位厨师,要求技术水平高的。

 第二天,就有一个四十多岁姓赵的厨师来应聘,有厨师证,还有在饭馆的工作经历。我把他领去见老板,李老板对赵师傅提出的工资待遇面露难色,往下压了压;可能由于我在场,最后还是做出了让步。

 赵师傅的厨艺比以上的厨师强多了,他开出了一个各种烹饪用的调料单子,要求必须购买齐全。他做得饭菜确实上了一个档次,就是普通的炒菜也有滋有味了,不仅按我的菜单执行,饭菜还添加了不少花色。

 老板一家原来吃饭不是去饭馆就是外面送过来,现在有时候也去食堂打饭了。

 我测绘的切割机图纸也在两个多月断断续续的设计中完成了。我拿着图纸到李老板办公室,告诉他可以加工了;建议最好找一家工厂外协加工,他告诉我等几天再说。

一天,李老板告诉我;市里会展中心举办一个大型机械设备展销会,其中有切割机设备,我们过去看看。我说,好啊!多参观别的厂家产品,有好的地方可以借鉴一下。

 展销会上各种机械设备让人目不暇接,有国内的,国外的;这些年科技发展很快,许多机械产品让人看上去觉得耳目一新。我发现会场有不少展销切割机的生产厂家,光天津本地就有两家,而且在性能和外观设计上都有所提升。

 当李老板的眼睛落在产品标价上时;表情立刻变得失望了,每台只有九万多,这与他原来花十六万买的切割机价格已经相差甚远了。当我在继续用手机拍照时,李老板已经不耐烦的说;走吧!张工,没有什么看头。

 其实市场在中国就是这样,一个新产品刚出现,就不知道有多少企业盯上了一哄而上。

 我心中明白,李老板不会再上切割机了;不仅是我两个月的心血付之东流,而且我这个副总也快干到头了,又该寻找下一个工作岗位了。

 我的简历一直在招聘网站上挂着;这一段时间经常有电话打进来,其中一个老板找过我两次了,就在附近一个村办工业园区。其实并非工作那么容易找到,只不过我是把自己的薪金要求定的低一些罢了。

 随着工业自动化快速发展,必定产生大量的闲置人员,更多人面临失业。私企老板面对众多人力资源当然会压低工资,为自己获得更多利润,不会像公有制企业那样听从国家的规定给工人长工资的。

 我本来对上龙门铣床的事情同李老板有异议;加上现在他也不打算上切割机了,对我的态度也越发冷淡了,和我讲话也变得阴阳怪气的了。我知道现在应该到了我离开的时候了;我谈好了下一个工作,准备提出辞职了。

上班时我刚走到楼梯口,听到上面有吵闹声,到了二楼后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老板对倒在地上的老板娘恶狠狠的拳打脚踢,嘴里还不停地叫骂着。其实我经常听到老板家的吵闹声,而且动静不小,但这种事情大家都是视而不见为妙。可眼下的情况不得不管了!而且这种家暴已经是违法行为了。我冲上前去,抓住李老板的双臂,连推带拉的弄回他的办公室;老板娘狼狈的爬起来逃到自己的房间。李老板还气得身上发抖,嘴里还不停地叫喊着;反了你了!一会是赶飞机去武汉,要不我和你没完,等回来咱们再算账!

下午老板娘把我叫的她的办公室,“上午让张经理见笑了,跟着这么一个混世魔王算倒了八辈子霉了;要钱给不了他就动手打人。我手里的钱要买材料,工人开资,每天哪里都离不开钱;这些他都不管,有钱就往新厂投,要钱就得给,给不了就打人!碰见这么不说理的,简直是没法活了!”老板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述说着。

 我听了没有说话,沉默一会开口道:“我准备辞职不干了。”老板娘听了急忙问道:“怎么干的好好的要辞职了?”我答道:“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设计切割机,上这个产品;现在图纸画完了,可是市场也不行了,没有在上的必要了;我再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决定离开了。”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8-07 编辑:卧龙令 副总编 点击量:80

[下一篇] 厅长跟咱称兄弟
[上一篇] 三洪大叔的道德观念(小小说)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