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红军姨母》第十章

作者:念人


琼崖国民党保安副司令李春农纠集林荟材、李紫明等部,抢占了美合根据地后,大肆屠杀我根据地的人民群众,来不及撤退的人员与来不及转移的重病伤员,都遭到敌人无情的惨杀,人数达一百多人。

琼崖特委机关、总队部以及琼崖公学校师生、后方医院、军械厂等人员奉命转移上山。李春农反共顽军妄图全部消灭和摧残我特委机关、抗日独立队,他们进行日间搜山,夜间封锁。尽管我独立队利用附近山岭连亘、森林蔽天的特点,进行反搜山的斗争,但是,时间一久,我军粮食日益困难,甚至断绝了粮食。为了保存实力,保卫特委机关,冯白驹做出决定,除留下少数部队与一部分不能转移的重病伤员牵制敌人外,其余人员撤出美合山,向琼文根据地转移。

苏明由于脚腐烂,行走非常困难,组织上便将她留下来。她在山上艰难地度过六个多月后,才跟随着第三批人员,也就是最后一批机关后勤人员撤出美合山,转移到琼文根据地。

为了使最后一批人员安全撤退,一九四一年夏末,组织上派出老红军符经明与司令部军械科科长吴克一起去美合接应撤退人员。

吴克是琼山县人,二十多岁,是一九三二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他长期在冯白驹身边工作,对敌斗争经验丰富,精通机械技术业务,是一位知识型干部。前年,敌人对琼文根据地进行大扫荡,其妻儿在敌人大扫荡中被杀害。

这次,吴克到美合接应山上撤退人员任务,从琼文根据地出发,先后通过十多道岗哨、封锁线,仅用一个多月时间就赶到了美合山。

在接应第三批人员撤退过程中,最使吴克为难的是苏明的脚病。她既不是重伤员也不是轻伤员,她能吃,就是行走不方便,每走一步就像针刺一样疼痛。吴克与苏明在司令部工作时互相认识。为了使撤退人员一个都不能掉队或者丢掉,凡是重病伤员,吴克指定民工抬走;轻伤员,由留在山上的少数部队作战人员一个负责一个,互相照顾撤退;病不重不轻的苏明,则由吴克亲自扶着她一步步下山。

山上人员,已是二三个月没有见到一粒米饭下肚子了,都是吃野菜、野果和水维持生命。对此,人员体质相当差。由于缺吃少医,有些重伤员仅剩下一口气,有些轻伤员病情加重,处于有气没力状态。所以,在撤退时困难重重,走得相当缓慢,一天走不到二三里路。

经过十多天的艰难跋涉,三十多人队伍才走出了美合山。这天,他们走到汀迈与琼山交界之地美合溪,他们一见到溪水,个个心里都像是小孩见到母亲的奶汁一样,马上蹲到溪边,将嘴巴伸到水中,像一头饿得发疯的黄牛一样“叽叽”地大口大口地吸吮起来。

苏明尚未愈的烂脚,经过十多天走路的磨擦,脚烂越来越厉害,全身都感到精疲力竭,动也不想动。她喘着气,头脑昏沉沉的。

吴克看到她这痛苦的神态,心里显得焦虑不安。于是,他扶苏明来到一块石头旁坐下来,刚一松手,苏明的身体就倾倒下去。他看到这一情景,急速跨前一步拉住苏明的手,重新把她扶到一棵榕树下,让她背靠榕树休息一下。然后,吴克自己从身上解下口杯,往溪边取水去。

来到溪边,吴克与符经明商量,我们刚刚才摆脱敌人的追捕,尚逃不出危险地带,为了安全起见,稍停片刻后,能行走的人抓紧过溪进入琼山界内。于是,符经明指挥其他人员一齐越过了水到半身腰的小溪。上岸后,继续向东走去。而苏明,目前正处于昏沉沉的状况,吴克一个人留下来照顾她。

吴克端着水来到苏明面前,一边喂一边说:“苏明,你的病情较重,请你要挺得住。我们只要回到琼文根据地,就有办法了!”

这时,苏明眼眶里含着泪水,心里充满着惆怅地说:“我的脚烂,已近半年了。看来,越烂越重,是没有办法治好了。你就丢我在这里,请你与同志们一起走吧!”

“苏明,你不能这么说。我是奉命来接应你的,我不能丢下你。要走,我们一起走;要死,我们一起死!”吴克无限深情地安慰说。

在这生离死别的时刻,苏明凝望着面前这位身高一米七0,身材消瘦,皮肤乌黑,满脸胡子的男子汉,动情地说:“我是一位孤女,你已成婚,还有孩子,怎能与我一起死去呢?”

