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塞罕坝旅行日记之一

作者:五柳


       要说近两年在北方找一块避暑的圣地,恐怕非塞罕坝莫属了。央视对机械林场几十年植树不辍的正面报道更是人气陡升。今年地球中暑,全国各地的夏天几乎都开启了上蒸下煮的模式,到塞罕坝消暑自然成了人们趋之若鹜般的选择。在夫人的一再催促下,又约了一对夫妻一车四人于最热的八月中旬加入了自驾塞罕坝的大军。

    承德是河北省最北端的市,围场是承德最北端的县,木兰围场准确地讲是一个历史概念,指的是清朝时期皇族们打猎的地方,木兰就是满语哨鹿的意思。围场多鹿,每到秋季,猎人头戴鹿帽,吹起木制的笛哨,模仿鹿的声音,诱鹿捕杀的活动满族人称之为木兰

        清时的木兰围场现在被分为河北和内蒙两大部分:北部是乌兰布统草原,乌兰布统是个乡,归属内蒙的克什克腾旗;南部分为红松洼、塞罕坝和御道口三部分,归围场县管辖。从北京或张家口这边过来,最先进入的是御道口,在这里可以买130或150的通票,前者包含御道口和塞罕坝,后者还包含红松洼。

      大约上午九点从张家口出发,走张承高速,中午时分到达承德市丰宁县大滩镇。大滩是个交通要冲,东起塞罕坝、全长180公里的"国家一号风景大道”就终于这里。由此向西和张家口130公里的草原天路相接,构成蒙古高原与华北平原过渡区的地理分界线,汇集了森林、草原、湖泊、湿地、山地等多种自然景观。说到此处不得不提“坝上”这一概念,何谓“坝上”?一些人对此都是一头雾水,就连居住在坝上坝下的很多当地人也难三言两语说清楚。其实所谓的坝就如同水库的坝,设想一下你站在三峡大坝下面往上看,大坝上的水面与大坝下的水面是平行的,只是高度相差巨大,而这个高度就是由竖着的坝体——一堵围墙形成的。这堵厚厚的围墙就是坝,只不过三峡大坝所围的是水,坝下的也是水,而这里的坝所围的是地理上的蒙古高原或蒙古草原,它的下面是华北平原。到了大滩就等于进入了草原,饥肠辘辘的我们自然要品尝手把肉、莜面窝窝等草原特色美食,大滩旅游区饭菜的质量中规中矩,价格也还可以。

下午三点左右到达御道口,40元买了两张景区图,(因为是两家四口,一家一张用后收藏,这是多年旅行的习惯),然后买票过卡,先按图索骥驱车几十公里到达塞罕坝最著名的景点七星湖游览。七星湖是连在一起的七个湖的总称,取天上北斗七星之意,其中最大的湖是天权湖。说是湖,其实真正的水面并不是很大,更大面积的是一望无际的湿地草滩,其上有木制步道、观星阁等供人游览。观星阁三层六面,内设旋梯,登上顶层可以俯瞰整个天权湖,蓝天白云下,翠绿鲜亮的草滩像一张大毡,一直延伸到天边矮矮的丘陵,几处水面宛若嵌于其上的珍珠;一种叫假鼠妇草的细细的小草被微风吹过,宛若绿色的麦浪,再点缀上星星点点五颜六色的游人,令人心胸豁然开朗!

        原打算住在七星湖畔,以缓慢的节奏欣赏湖边的落日、晨曦以及草原月夜,上演一出现代版的竹林七饮、曲水流觞,狠狠地文艺浪漫一番,为此还特意带了各式茶品。遗憾的是湖边没有酒店或可供住宿的地方,只能又返回小镇临时找了一个叫京塞宾馆的地方住下,设施与卫生状况一般,细心挑剔的夫人还发现床单被罩没有折痕,初步判断没有做到一客一换,又找了服务员交涉更换。

       由于有些疲劳,晚饭图方便就在宾馆附属的餐厅点了野韭菜炒鸡蛋等当地特色菜,还要了一瓶赤峰产的套马杆白酒,可能是平素不嗜烟酒舌尖上的味蕾未受伤害过于敏感挑剔,饭菜味道差强人意,于是草草回了房间休息。

        想来跑了一天的路只去了一个景点,心有不甘,晚上硬拉了夫人参加宾馆组织的篝火晚会,不过规模很小,效果一般,于是乘着夜色大街上闲逛。塞罕坝虽然只是个塞北小镇,但夜晚灯火辉煌,餐饮饭店鳞次栉比,尤其是卖风干牛肉的商店多到不可胜数,价格从几十元到一百多不等。和家乡张家口白天三十几度不同,这里景区下午十六时竟然只有二十二度,由于天气过于凉爽甚至几近寒冷,已经穿了薄绒衣的夫人嫌冷非要回去,这使我想起日前一个朋友带老婆外出避暑却意外中暑的糗事,看来讨老婆欢心也是需要运气和精心安排的。不管怎样这里气温很低,房间也不用开空调,避暑的目的已经达到。是夜的我,告别了都市的喧嚣、嘈杂与炎热,枕着从西伯利亚远道而来即将越坝而下的微风,拥揽了一梦蒙古高原的原始与清凉。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8-27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230

[下一篇] 相会格尔木
[上一篇] 东山岭上美丽传说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