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城头散淡》:街边的悠闲恬淡

作者: 李锡文

        那一日,广州作家、原广州轻工设计院院长李电来津,我领着他逛津城。他突然说道:“你们天津人别看收入不算高,可生活得蛮惬意呀!”我一怔:“此话怎讲?”他说:“你看街上三三两两的人群,下棋的、打牌的、吹牛聊天的,不是满悠闲自在的吗?”

      李先生的话算是一语破的。

      在天津街头,人们不时看到这种闲淡无聊的人们: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叼着烟卷儿,吐唾沫、擤鼻涕,光着膀子,脚底下蹬一双拖鞋,忽而眉飞色舞,调侃吹牛;忽而无精打采,似睡非睡。发现鸡刨狗咬,便凑上前去,探个究竟;碰上有人打打闹闹的,也巴不得上前看个热闹。

      这种“悠闲”的人往往也有个理由:咱一没学历,二没技术,又不会坑人骗人,自己找个乐子,瞎混呗!“瞎混”是一种“解脱”,是一种“乐观”的生活方式,也不为错。


      天津这“一方宝地”,有着显著的地域优势,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能够丰衣足食,文化生活丰富,因而乡土观念极强,无论如何都不愿离开这块热土。“吃绝穿尽天津卫”、“哪儿好不如家好”,不知从何年何月起,一代一代的人们就这样念叨着,说给自己、也说给子女们听。

      今日一般人的看法:南方人经商更加精明和吃苦耐劳,他们到了一起,喜欢谈生意上的话题;而北方人的“官本位”意识比较强,更热衷于政治,尤其“留心”官场上的事情,人人都能说出几段国家领导人的“逸闻趣事”,并且越是经济欠发达的地方这种特征越明显。

同样处于北方的天津人似乎是个例外,崇尚经商、崇尚技术,却不大有“官本位”的思想。他们是靠码头和商业发展起来的,“逐末者众”,骨子里“商”比“官”重要的多;同时,身在“天子”脚下,看惯了政治游戏、官场沉浮、人间冷暖,见识多也就看得淡了,尤其近代以来,在满清、八国联军、辛亥革命、日军占领、“国民政府”等交替更迭中,天津“接待”了无数来自京城的政治失意者,有清朝遗老、下野政客、失意官僚、避险名人等等。天津人不大看中官场,更看不起靠投机爬上去的人,乐于给这种人编一些“顺口溜”,笑谈于茶余饭后,以示不屑。

天津人不大喜欢向外闯荡。他们比较热衷于“老婆孩子热炕头”,不愿出远门,更不愿出去闯荡、冒险,宁肯日子清苦一些,只要平平安安、全家团聚一起,也就知足了。这种观念深深影响着人们。很久以来,人们甚至不愿意把孩子送到外地去上大学读书,怕孩子吃苦;若去,也大多选择沿海地区,还要附加一些条件:气候差不多、口音听得懂、生活习惯接近。

天津人喜欢平淡生活,不大好冒尖“出风头”。有些天津人的性格中的确有着某种惰性,安于现状,缺乏进取。他们不像广东人那么大胆,也不如温州人那么肯吃苦。骨力里还有种“傲气”,对不体面的活计不屑一顾,大钱挣不来,小钱又看不上眼,“死要面子活受罪”。有些大中专学生毕业找工作,明确提出“四不去”:工资不高不去,离家远不去,脏活儿累活儿不去,三班倒不去。在劳动力市场,不少的下岗职工再就业时,也都附加了类似的条件。人们即使收入不高,也照样生活得不错,还是那句话“差不多就完了!”聊以自慰,也算是悠哉悠哉!

近几年,不少人热衷谈论“一线城市京沪广深”之外谁可成为“新一线城市”?这要看如何衡量,仅仅是一两个指标吗?深圳的文化底蕴,如何与跟天津比较?于是乎,这类话题,在天津似乎就没有多大市场。网络上天津人以特有的幽默作答:“别糟改了,我们不稀罕那个,八线都没事。我们过得挺好。”这一套,见得多了!哈,这就是天津人,自有一个恬淡活法。

      悠闲,乃平和之态。不过,若是混日子,毕竟不能长久,因为人人都得生活,还要养家糊口,能够长久地混下去吗?“空虚的日子在蛛网下编结,你的灯光在悲伤中熄灭”(俄·吉皮乌斯)。城市的迅速发展,座座高楼挡住了人们的视线,街边闲散之人,好像越来越难得一见了。而那些散淡之心,怎可散去?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8-31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点击量:123

[下一篇] 哇!原来凤城这么妙
[上一篇] 《城头散淡》:西风浸 寓公来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