当苏明讲到这里,吴克眼里立即充满了泪水,他十分难过地说:“前年,日本鬼子对琼文根据地大扫荡时,我的妻子和儿子在大扫荡中已被敌人杀害。”说着,他的痛苦泪水一滴一滴地流掉下来。

苏明听这么一说,对吴克产生起无限的同情,她心里想着,为了革命,妻儿都被日本鬼子杀害,这悲痛的消息,他一直深深埋藏在心底深处,没有告诉别人。如果不是今天,他们俩处于生离死别之际,他也不会把这悲惨的情况告诉她的。想起来,苏明觉得吴克的人品高尚,具有男子汉刚毅倔强的性格,是一位值得姑娘敬佩的男子汉。

这时,天气渐渐黑下来,为了防止队伍暴露目标,符经明率领着队伍乘黑茫茫的夜幕,手拉着手,一步一步地跨过溪去。

为了赶上撤退的队伍,不落入敌人的虎口,吴克只好扶起苏明一步一步地跟着队伍后面过溪去。

跨过了小溪,队伍连夜向东进发。他们通过福山山岭时,天已朦朦亮了。同志们又饿又累,便在福山的树林里休息。队伍一停下来后,符经明就布置五六个能走的战士四处找野菜、野果充饥。

吴克一边背行李一边扶着苏明走,其身上像千斤重担子从头上压下来,加上爬山涉水,道路崎岖不平,使他每走一步都要花费许多力气,喘气不停。这样,他扶着苏明趟过小溪后,由于力气消耗过大,又饿又渴,使他渐渐跟不上队伍,当同志们坐下来休息半个小时后,他扶着苏明才赶到。

吴克追上队伍后,一放下苏明,他不顾劳累疲惫,主动到山中找野菜野果去了。苏明望着吴克远去的背影,心里产生起一种说不出的感激之情。如果没有他的帮助照顾,这个时候,自己还弃在美合山上,不烂死,也会饿死了。

临近中午,吴克与其他战士寻找野菜野果回来了。他的手里抱着一捆野菜和野果,既有蕃薯叶、芥菜、也有野石榴、野油皮等。吴克除把一部分分给其他病号外,自己拿着一部分野菜和一个野石榴回到苏明面前。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他唯一找到的一个野生石榴。

野石榴又香又甜,他真想一口就吞下去。可是,为了苏明,他想起苏明那消瘦如柴的身体,他又舍不得吃,像宝贝一样十分珍惜的将它装入自己衣袋里带回来。

苏明看着野石榴,心里激动无比。这么喷香的石榴,好久好久没有尝过呢!如今,一见就流口水。可是,苏明也舍不得吃。她不好意思地接过野石榴又重新递到吴克面前说:“还是你吃吧!我是女人,能耐得住!”吴克看着苏明递过来的石榴,十分感动地说:“不行,你是一位重伤病人,看你的身体已这么虚弱,再不吃,恐怕连琼文根据地都回不去了呢!”说着,吴克用手把苏明的手推回去说:“吃吧!别推了,保身体要紧。”说完,吴克就自己拿起野菜一口一口地嚼起来。

苏明看到吴克像饿狼一样,一大口一大口地把野菜吞下去。此刻,她见推辞不过吴克,只好一边含着激动的泪水,一边把野石榴放入嘴里……

日落西山,夜雾又渐渐降临大地。吴克背起行李,扶起苏明,跟随撤退队伍的后面,一步步艰难地向琼文根据地走去。

这这样,他们白天休息,晚上赶路,以坚强的毅力与决心,经过长途跋涉,克服了重重的困难,终于在一九四一年七月初到达了琼文根据地。历时两个多月时间,苏明回到了地处于苏寻三我抗日独立总队后方医院。

苏明回到医院后,院领导冯质夫看到她的脚烂得这样严重,于是,他派出医生吴志光为她治疗。经二三个月的精心治疗,在组织上的关心下,苏明的烂脚渐渐好起来了。

一九四二年三月,经组织上批准,吴克与苏明在司令部喜结良缘。刚结婚八个月,为了加强巩固我党地方政权建设,组织上决定派吴克到琼崖第五区任区长。一九四三年十一月,他率领革命群众与敌伪顽斗争中,被敌人开枪杀害,时年二十六岁。


来源:采风网 发布时间:2018-09-06 编辑:卧龙令 副总编 点击量:52

[下一篇] 《红军姨母》第九章
[上一篇] 《红军姨母》第十一章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